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時間流逝,一晃就是三月。

又是一年二月二,龍抬頭,上上大吉,這一天的龍虎山格外熱鬨,數百門人弟子奔走各方,大開山門。

嗡,某一刻,天空隱現七彩,壓過了漫天風雪。

祥雲開道,有朱雀銜旨自天際而來,所過之處散落漫天靈光,沐浴其中,百病全消。

“今有龍虎,德行昭彰,當鎮雀尾,與國同休。”

浩蕩的天音迴響,聲傳一道,萬民為之歡呼,在這一天龍虎山之名響徹整個大離王朝。

事實上關於龍虎山會成為三家四宗的訊息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傳出,不過真到了這一刻,看著那如夢如幻,翱翔於天空的朱雀,眾人心中依舊有抑製不住的激動,他們與有榮焉。

而龍虎山上更是喜氣洋洋,所有弟子都為宗門成為三家四宗之一感到由衷的高興,自此以後龍虎山將成為大離王朝真正的頂尖勢力。

飛來峰上,道鐘九響,張純一緩緩睜開了雙眼,在他的身邊有一縷血光縈繞,正是無生。

嗡,劍身嗡鳴,血色劍光凝練為實質,有極致的鋒銳和森然的殺意悄然綻放,感受到隱約傳來的那些氣息,無生心中的殺意在蔓延。

經受了洗劍池的洗禮,無生誕生出了劍屬相,妖軀得到了錘鍊,本質更進一步,真正具備了劍妖的鋒芒,而在這之後它更是成功煉化了下品道種·劍息,上品法種·劍遁,上品法種·劍氣,上品法種·劍光。

再加上它原本具備的道種·元屠,上品法種·鬼哭,上品法種·無當,上品法種·分光,現在的它足足具備兩枚下品道種,六枚上品法種。

隻等將這些法種的力量真正掌握,它自身的實力就即將迎來質變。

“這些人可不能殺。”

感受到無生的躁動,張純一將其拿捏在手中。

連殺孫玄策、鳴鶴真人這兩位陰神,滅掉鶴羽門滿門之後,再加上洗劍池的洗禮,無生修為增長的速度比他預料的還要快。

在冇有煉化萃妖丹的情況下,無生已經具備了5800年的修為,距離突破6000年修為已經近在咫尺,不過修為的快速增長也讓它內心的殺意變得躁動起來,稍微受到一點刺激就會自然展露殺機。

這段時日為了安撫無生,張純一一直將其帶在身邊。

嗡,被張純一拿捏在手中,發出一聲低沉的嗡鳴,無生漸漸安靜了下去。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朱雀啼鳴,散落靈光,於龍虎山上盤旋三圈,銜旨而落。

飛來峰上,靈花遍地,有酒泉流響,有仙鶴奏樂,有靈丹靈果飄香,流觴曲水,隱約構成了一場宴席。

朱雀幻影消散,趙伊水落下了身形,而張純一早就等在了這裡,他的身邊還站著專門從南海趕回的長春真人·穆友。

龍虎山成為三家四宗的事實早已定下,但這樣的事情終究是要走一個過場的,以此來真正定下名份。

“張宗主,恭喜。”

麵帶笑容,看著張純一,趙伊水開口了,同時雙手將手中的一卷玉書遞出。

這一卷玉書是大離王朝下達的諭旨,本身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卻是一種身份的象征,有了這一卷玉書,龍虎山就算真正成為了新的三家四宗,可以享受種種特權。

聞言,張純一的臉上同樣露出了笑容,並伸手接過了這一卷玉書。

“還要多謝趙道友的美言,請。”

將玉書收起,張純一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聞言,目光在穆友真人的身上一掃而過,拱了拱手,趙伊水走向了流觴宴,率先入席,而這就好像是某種信號,在不久之後,有巍峨靈舟跨越雲海而來,降臨龍虎山。

“周家為龍虎山賀。”

靈舟落下,一行十數人走出,有男有女,大多年輕且修為不俗,而為首的則是周家陰神周顯宗,也是張家主母周暮雪的四叔。

踏上雲道,打量著周邊的景象,看著泛著淡淡靈韻的丹霞湖以及點綴其中的靈島,周家子弟有好奇、有驚歎,真正來到了龍虎山,他們才發現這裡與他們原本想象的有些不一樣。

在他們看來龍虎山新立,雖然有張純一這樣一位宗主,但底蘊終究有限,十有**是一個破落地方,能成為三家四宗完全是因為王朝的扶持,根本不足以和他們並列,可現在看來這裡有著遠比他們想的更深厚的底蘊。

當然了,不管心裡怎麼想,是好是壞,在外他們都不會輕易表現出來。

事實上,這些周家子弟的看法也是大多數三家四宗修士的看法。

“空鳴山。”

走在最前列,冇有理會後輩子弟的小動作,看著那一座開滿豔麗紅蓮的靈山,周顯宗的心是複雜的。

他初次見張純一是在金陽城,那一次張純一為了救出張沐辰,腳踏一城,已經初露崢嶸,那個時候他就知道張純一必然不是池中物,早晚有一飛沖天之時,所以他向家族建議,進一步交好張純一。

但他冇想到的是這一天竟然來的這麼快,轉眼不過數年,張純一就帶著龍虎山取鶴羽門而代之,成為與他們周家平起平坐的存在。

“周家周顯宗攜後輩子弟見過張宗主。”

來到飛來峰上,壓下內心的複雜,看著張純一,周顯宗躬身行了一禮。

聽到這話,還禮,張純一邀請周顯宗入席,雖然說隨著龍虎山成為三家四宗之一,雙方之間的關係發現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但龍虎山與周家現如今依舊是盟友,所以在麵對周顯宗時張純一的態度也顯得很溫和。

而在周顯宗入席之後,兩股強大的妖氣自遠方而來,分彆是一條白鱗寒蛇以及一條千足金蜈。

這兩隻妖物一隻擁有六千年修為,一隻擁有五千年修為,上麵各自站著十數道身影,他們是三家中白家和吳家的人。

白家為首的是一個鶴髮老嫗,手持柺杖,弓著背,皮膚鬆弛,臉上的褶皺肉眼可見,一雙眸子泛白,瞳孔極小,好似不存在一樣。

吳家為首的則是一個身高近兩米,痩而高,皮膚黝黑,雙目銳利如鷹,看上去三十來歲的男修士。-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