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0f8a2a548792cd2a24b9e96e6f2b12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少陽郡中部,一座偉岸的城牆拔地而起,以此為依靠,人類修士展開了與妖物的對持,戰火燃燒,三天一小打,十天一大打,從未停止,不過從始至終,雙方都未展開真正的血腥廝殺,詭異的達成了一種默契。

而與雀尾道這堪稱“平穩”的戰局不同,下雀道、雀翼左道、雀翼右道的戰況卻要激烈的多,每一處戰場都有上位大妖和上位陰神修士出手,特彆是雀翼左道戰況更是堪稱慘烈。

興安郡,雀翼左道三郡之地中唯一還在人類手中的一郡,刺鼻的血腥氣在這裡瀰漫,風吹不散。

臨城,郡守府,王朝與獸王宗的人聚在了一起,氣氛有些沉重。

其中王朝有四人,包括大離王朝的南、西、北三王以及趙家的太上大長老趙坤業,三王皆是老牌中位陰神,趙坤業更是陰神九煉的人物。

而獸王宗則有三人,其中領頭的是飛熊峰峰主·熊霸天,陰神七煉,其餘兩人也都是中位陰神。

這一次為了平息妖禍,奪回近乎淪陷的雀翼左道,王朝與獸王宗調動的力量不可謂不強,除了趙坤業、熊霸天這兩位上位陰神,大離三王等五位中位陰神之外,還有八位下位陰神,加起來足足有十六位陰神,再加上眾多修士的輔助,這股力量著實可以用強橫二字來形容,但戰局的進行實際上並不如人意。

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們確實取得了不小的戰果,興安郡就是那個時候奪回來的,但很快妖物就得到了增援,其迸發出的力量越來越強,生生將他們從進攻的一方打成了防守的一方,隻能拚儘全力,死守這一郡之地。

“咳,妖物來勢洶洶,那小蟬王戰力非凡,熊峰主,不知霄雲仙子可能出手?”

牽動傷勢,嘴角咳血,趙坤業將目光投向了熊霸天。

其看上去四十來歲,麵色枯黃,留著兩撇小鬍子,嘴唇單薄,鼻梁微挺,給人些許涼薄感。

聽到這話,眼底閃過一絲銳利之色,直視著趙坤業,熊霸天搖了搖頭。

“我宗宗主不久前衝擊道人境失敗,已經動搖了根本,這一點趙道友不知道嗎?”

低沉的話語聲響起,粗獷的麵容上隱約有一絲怒氣浮現,熊霸天直接開口拒絕了趙坤業的提議。

聽到這話,抹去嘴角的血跡,趙坤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霄雲仙子衝擊道人境失敗了?這還真是···哎,自古道途多艱。”

好似感同身受,趙坤業發出了一聲歎息。

“熊道友也不必憂心,霄雲仙子天資縱橫,一次不成還有下一次,不像我這樣的庸才,這一輩子也就止步於此了。”

話音一轉,趙坤業再次開口了,在這一刻他倒有幾分真情實感流露。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雖然已經陰神九煉,可壽元無多,潛力早已耗儘,這一輩子連九煉歸一,成就純陰之境都是奢望,更不用說衝擊道人境了。

聽到這話,看了一眼有感而發的趙坤業,熊霸天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我獸王宗已經儘力了,這雀翼左道能不能收回就看王朝的了。”

說完,冇有再做任何的停留,雄霸天直接起身離開了大廳,兩位獸王宗陰神緊隨其後。

看到這樣的一幕,大離南王·趙無荒等人的臉色有些難看,反倒是趙坤業一片平靜。

“大太上,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

目光投向趙坤業,趙無荒開口了。

這一戰大離王朝不能輸,這些年趙家的聲勢不斷衰弱,這一戰如果輸了,趙家的聲勢真將一落千丈,而且如果真的被妖物占據了雀翼左道,那麼大離王朝的腹地將會受到嚴重的威脅,甚至有可能引發連鎖反應。

聞言,趙坤業將目光投向了遠方,那是王都·朱雀城的方向。

“請離皇出手!”

話語低沉,趙坤業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如果有可能,趙坤業真的不想在這個時候打擾離皇·趙無極,因為他是趙家目前最有可能突破道人境的存在,但他真的冇有辦法了。

他雖然擁有三隻妖物,每一隻妖物都是上位大妖,可真正擁有九千年修為的也就隻有一隻離炎雀,而那小蟬王確實太過強橫,他就算全力出手也隻能勉強應對而已。

熊霸天固然天資非凡,戰力強橫,可以以陰神七煉的修為硬撼八千多年修為的大妖,但獸王宗傳承特殊,他也就能擋住一隻大妖而已。

而此時此刻,在這雀翼左道之中,除了小蟬王之外,還有足足五位上位大妖,這股力量不可謂不強,如果不是藉助戰城和陣法之利,再加上這些大妖也有一些小心思,這興安郡恐怕也很難守住。

聽到這話,趙無荒三人默然無語,這似乎已經是最好的辦法了。

南荒自古以來都是妖物的天堂,把握住靈機消退的時機,趙家纔在南荒之地開辟出了大離王朝,不過那更多依仗的也是老祖趙乾陽的神威。

論總體實力而言,南荒人族實際上是比不上妖物的,這些年人族能全麵壓製妖物一方麵是因為大環境如此,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妖物是一盤散沙。

而隨著靈機歸來,蟬王穀將諸多妖物統合在一起,這種情況就變了。

現如今想要擋住妖物的攻勢,最好的辦法就是請離皇出手,借道器之威,橫掃群妖。

當然了,這一切的前提都是他們能再支撐一段時間,等到離皇出手。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妖物的攻勢越發猛烈了,對人族步步緊逼,交戰前線完全成為了絞肉場,時不時就會有上位大妖出手。

不過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人族防線始終都冇有被妖物撕破。

妖物大本營,數座冰山佇立,一隻隻寒蟬妖宛如軍隊一般守衛著這裡。

主峰上,滯留在雀翼左道的六位上位大妖聚集在了一起。

“各位,雀翼左道的人族已經龜縮不出,我們取得勝利指日可待,我敬各位一杯。”

坐在主位之上,臉上露出笑容,小寒蟬王舉起了酒杯。

聞言,坐在下方的五位大妖紛紛展露笑顏,舉起酒杯以示迴應,一時間氣氛融洽到了極致,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隻四翼寒蟬從外麵飛了進來,將一封信遞給了小寒蟬王。

看過信件之後,小寒蟬王的神色猛然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