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血河秘境內,流水聲越發急了,一朵朵似真似幻、含苞待放的蓮花好似燈盞一般漂浮在河麵之上。

“有人要殺我?”

某一刻,張純一睜開了雙眼。

嗡,劍身嗡鳴,無生劍從血河中現身,來到了張純一的身邊。

與此同時,血蓮花開,鮮豔似火,瞬間照亮了整個血河秘境。

“殺心動,血蓮開,看來真的是有人要殺我。”

“這股殺機純粹、淩厲,好似劍之鋒芒,要殺我的人似乎是一個劍修。”

“而且這個方位似乎是雀翼左道,那裡應該是鶴羽門的所在地,會是他們嗎?”

將無生劍拿捏在手中,感受到它的情緒波動,眺望秘境之外,張純一若有所思。

殺心,殺道上品法種,在悟出葬地白虎圖之後,對殺道有了更深的瞭解,為了真正挖掘出元屠道種的力量,張純一在自己感悟的基礎上,再次耗費十年壽元進行了一次參悟,而殺心法種的法種方也自此而成。

這一顆法種由天地中自然瀰漫的殺機彙聚而成,在完善神通的同時,借悟道之機,這一顆法種就被張純一煉了出來。

不過殺心法種雖然份屬殺道且位列上品,但它本身實際上並無直接的殺伐之力,它的作用主要有兩個,一是感應外來殺機,二是誘發自身殺機。

而張純一之所以特意創造出這一種輔助性的殺道法種,為的就是它的第二種能力。

作為殺道道種,元屠主殺,有屠戮蒼生之意,如淵似海的磅礴殺機內斂其中,隻不過這股力量現在的無生根本無法掌控,所以就需要殺心法種的輔助。

“殺心起時,我當以血洗蒼穹。”

心中的殺念熾烈,將無生握在掌心,收斂鋒芒,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

·····

與此同時,在遙遠的群山之間,一白一青兩道劍光正不斷追逐著。

“老師,此行我自己去就可以了,您又何必走這一趟了?”

以神魂禦劍,眨眼間便將群山拋在身後,目光落在另外一道青色劍光之上,孫玄策開口了。

身具劍魂,以魂合飛劍,對他來說就是最強的狀態,所以這一次出行,他並冇有動用肉身,而是選擇了陰神出遊。

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他擁有劍魂,資質特殊,可以以劍妖為肉身,毫無掛礙,換做一般陰神修士這麼做,對於神魂之力的消耗是非常大的,且有著種種禁忌。

張純一曾藉助秘法以神禦劍,不過一夜時間,神魂就已顯疲態,而這還是在夜晚,如果是在白天,陰神甚至可能因此受傷。

而孫玄策不同,其神魂禦劍,白日出遊,根本冇有絲毫的不適,就好似他已經練就陽神一樣。

聽到孫玄策這話,站在一隻青羽劍鶴的背上,千鶴老人搖了搖頭。

“時代在變,你在變,敵人也在變。”

“我雖然相信你的實力,可既然決定要動手,那麼就要一棍子打死。”

“而且當年飛鶴師弟的死實在是太過蹊蹺,我多方打聽都冇有在南海打聽到有真龍出世的訊息。”

“當時不覺,但後來細細想來,這件事很可能與龍虎山的張純一有分不開的關係,所以這一次就算不為了你,我也同樣會走一趟。”

“事實上如果不是鳴鶴大長老修行到了關鍵時刻,這一次我都會請他出山。”

話語低沉,千鶴老人的話語中有著一絲哀傷。

聽到這話,孫玄策的心靈被觸動,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老師因為飛鶴真人的死有多麼自責,隻是他冇有想到這件事竟然和龍虎山有關。

至於說請鳴鶴大長老出山,他根本不在意,雖然說鳴鶴大長老的修為比他高,已經五煉陰神,但真的打起來卻未必是他的對手。

“老師,飛鶴長老真的是死在張純一手中嗎?”

劍光微滯,孫玄策開口了。

聞言,千鶴老人搖了搖頭。

“不知道,至今為止我都冇有找到什麼明顯的證據。”

“不過也不需要什麼證據,我懷疑他就足夠了,我輩修士,苦苦修行,長生不死隻是期望,順心順意纔是所求。”

眺望遠方,千鶴老人擲地有聲,在這一刻,他矮小的身軀內迸發出了強大的意誌。

聽到這話,孫玄策默然,事實確實如此,長生不死隻是一個美好的期望,這是那些仙人都難以做到的,快意恩仇,自由自在,順心順意纔是許多修仙者的真實追求。

他是這樣,千鶴老人同樣是這樣。

“那麼這一次就請老師為我掠陣了,我必殺儘龍虎山雞犬,為死去的師姐、師叔報仇!”

目光落在千鶴老人的身上,孫玄策躬身行了一禮,話語中滿是誠摯,讓人絲毫不懷疑他的決心。

“哈哈,好,這一次就以龍虎山的血為你的銀蛟劍開鋒吧。”

與孫玄策對視,千鶴老人放聲大笑,笑聲中滿是暢快。

咻,心中最後的一絲掛礙被斬斷,一青一白兩道劍光並肩而行,速度越發快了。

與此同時,在龍虎山中,一些微妙的變化正在產生。

轟隆隆,大地轟鳴,一頭高約十丈的綠毛龜正緩步前行,其每向前走一步,都會引發大地的轟鳴,掀起肉眼可見的土浪,好似在驅趕什麼東西一樣,它正是莊元的第一隻妖物·萬壽。

南海之行,在途中莊元得了奇遇,碰到了一隻未知妖物的殘骸,在汲取了殘骸的力量之後,綠毛龜·萬壽就再次蛻變了根骨,由中等根骨變成了上等根骨,並誕生了土相上品法種·驅脈,擁有了驅趕地脈的能力。

“怎麼樣了?”

微風吹過,張純一的身影悄然出現。

聽到這話,正在一旁指揮綠毛龜驅趕地脈的莊元連忙躬身行了一禮。

“回稟老師,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將龍虎山周邊的地脈驅趕了過來,並佈置了一個簡單的厚土陣。”

“不過因為事發突然,很多細節冇有處理好,所以那怕事後進行彌補,龍虎山周邊的環境也會遭受到難以挽回的傷害,恐怕地龍翻身一類的災害難以避免,甚至天地靈機的濃度也有可能出現下降的情況。”

話語低沉,說到最後,莊元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擔憂之色。

這擔憂不僅是對驅趕地脈後遺症的擔憂,更是對即將發生的事情的擔憂。

“不用擔心,讓你做這些隻不過是為了打造一個牢籠而已。”

捕捉到莊元的擔憂之色,感受到那升騰而起的地氣,張純一開口了。

聞言,莊元的心安定了下去,老師在,龍虎山的根就在,倒不了。

“劍遁!”

憶往昔,回想起曾經的景象,張純一發出了一聲輕歎。-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