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未知秘境,萬劍成林,劍意在這裡化作實質。

唳,鶴鳴陣陣,有痛苦,也有淩厲,在劍林的外圍,數千隻仙鶴舞空,它們時而落入林中,時而飛起,不斷汲取著這裡的力量,蛻變自身,它們在一步步向著白羽劍鶴的方向蛻變。

除了飛舞的仙鶴之外,這裡時不時還有身穿鶴羽法衣的修士出冇,他們都是鶴羽門的人,時至今日他們對於這一方遁劍宗留下的遺蹟的挖掘已經初見成效。

這一方萬劍林雖然危險,但隻要掌握方法,也是修煉的好地方,可以藉助這裡縈繞不散的劍意淬鍊神魂,輔助修行。

而在萬劍林的核心之處,無儘的劍意彙聚,化作實質,一方池水在這裡沉澱著,其光輝燦爛,呈銀白之色,僅僅隻是看一眼,就讓人隻覺心神都被刺痛了,忍不住閉上雙眼,不敢直視,這是洗劍池,是遁劍宗特意打造的奇地,外圍看似龐大的萬劍林實際上本身就是為孕養這一方小池而存在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平靜池水泛起了輕微的波瀾,並越來越大。

嘩啦啦,水麵拱起,伴隨著一聲悠長的龍吟,一道黑影從中躥出,其身材纖細,長約一丈,通體銀白,雙眼燦金,腹生雙爪,頭生獨角,筆直如劍,不彎不折,渾身上下無一處不透露著屬於劍的鋒芒,其赫然是一條蛟龍。

吼,龍眼中閃過一道人性化的喜悅,放聲長吟,四千年的修為沸騰,好似一把出鞘的仙劍,展露極致的鋒芒,將天地渲染的一片銀白,引得萬劍共鳴,在這一刻,就連吹拂而過的風都帶著屬於劍的淩厲,可以殺人。

察覺到這樣的變化,萬劍林之外,兩道人影浮現了出來,一老一少,一高一矮,正是鶴羽門現任掌門千鶴老人以及鶴羽門長老玄鶴真人。

“這麼快就突破四千年修為了嗎?銀蛟劍,擁有仙根道骨的妖物,果真非凡。”

站在一隻妖鶴的背上,佝僂著腰,麵容蒼老,身高不過一米五的千鶴真人看著這樣的一幕,在感到高興的同時也忍不住有了一絲嫉妒。

挖掘遁劍宗留下的遺蹟,藉助其中的資源,近十年時間過去,他成功更進一步,踏入了陰神第四煉,成為了一位中位陰神。

放在過去,這絕對是一件大喜事,因為整個鶴羽門除了那一位常年閉關的鳴鶴真人之外,再無第二位中位陰神。

可此時此刻,感受到萬劍林內升騰起的那股氣息,千鶴真人卻不由心生晦暗,這股氣息強大、朝氣蓬勃,未來還有無限的可能,而他卻已經隱約看見了自己道路的儘頭。

一者如朝陽初生,一者如夕陽西下。

“是啊,這種妖物可是傳說中的存在,孫玄策能夠得到確實是大造化。”

聽到千鶴真人的話,相貌看似年輕,實則壽元已經無多的玄鶴真人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歎。

當然了,相比於千鶴真人,此時此刻,他還要更加平靜一些。

遁劍宗遺蹟中造化確實不少,可對他這樣一個潛力已經耗儘的人卻冇有太多的作用,時至今日,他依舊隻是二煉陰神。

孫玄策得到遁劍宗傳承,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就從一個小輩乘風而起,成為了一個陰神四煉的中位陰神,這固然讓他感歎世事玄奇,但也僅此而已,他心中根本冇有什麼嫉妒升起,因為他已經命不久矣。

“走吧,進去看一看吧。”

感受到那股沖霄的劍意有所收斂,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沉默不語的千鶴真人,玄鶴真人再次開口了。

聞言,發出一聲歎息,壓下了內心所有的雜念,千鶴真人點了點頭,不管怎麼說孫玄策都是鶴羽門的弟子,他好,鶴羽門也會好。

“玄策,你一舉完成陰神四煉,果真是真正的仙人種子。”

無形的劍意瀰漫,停下腳步,眺望遠處的洗劍池,看著那一條銀白蛟龍,千鶴真人開口了,話音低沉,蒼老的麵容上滿是笑意。

聞言,一道虛幻的陰神之影從銀白蛟龍中走出,顯露出了孫玄策的模樣,其眉心倒映著一道劍印,流淌著曦光,格外刺眼。

伸手,蛟龍長吟,銀白蛟龍騰空,最終化作一把一指來長,劍身密佈細密鱗片的飛劍落入了孫玄策的手中。

看著手中的銀鱗飛劍,孫玄策的心中滿是振奮之意。

久遠的歲月裡曾有一條異種蛟龍出世,名曰太白銀蛟,其生來不凡,擁有上等根骨,但性情暴虐,喜好殺戮。

後遁劍宗有強者出手將其擊殺,取其妖軀妖魂,煉為一道劍胚,曆經歲月洗禮,在洗劍池的作用之下,這一道劍胚終於通靈化妖,並誕生了仙根道骨。

不過此時遁劍宗的修士早已消失,隻留下了這一處遺蹟,所以這一隻劍妖被繼續封印在了洗劍池中。

直到孫玄策通過考驗,得到了遁劍宗的傳承、它才被孫玄策喚醒,得以出世,而藉助遁劍宗留下的秘法,身具劍魂的孫玄策也順利將其煉化。

從銀蛟劍上移開目光,看著止步於千米之外的千鶴真人和玄鶴真人,孫玄策壓下內心的激動,微微躬身行了一禮。

“弟子見過老師,見過玄鶴長老。”

隨著孫玄策的這一禮落下,無形的劍意悄然消散。

感知到這樣的變化,對視一眼,千鶴真人和玄鶴真人靠了過來。

“玄策,你果然冇有讓我失望,有你在,鶴羽門的未來必然光輝燦爛。”

調整好心態,看著孫玄策,千鶴真人毫不掩飾自己的誇讚,不過在誇讚完之後,他的臉上又忍不住泛起了一絲疑惑之色。

“你身具劍魂,可以藉助這一方洗劍池洗滌神魂,正是實力突飛猛進的時刻,為什麼這麼快就出關了?”

目光落在孫玄策的陰神之軀上,千鶴真人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短短的幾年內,孫玄策能一飛沖天,踏入陰神第四煉,除了太白銀蛟劍身具仙根道骨,在遁劍宗留下的資源堆砌下進步極快,可以為他提供足夠的反饋之外,這一方洗劍池同樣是至關重要的。

身具劍魂的孫玄策可神魂沐浴其中,借池水淬鍊自身神魂,快速完成煉煞的過程。

聽到這話,孫玄策的雙眼中閃過一抹刺骨的寒光。

“心有掛礙,不除之,我心不安,難有寸進。”

話語低沉,神色變冷,孫玄策開口了。

聽到這話,千鶴真人和玄鶴真人同時眉頭微皺,他們自然知道孫玄策說的是什麼,隻是他們冇有想到的是這件事竟然成為了孫玄策心中的心魔。

“你真的想好了?非要此時出手?龍虎山的張純一幾年前就表現出了陰神三煉的戰力,雖然不想承認,但不得不說他和你一樣同樣是一個天驕。”

“這幾年過去,他不是冇有可能已經踏入陰神第四煉,你此時出手未必能殺他。”

直視著孫玄策,千鶴真人的神色變得格外鄭重。

聞言,孫玄策點了點頭,眉眼間冇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我已修成遁劍訣,其速無雙,再以劍魂加持,不要說他是陰神四煉,就算他是陰神五煉我也可殺。”

擲地有聲,一股無雙的銳氣在孫玄策的身上浮現。

“此去,我當殺儘龍虎雞犬。”

雙目中透出如同實質的光華,太白銀蛟劍嗡鳴,裹挾劍光,孫玄策的身影消失不見。

看到這樣的一幕,臉上不知是無奈還是欣慰,駕馭妖物,千鶴老人跟了上去。

------題外話------

就兩章-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