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秘境內,恐怖的力量浪潮掀起,原本的封禁悄然消散。

“阿彌陀佛!”

不動如山,將十數個修仙者護在身後,看著鬼氣肆虐的區域,小和尚低吟了一聲佛號。

“秘境封禁已解,幾位施主且去吧!”

回過身,看著這十數個驚魂未定的修仙者,小和尚開口了。

“多謝大師!”

聞言,看了一眼鬼氣肆虐的區域,眾人忙不慌的向外逃去。

與此同時,在發現秘境封禁被解除的事實後,許多僥倖存活下來的修仙者都拚了命的向外跑去,他們實在是怕了。

目送十數位修仙者遠去,再次將目光投向鬼氣肆虐的區域,小和尚的眼中閃過一道亮光。

“原來我的緣分應在這裡。”

將六牙白玉象收起,體覆金光,有佛音禪唱,神足通運轉,一步邁出,小和尚的身影消失不見。

禪心煞,佛門秘傳地煞,不入七十二地煞之列,但品質絕頂,並不遜色於任何一種煞氣,隻不過其誕生條件極其特殊,隻有大德高僧圓寂之時纔有可能誕生。

其極其注重心靈的錘鍊,熔鍊這種煞氣必須要有大覺悟,不然難以催發其神異,也就是普普通通的煞氣而已。

當然了,如果可以做到,其神異也非同一般,可以誕生非常強大的地煞術,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佛家的六神通,神足通就是其中的一種,號稱念至即身達,無物可阻。

“這是丹方?”

分開鬼氣浪潮,伸手,張純一將一張散發著古老氣息的獸皮收入了手中。

將東西收好,冇有細看,順著極其模糊的感應,張純一向著另外一個地方而去,有著鬼潮席捲,在這裡他的感應力被削弱了許多。

“就在這裡。”

感應到了什麼,一揮衣袖,熾熱的火焰洪流席捲而出,橫掃陰邪,張純一一手抓向了一隻破損的玉盒。

這隻玉盒原本有強大的封禁之力,但現在已經破損,而裡麵放的則是一塊通體碧綠,散發著古老氣息的玉簡。

而就在這個時候,寒芒閃爍,一股凜冽的劍氣自虛無中而來,直斬張純一的背心。

察覺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眉頭微皺。

跨海金鵬自爆,鬼氣浪潮席捲天地,在這裡,他的感應能力受到了壓製,來人明顯擁有不俗的斂息手段,竟然藉助這樣的環境瞞過了他的感知。

不過雖然有鋒芒在背,但張純一併冇有任何的驚慌,因為來人的實力著實弱了一些。

“青簪劍·魯平嗎?”

手中動作不停,抓向那一塊玉簡,張純一對出手之人的身份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

魯平,散修,擁有三煉陰神的修為,曾與章靈遠一起聯手,促成了天鵬秘境的開放,在南海擁有不小的名氣,而他標誌性的妖物就是一隻玉簪妖,號稱有飛劍之利,曾斬無數妖魔。

看到張純一如此舉動,一麵相陰柔,身穿一襲青色法衣,戴著金色發冠的中年男修士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當初章靈遠找上他一起給鯨王宗等勢力施壓的時候,他心中就有所懷疑,而後章靈遠一些反常的舉動更是印證了他的猜測,所以他一直冇有放下對這一方秘境的關注。

在察覺到這一方秘境出現異常之後,他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如果是其他東西也就算了,但那一塊玉簡大概率是天鵬真人留下的傳承,所以那怕察覺到張純一的實力不弱,他依舊果斷出手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清脆的劍吟聲響起,刺骨的殺機瀰漫,凝固心神,一道血色劍光顯化,後發先至,徑直斬向了穿刺而來的玉簪妖。

嗤,血光漣漪,青光湛然,兩者一觸即分,號稱有飛劍之利的玉簪妖直接被無生一分為二,相比於名不副實的玉簪妖,無生纔是貨真價實的飛劍。

嗡,修為突破,心中的殺機盎然,在斬殺了擁有三千五百年修為的玉簪妖之後,劍勢不止,無生徑直斬向了遠處的魯平。

劍光凜冽,麵對擁有四千五百年修為的無生劍,魯平這位三煉陰神毫無反抗之力,所有的掙紮都成為了徒勞,直接被一分為二。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劍身嗡鳴,無生卻察覺到了不對。

嗡,劍吟沖霄,演化出鬼哭神嚎之景,相比於之前,此時此刻無生展現的神異更加強大了,隱約間竟然勾勒出了模糊的鬼神之影。

嗚嗚嗚,鬼哭神嚎,撼動神魂,覆蓋極遠的距離,隨著點點漣漪泛起,一道隱匿的身影浮現了出來,其麵色蒼白,眼中有著一絲掩飾不住的恐懼,正是本該死去的魯平,而他的頭頂則漂浮著一片碧綠的荷葉,散落清冷的月光,如夢似幻。

逼出了魯平的真身,心中的殺機更甚,冇有絲毫的猶豫,無生再次一劍斬落。

劍落,則身死,那一隻擁有三千年修為的荷葉妖未能給魯平帶來任何的生機,不過因為張純一的要求,所以無生並冇有斬滅魯平的陰神,隻是將其斬成了碎片。

感受到元屠法種的反饋,經受了鮮血的洗禮,無生劍終於平緩了內心的殺機,而這個時候,張純一也終於將那一塊玉簡收入了囊中。

與此同時,淡淡的金光映照,小和尚的身影浮現了出來。

“阿彌陀佛,看來此物與我的緣分不夠。”

看著被張純一拿捏在手中的玉簡,小和尚的眼中閃過一絲遺憾之色,不過雖然遺憾,但他並冇有什麼動手搶奪的想法。

聽到這話,張純一看了小和尚一眼,然後將魯平留下的東西都收了起來,包括他的陰神碎片。

“看來小和尚你的收穫也不小。”

將目光投向小和尚,看著躲在他身後的那顆蛋,張純一開口了。

在這顆蛋上他感受到了與跨海金鵬類似的氣息,這顆蛋雖然尚未孵化,但其意識已經甦醒,甚至已經能展現一些簡單的神異,比如縮小體型,可見不凡。

“阿彌陀佛,此物與貧僧有緣,不過如果道友真的想要,送給道友也並非不可,就當結一個善緣。”

雙手合十,眉眼間的愁苦之色稍稍淡去,迎著張純一的目光,小和尚開口了,話語中滿是真誠。

聞言,張純一頗感意外,這個蛋是跨海金鵬留下的,根據其現在的表現來看,其生來註定不凡,大概率是上等根骨,甚至誕生仙根道骨也不是不可能,這樣的寶物說送就送?-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