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呼,微風環繞,隔絕煞氣,來到枯死的五行鬆之下,張純一一指輕輕點出。

哢擦,樹乾開裂,原本無漏的氣息瞬間出現了波動,在這一個瞬間,張純一察覺到了異樣。

嗡,滾滾生機流淌,壓過了枯寂,如同流泉,碧綠如玉的氣息順著裂縫自五行鬆的體內湧現而出,其所過之處,旺盛的生機悄然瀰漫。

“青木長生煞。”

目光微凝,張純一確認了這種碧綠氣息的真實身份。

與枯木煞類似,這種碧綠氣息同樣是一種煞氣,名曰青木長生煞,且是七十二地煞之一,是諸多木行煞氣中最頂尖的存在。

“還真是意外之喜。”

捕捉到那一縷五色光華,張純一準確將其拿捏在了手中。

冇有任何的猶豫,張純一立刻將這一縷五色光華封入了玉瓶之中,這就是七品奇珍·五色光。

青木長生煞固然是意外驚喜,但這一縷五色光纔是張純一真正看重的東西,有了這一縷五色光,紅雲的根骨就有可能蛻變為上等了。

將五色光收入囊中,張純一心中鬆了一口氣,現在並不是煉化的好時候。

最重要的寶物到手,張純一又在這一方枯木秘境中逛了逛,作為鶴羽門的重地,除了五行鬆、龍鱗長青鬆這樣的重寶之外,鶴羽門在這裡也栽培了不少珍惜的靈藥,其中不乏四品和五品的。

而除此之外,張純一還在秘境中找到了鶴羽門建立的一個寶庫,裡麵有著鶴羽門最核心的一部分傳承,包括功法、妖物蛋、法器、法種等物品,東西雖然不多,但都是精品。

“來了嗎?”

感受到了什麼,放下手中的道書,張純一看向了秘境之外。

呼,微風吹起,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

外界,滾滾引爆炸響,在天空留下一條明顯的白痕,身上染血,帶著肉眼可見的凶戾之氣,一頭白猿踏空而來。

嗬,看著那漫山遍野的血蓮花,六耳漆黑的眸子裡閃過一道忌憚之色,不過在看到立於山巔的張純一後,它立刻落下了身形。

“看來都已經順利解決了。”

目光落在六耳的身上,張純一點了點頭,雖然六耳身上染了血,但這些血都是敵人的。

聽到這話,六耳點了點頭。

麵對龍虎山突如其來的襲擊,福地內的鶴羽門弟子完全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不過在那裡的弟子基本上都是鶴羽門的精銳,所以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

但麵對六耳率領的八百黑甲,他們的反抗顯得有些弱的可憐,最後還是在那位二煉陰神玄鶴真人的帶領下,鶴羽門弟子退守萬劍林,藉助萬劍林的特殊環境才勉強擋住了黑甲軍的兵鋒。

不過這也真正激怒了六耳,在最弱堪比三百年修為妖物的八百黑甲增幅下,六耳全力催發上品法種·威懾,發出了霸王怒吼,直接吼碎了鶴羽門百餘名弟子的神魂,包括那位二煉陰神也因此遭受了重創,被六耳輕易擊殺。

六耳性桀驁,有戰天鬥地的意誌,本就與威懾這類法種契合,再加上有著八百黑甲軍的增幅,這力量自然而然就變得更恐怖了。

要知道,時至今日這八百黑甲軍已經今非昔比,其首領袁剛已經換血九次,堪比擁有九百年修為的妖物,隻差一步就能抱得氣血大丹,而其餘黑甲也進步不小,黑甲軍本身就是一個強者留,弱者退的地方。

事實上如果不是培養一隻黑甲軍的消耗確實不小,血河秘境內出產的血晶也是有限的,龍虎山真有繼續擴充黑甲軍規模的打算。

得到六耳的反饋,張純一肯定式的點了點頭,這一次六耳和白芷凝做的不錯,冇有讓鶴羽門的人傳遞出任何的訊息。

“你嘗試一下看能否搬動這一座大山。”

目光落在六耳的身上,張純一說出了自己將它喚來的真正目的。

空鳴山位於雀翼左道,與雀尾道相隔甚遠,無論之後怎麼發展,這一座靈山也大概率是落不到龍虎山手中的。

對於這一座靈機濃鬱的靈山,張純一雖然看重,但也不是非要不可,他真正看重的實際上是空鳴山上的那一個秘境。

與血河秘境類似,這個秘境也算是比較特殊的秘境,生機濃鬱,用來栽培靈藥最合適不過了,如果可以完成搬遷,那麼紅雲的百草園就可以換一個地方了。

聽到這話,感應了一下腳下的大山,六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它掌握有上品法種·搬山,確實有搬山之力,但空鳴山高逾千丈,又是赫赫有名的靈山,想要將其搬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得靈脈滋養,靈山要遠比普通山峰沉重。

不過雖然有難度,但六耳卻冇有絲毫退縮的情緒,眼中有著躍躍欲試的光華在跳動,它喜歡有難度的事情。

嗬,喉嚨間發出一聲低吼,縱身一躍,六耳從空鳴山頂直接跳了下去。

“大、大、大、大、大。”

妖力沸騰,在下墜的過程中極力運轉巨化神通,六耳的體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著。

咚,漫天煙塵捲起,大地動搖,身高百丈、渾身覆蓋漆黑龍鱗,流淌著淡金色的不壞光輝,六耳站在了山腳之下。

此時此刻與高逾千丈的空鳴山相比,六耳的體型雖然依舊渺小,但卻不再是螻蟻。

轟隆隆,心臟跳動,發出宛如悶雷一樣的聲音,六耳周身的氣血開始升騰,遠遠看去,就好似一座正在熊熊燃燒的火焰山。

在這股熾熱氣血的襯托之下,空鳴山上那妖異的血蓮越發豔麗了。

咚,向前邁出一步,六耳舒展猿臂,雙手抱住了空鳴山。

“給我起!”

氣血大丹轉動,氣血長河沸騰,搬山神通運轉,全身的力量迸發,六耳欲要拔山而起。

轟隆隆,地動山搖,牽一髮而動全身,隨著六耳搬動空鳴山,以其為中心,方圓百裡都開始晃動起來,而這種波動還在向著更遠的地方傳遞,就好似地龍翻身一樣。

“這是怎麼了?真的是老天發怒了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獸爭相奔逃。

“這是有妖物在拔空鳴山?”

有修士借秘法窺視,在看到真實的景象之後,心神震動,二話不說切斷秘法,轉身就走。-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