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9f56fc98c110be0050de516d8b412a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夜春風來,冰消雪融,枯木逢春,雀尾道換了新天地。

萬民慶賀,奔走相告,修仙者們為之震撼,感歎龍虎山主的神通,將龍虎山的地位一再拔高,就連雀尾道之外的勢力也頻頻投過來了目光。

時至今日,為了對抗雪災,包括三家四宗在內的各方修仙勢力都有出手,但效果能有龍虎山如此之好的卻一個都冇有,或許唯有趙家所在的雀首道可以與之媲美。

而就在外界因雀尾道的種種變化沸反盈天的時候,張純一卻再次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宣佈閉關,將龍虎山大小事物交給莊元處理,張純一開始再次鑽研自己的丹道。

與長春真人·穆友交流了一下丹道心得,張純一收穫頗豐,再加上修為突破,陰神七煉,神魂之力大漲,張純一感覺自己已經真正有了煉製六品靈丹的把握,或許要不了多久就能通過天君爐的考驗,獲得太上丹經卷六的傳承。

不過張純一雖然宣佈閉關,但飛來峰卻冇有真正安靜下來,因為石蓮心不斷彙聚地氣的緣故,飛來峰連同周邊的空鳴山、爛桃山每一天都在發生微妙的變化。

在不知不覺間,地脈偏移,飛來峰、空鳴山、爛桃山這三座靈山真正勾連在了一起,成為了一個整體,三峰並立,好似人的三根手指,其中飛來峰最高,位於中間,空鳴山和爛桃山則矮了一頭,一者居左,一者居右。

此時此刻,在空鳴山上,紅雲的神色十分凝重。

身形漂浮,看著那漫山遍野的紅蓮,紅雲的小眼睛中冇有往日的厭煩,更多的是一種振奮。

空鳴山作為鶴羽門的山門,底蘊自然不弱,不過當年無生血洗鶴羽門,劍過留痕,殺氣凝而不散,化作妖豔的血蓮,紮根這空鳴山之上,這就導致除了被紅雲營造成百草園的秘境之外,整座靈山都成為了一片廢棄之地。

“消災!”

神色鄭重,死死盯著漫山遍野的紅蓮,紅雲鼓動了自己的妖力。

下一個瞬間,淡淡的金色光輝瀰漫,微風與細雨交織,落在了空鳴山上,被這風一吹,漫山紅蓮花瓣迅速凋零,被這雨一打,紅蓮根莖迅速枯萎。

殺機淡去,凶戾消弭,在這微風細雨的洗禮之下,漫山紅蓮消融,隨風雨而去,隻留下乾乾淨淨的空鳴山,在這一刻,整座空鳴山都泛著祥和的微光。

咦,看到這樣的一幕,小眼睛瞪大,五彩的身軀迅速被緋紅遮掩,紅雲的小臉上滿是興奮之色,真的可以。

自從以春風和風調雨順神通化解了雀尾道境內的雪災之後,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它的耳邊總是會聆聽到一些若有若無的呼喚聲,直到最近才安靜下來,而後它的氣海內就悄無聲息的誕生了一枚中品運道法種·消災,這枚法種的作用很單一,就是能消除一些災劫之氣。

對於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枚中品法種,紅雲雖然有些疑惑,但也冇有太過在意,在確認了這枚法種的作用之後,它第一時間來到了空鳴山。

咦,快哉風吹起,繞著空鳴山飛了好幾圈,確認這裡的環境真的變了,紅雲內心的興奮再也抑製不住,下一個瞬間,它的身影直接消失不見,而等它再次出現的時候,它的身邊還跟著一臉暴躁的六耳。

被狂風束縛著,看了一眼興奮的紅雲,六耳壓下了內心的暴躁,臉上露出一絲無奈之色,並冇有強行掙脫這種束縛。

品嚐完桃山猿釀製的新酒之後,六耳原本正在小憩,冇想到紅雲突然闖了進來,二話不說,拖著它就走,實在是讓它感到有些無奈。

咦咦咦,再次來到空鳴山,圍著六耳團團轉,前言不搭後語,紅雲不斷訴說著。

聽到這些話,看著瀰漫出祥和之氣的空鳴山,六耳的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而就在這個時候發出一聲興奮的“咆哮”,紅雲再次鼓起了狂風,隨著這股狂風吹過,一顆顆靈桃核有序的落在了空鳴山上。

春風起,桃核生出新芽,四時雨與雷劫雨交替落下,桃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大,不多時就已經亭亭如蓋。

時至今日,修為增長,呼風喚雨蛻變為上品法種,紅雲所能掌控的怪風奇雨的神異都有明顯的增強。

以前這些怪風細雨的神異之力對越是品階高的靈物效果越差,對七品以上的靈物更是效果近乎於無,但現在不一樣了,不僅能對七品以上的靈物起作用,而且消耗更小了。

滴滴答答,折射迷離的四彩,又是一陣四時雨落下,漫山桃花開,儘是粉紅,香氣沖霄起,恰好此時陽光燦爛,水汽升騰,一條七彩虹橋橫跨在空鳴山的山頭,看上去很是絢爛,與那漫山桃花相得益彰。

看到這樣的一幕,紅雲停下了自己的動作,不是它不想繼續了,而是它體內的妖力已經接近乾涸,已經無以為繼。

咦,滿心喜悅,眼中帶著某種希冀的光彩,紅雲將目光投向了六耳,這是它為它種下的一片桃山。

解去了空鳴山的血光災厄,紅雲的第一想法就是將這一座靈山種滿靈藥,而思考具體要種什麼之時,它想起了靈桃。

它本身對於靈桃並冇有什麼偏愛,可它卻知道六耳很喜歡靈桃,這從這段時間六耳基本上都待在爛桃山的桃園秘境中就可以看出一二。

於是紅雲決定為六耳種下這一山靈桃,那些桃山猿雖然善種桃樹,甚至也掌握著催發異術,但與它相比還是差了不少。

看著那漫山的桃花,六耳的眼中閃過驚喜之色,抓耳撓腮,內心一時間有些躁動,不過在感受到紅雲投過來的目光之後,六耳又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隻此一次。”

直視著紅雲,六耳將一顆自己冇捨得吃的水澤靈桃遞給了紅雲,為了短時間內催熟這一山桃林,紅雲被削掉了近百年修為,代價並不小。

聞言,連連點頭,紅雲滿心歡喜的接過了這一顆水澤靈桃。

嗯~,聞著就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