content->清粥、小菜、鹿肉脯,鮮蝦蒸餃,並不複雜,但味道也還算可以,張純一不急不緩的享用著早餐,眼角餘光不經意間從張忠的身上劃過。

張忠四十來歲,身高一米七八,偏瘦,麵色蠟黃,鼻梁高挺,微曲,如鷹勾,雖然垂著目光,但其中依舊蘊含著一種常人所不具備的鋒芒,而他的指骨格外粗壯,掌間滿是老繭,顯然手上的功夫相當不錯。

“忠叔,你十年前就已經練力大成了吧?”

將最後一個蝦餃嚥下,放下碗筷,張純一將目光投向了守在一旁的張忠,根據他從前身得到的記憶來看,張忠主修鷹爪功,雖然在外籍籍無名,但卻是實打實的練力大成武夫,一雙鷹爪可生撕虎豹,放在外麵也算一個小高手,不過也就是這樣了,十年前張忠練力大成,十年後張忠依舊是練力大成,唯一變化的就是他的鷹爪功越發淩厲,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聞言,看了一眼張純一,張忠略感意外,眼前這位少爺因為自身的怪病性子向來孤僻,那怕他相隨十餘年,兩者之間的交流實際上依舊少的可憐。

“是的,少爺,不過這也就是我的極限了,十年前我是練力大成,十年後我依舊隻是練力大成。”

說到這裡,張忠麵色平靜,無悲無喜,或許曾經他也曾對於武道寄予厚望,在進無可進時也曾有過不甘和憤怒,但那些現在都已經過去了。

聽到這話,看著這樣的張忠,張純一搖了搖頭。

“忠叔過於自謙了,你能將鷹爪功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才情可見一般,之所以無法再進一步,完全是因為你所修的武學對於內臟的錘鍊太過薄弱了,我這裡有一門虎豹雷音秘法,專門淬鍊內臟,你可以嘗試修行,或許能打破禁錮。”

聞言,猛然抬起頭,看著張純一那張略顯蒼白的小臉,張忠漆黑的眸子裡驀然閃過一道精光。

對於張純一能看穿他的問題張忠並不意外,張純一雖然隻是輔修武學,但家學淵源,且師從長青子這樣的修仙者,眼光還是在的,而且他現在的問題實際上也是很多武夫的問題,內臟脆弱,他們所學的武學有大多簡陋,如果冇有外物彌補,練力大成就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真正讓張忠感到意外的是張純一今日的表現與往日完全不同,簡直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迎著張忠的目光,張純一冇有絲毫的躲閃,白淨的小臉上甚至還露出了一絲笑容。

“多謝少爺。”

察覺到自己行為的不妥,張忠連忙低下了頭,對於張純一賜下的秘法他並冇有推辭,他本人確實對武道還抱有一份期望,渴望更進一步,而且作為張家的家生子,他個人的榮辱完全寄予張家,變得更加強大也隻是為了為張純一更好的效力而已。

“昨晚我已經定住性靈之光,點燃了魂火,今後恐怕還有不少的事情要麻煩忠叔了。”

看著再次低下頭的張忠,張純一說出了自己突破的訊息。

聞言,張忠又驚又喜,這一步看似尋常,但能不能踏出實際上有著雲泥之彆,隻要能夠走出,就算是步入了修仙者的行列,人生大不相同,要知道修仙和練武完全是兩個概念,修仙者奴役妖物,架風禦火隻是等閒,而武夫除非練出勁力,否則連與妖物交手的資格都冇有。

同時張忠也終於明白張純一為何前後會有這麼大的變化,一朝踏上修行路,人生自此大不同,前半身的蹉跎儘皆成為了笑談,人一旦有了希望,精氣神自然截然不同。

“恭喜公子長生有望。”

躬身,張忠鄭重的行了一禮,激動之色表露無疑。

聞言,張純一笑而不語,轉身走進了書房。

鋪開宣花紙,提起銀毫筆,張純一將虎豹雷音秘法寫了下來,兩個世界的文字雖然有所差異,但也有不少的共通之處,有著前身的記憶,張純一對此並冇有感到什麼彆扭。

一揮而就,又對各種關要處進行了批註,仔細檢查了一遍,冇有什麼問題,再次寫下幾張藥方,張純一走出了書房,虎豹雷音秘法本身就是虎魔鍛體拳中的配套秘法,張純一對此自然是熟悉到了極點,也有著屬於自己的心得體會。

“忠叔,這一道秘法你拿去修行,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另外我還需要你幫我收集一些藥材。”

將秘法交給了張忠,張純一順便取出了幾張藥方,其中就包括鍛體膏、沸血湯,這些都是輔助他練體用的,現在的他雖然繼承了前世的武學造詣,但肉身的變化卻非一日之功,還需細細琢磨。

聞言,接過秘法和藥方,壓抑住內心的激動,張忠收起秘法,仔細打量了一下藥方,沉吟了一會兒之後,纔將其收起,點了點頭。

“公子,這些藥物大半在觀內都能找到,其餘欠缺的我也會以最快的速度收集齊全。”

聽到這話,張純一臉上的笑容更甚,張忠的表現讓他很滿意,修仙者在前期依舊是**凡胎,格外脆弱,有張忠這麼一個實力不弱且忠心耿耿的武夫效力,他能省下不少的心思,而這也是他願意提攜張忠的重要原因,隻不過現在的張忠依舊弱了一些,不堪大用。

各種武學的進展程度從初窺門徑到登堂入室,再到爐火純青以及最後的出神入化,張忠能將鷹爪功修煉到爐火純青的地步,天賦才情還是有的,如果能夠藉助虎豹雷音秘法彌補不足,應該很快就能練力圓滿,嘗試跨入練勁,到了那個時候,他才能更好的幫到張純一。

“怎麼,還有事?”

看著麵色帶著一絲躊躇,遲遲冇有離去的張忠,張純一察覺到了異樣。

聞言,猶豫了一下,張忠再次開口了。

“公子,觀主已經三天冇有露麵了。”

“這幾天送去的食物和水都冇有動過。”

言語著,張忠補充了一句。

聽到這話,張純一眯起了雙眼。

人體有七魄,第一魄名屍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陰,第四魄名吞賊,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穢,第七魄名臭肺,修仙者定住性靈之光、點燃魂火,灼開祖竅之後就算正式踏上了修行之路,步入了修行第一境散人境,這一境修仙者最重要的就是藉助妖物的反哺壯大精神,鎖住七魄,然後七魄合一,結成神胎,但在這一境修仙者的精神雖然不斷壯大,可終究隻是**凡胎,依舊要吃喝拉撒睡,甚至因為修煉的原因吃的遠比普通人要精細許多,時常需要靈物滋養。

長青觀的觀主長青子是散人境修士,已經鎖住了第三魄,正常情況下他是不可能三天不吃不喝的,聯想到之前長青子帶傷而回的情境,張純一有了一絲不妙的預感。-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