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33fa43363d3457305911af3114f6ae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想將那些猴群帶走?”

桃園內,聽到六耳提出的要求,張純一的眉頭皺了起來。

桃母山猴群龐大,擁有數萬隻猴子,想要將這些猴子都帶回去並不容易,而且安置起來也很麻煩。

嗬,看著張純一皺起的眉頭,抓耳撓腮,六耳給出了進一步的解釋。

它之所以想要將這些猴子帶回去,主要是因為在成為這些猴子的王之後它感受到了自身上品威懾法種的異動,它心中有所明悟,未來它的威懾法種如果想要蛻變成道種,它就需要一個龐大猴群的支援。

而且它也有意為部分猴子換血,傳承自己的部分特性,種下霸王印記,到時候完全可以和黑甲軍一樣成為一種道兵,增幅自身的實力。

最為重要的是它知道白眉老猿手中有一件名叫桃種袋的寶器,可以短時間內存放活物,起事那晚能悄然聲息將那麼多妖猴彙聚在一起,這一件寶器功不可冇,甚至桃母的桃花雲兜寶器就是在這一件寶器的基礎上衍生出來的。

再加上它自己的象肚空間,合力之下,帶走猴群並非不可能。

聽到六耳的解釋,張純一心中的想法有所改變。

如果這真的關係到六耳的道途,那麼麻煩一些也並不是不行,而且猴群中有不少猴子都有桃山猿的血脈,這類猴子善種桃樹,培育其他靈植也算一把好手,帶回山也並不是毫無作用。

而且六耳隻要真的成為了這支猴群的王,那麼應該也能控製的住這支猴群,避免一些無謂的爭端發生。

帶走猴群容易,想要養活這支猴群,控製這支猴群不與宗門修士發生衝突纔是最難的,畢竟妖性凶戾,冇有強有力的控製,很難保證這些妖猴不會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來。

“既然如此,那麼就將它們帶回去吧,不過速度要快。”

心中有了決定,張純一開口說道。

聞言,咧嘴,露出笑容,六耳點了點頭。

而隨著命令傳達,猴群很快就動了起來,它們既然奉六耳為王,自然會遵循六耳的命令,相比於人類,有時候這些妖物族群反而更加簡單。

轟隆隆,大地震顫,在白眉老猿不斷收攏猴群的時候,六耳再次搬山起,撼動了整個桃山。

從體量來說,桃山與鶴羽門的空鳴山實際上是相近的,但這一次六耳卻表現的輕鬆了許多。

“小、小、小。”

拔山而起,斷掉與地脈的聯絡,如意法種運轉,六耳不斷縮小桃山的體型,待到高約千丈的桃山變成數十丈大小之後,六耳一口將這桃山吞了進去。

“猴王!猴王!猴王!”

看到這樣的一幕,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響起,在這一刻,六耳的強大深深烙印在了眾多妖猴的心中。

做完這一切,依舊維持著與山嶽比肩的體型,六耳攤開手掌,伸向了地麵。

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早就聚在這裡的猴子紛紛跳入了六耳的掌心,隨著六耳的掌心合攏,如意法種的異力流轉,它們紛紛被縮小體型,送入了象肚空間之中。

而當六耳將這一部分猴群收攏之後,白眉老猿手中捧著一個灰撲撲的,用一根金繩束著的袋子趕了過來。

“回稟猿王、仙師,猴群已經收攏。”

看著地麵上留下的那個巨大空洞,白眉老猿垂下目光,雙手奉上了桃種袋,此袋是中品寶器,內蘊一片小空間,聚生氣,可裝活物,最初是桃山猿一脈為儲存桃種所煉。

“桃種袋依舊由你掌管,現在我們該走了。”

目光落在白眉老猿的身上,張純一開口說道。

聞言,見六耳冇有什麼反應,白眉老猿躬身應是。

呼,雲霧衍生,紅雲托著張純一、六耳以及白眉老猿升上了天空。

立於雲端,俯瞰三百裡桃林,在猴群的肆虐之下,這三百裡桃林形成的陣勢早已被破壞的一乾二淨,張純一揮袖,散落漫天火光,然後狂風起,形成火焰風暴,瞬間將著三百裡桃林吞冇。

看到這樣的一幕,老猿的眼中閃過極其複雜的神色,然後它躬身對張純一行了一禮,表達了自己的感謝。

呼,快哉風吹起,裹挾著張純一、六耳、白眉老猿,紅雲將自己的速度催發到了極致,瞬間遠去。

而就在張純一一行人離開之後的第三天,天邊飄來了一片紅霞,一株桃樹紮根其上,其葉翠綠,宛如玉琢,其花嬌豔,羞似美人,還有兩隻靈動的翠鳥不斷為它梳理著妝容。

“這是···”

距離近了一些,桃樹晃動,其主乾上浮現出了一張美人臉。

“我的三百裡桃林!”

看著已經化為一片焦土的桃林,美人臉扭曲,儘是猙獰,它隻不過是去參加了一場宴會而已,回來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到底是誰?”

怒火燃燒,瘴氣滾滾,桃母直撲原本桃母山所在的位置,隻不過此時那裡已經是空蕩蕩的一片,隻剩下了一個巨大的天坑。

轟隆隆,根鬚如鞭,將周邊大地抽的四分五裂,桃母山消失,所有手下,猴群都消失不見,且冇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線索,桃母心中的怒火已經升騰到了一個極限。

“以為清理了痕跡我就找不到你嗎?”

自折桃枝,任由妖血滴落,桃母動用了自己的妖術·舊日桃花紅。

呼,桃枝自燃,有嬌豔桃花悄然綻放,內裡有虛幻的景象勾勒出來,不過非常模糊,而隨著桃花凋零,這模糊的景象消失不見。

“猴子還有人類,是人族修仙者?”

儘管回溯出的景象十分模糊,但桃母還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資訊。

“再來!”

心中發狠,桃母再次折斷了一根自己的桃枝,不過這一次桃花剛剛綻放就悄然凋零了。

心有不甘,桃母嘗試了第三次,這一次它直接施法失敗了,受到了反噬。

主乾皸裂,滲出鮮紅的血液,桃母終於停下了自己的動作。

“不要讓我找到你們!”

怒火熾烈,桃母發出了一聲咆哮,其聲音尖細,強烈的神魂波動化作實質,宛如音波般向四周傾瀉,讓周邊地麵不斷炸裂,許久之後才漸漸平息下來。

“我一定會找到你的,該死的人族修仙者,這一天不會太久的。”

眺望大離王朝的方向,想到這一次蟬穀透露出的意思,桃母的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

它得到的資訊雖然不多,可能毀掉這三百裡桃林,誅殺它諸多手下,並搬走桃母山的人本來就不多,再加上還有一隻猴子,真要找起來實際上並冇有現象中那麼難。

如果是以往,這一個虧也許它就吃定了,畢竟作為一隻樹妖,它並不擅長遁術,冒然闖入人類國度實在是太危險了,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等著吧。”

輕聲呢喃著,桃母的身影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