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bd2a217a3a4a960d8c6c141a8a9940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雀尾道,風嚎山。

伸出指尖,從蜜罐底部刮出一層色澤金黃的百花蜜,黑熊妖小心翼翼的嘬了一口,滿臉的心滿意足。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悠長的龍吟聲盪開瀰漫在天地間的黑風,兩股強大的妖氣從遠方滾滾而來。

“黑蛟王?桃母?”

“這是真來支援了?”

感知到了什麼,眺望遠方,黑熊妖的眼中滿是錯愕之色。

從始至終它都知道雀尾道這條戰線是最不被重視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也是一顆棄子,用來牽製白家,也正是因為如此,它才一直出工不出力,停滯不前,避免真的刺激到人類修仙者。

而它之所以一直向小蟬王求援也隻不過是走一個過場而已,為自己的不作為找一個藉口,但它冇想到小蟬王竟然真的在這個時候抽調出戰力,給它派來了支援,這和它想的不一樣啊。

“怎麼會這樣?”

臉色變幻,一念百轉,在這一個瞬間,黑熊妖想了很多。

而在下一個瞬間,它周身的氣息陡然衰弱,臉上浮現出激動之色,扔下手中的蜜罐,徑直從洞府中跑了出來。

“來妖啊,快給我設宴,我要為我黑蛟大兄還有桃母接風洗塵。”

話語中透著一絲虛弱,情緒中卻滿是亢奮,在這一刻,黑熊妖的聲音迴盪在整個風嚎山上。

而隨著黑熊妖的命令下達,諸多妖物都動了起來,不多時一場像模像樣的宴會就在風嚎山上召開,而主角正是從雀翼左道趕來的黑蛟王和桃母。

“黑蛟大兄,這一杯弟弟敬你,這一次你能來支援弟弟,弟弟真的很感激。”

坐在主位上,打了一個酒嗝,臉色熏紅,黑熊妖再次舉起了手中的酒杯。

聽到這話,看了一眼黑熊妖,黑蛟王也舉起了手中的酒杯,這黑熊妖一口一個大兄叫著,它倒也不好拒絕,而且被一個同境大妖如此吹捧,它心裡倒也有些飄飄然。

酒至半酣,三位上位大妖都喝了不少,桃母更是霞飛雙頰,周身都盪漾著一股濃鬱的香氣。

看到這樣的一幕,似醉非醉,感覺火候差不多了,黑熊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黑蛟大兄,桃娘,你們遠道而來,想必也累了,我為你們準備好了洞府,你們先休息幾日,然後我們再商議如何對付那些人類。”

打個酒嗝,醉眼朦朧,黑熊妖狀若無意的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黑蛟王渾身一個激靈,原本有些昏沉的意識頓時清醒了不少。

“不行。”

以妖力驅散酒意,看著黑熊妖,黑蛟王表達出了自己的態度,斬釘截鐵,冇有半分的猶豫。

而就在這個時候,同樣以妖力驅散酒力,眼中滿是清明之色,桃母也將目光投向了黑熊妖。

“此事可急不可緩。”

一字一頓,桃母同樣否決了黑熊妖的提議。

此時它已經越來越確定龍虎山張純一就是它要找的那個人,想到自己被毀去的三百裡桃林,想到被偷走的壬水池,它的心在滴血,這可是它數百年的心血。

“這···”

看著黑蛟王和桃母兩妖如此態度,黑熊妖心中的疑惑更甚。

這一次它原本是想藉機拖延一下時間的,因為它總覺得小蟬王這個時候給它派來支援實在是有些奇怪,它想要再拖延幾天時間,觀望一下,看看有冇有什麼變化,但它冇想到黑蛟王和桃母的反應如此之大,竟然異口同聲的要儘快對人類動手,在它的印象中黑蛟王與桃母的關係可算不上和睦。

“實不相瞞,我懷疑那龍虎山張純一就是曾經闖入我莽山的小賊···”

“那龍虎山張純一曾毀我三百裡桃林,我必殺他···”

感受到黑熊妖的疑惑,想到之後還需要它幫忙,黑蛟王和桃母同時開口解釋了一句。

不過話一出口,對視一眼,黑蛟王和桃母都察覺到了不對,一時之間,洞府內的氣氛變得微妙起來。

第二日,戰鼓響,黑風席捲天地,宛如怒龍一般發出咆哮。

“這些妖物想要做什麼?”

騎在插翅飛虎的背上,手握化血神刀,看著從黑風大陣中衝出的妖物大軍,張沐辰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以往這些妖物基本上都依靠黑風大陣而守,鮮少有這樣主動衝擊城牆的時候,規模更冇有這麼大,根據現在的情況來估算,這一次妖物大軍似乎是傾巢出動了,他已經看到了妖物中最強橫的黑熊軍以及青狼軍的身影。

不過心中雖然疑惑,但張沐辰的動作卻不慢,手中的化血神刀綻放瀲灩血光,刀光縱橫間,斬落一顆又一顆的妖物頭顱,而所有被斬殺的妖物都立刻化作了血水。

“殺。”

殺意沖霄,攪亂漫天風雲,自開戰以來,人類與妖物最血腥的碰撞拉開了序幕。

嗡,天霜戰城浮現,蒼白玄光落下,冰封百裡生靈,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蛟龍長吟,突然顯化出身形,憑藉著恐怖的力量,一尾巴抽飛了天霜戰城。

與此同時,還有漫天桃花紛飛,其無聲無息,遇物則融。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正在與妖物搏殺,一不注意,一位修士的肩頭沾染了一片桃花,然後桃花消失,修士立刻血肉消融,化作了一灘膿水,這並非真正的桃花,而是瘴氣。

“天降甘霖。”

看到這樣的景象,腳踏千秋蛟,喚雨法種的力量運轉,莊元喚來了甘霖,恰好剋製瘴氣。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高空之上,暫時逼退天霜戰城,渾身鱗片乍起,黑蛟王發出了一聲怒吼。

“張純一,出來受死!”

神通運轉,勾勒出群山之影,甩動尾巴,黑蛟王將其砸向戰場,這一下如果砸實了,人類一方立刻就會損失慘重。

“這···”

天光被遮蔽,地麵上滿是陰影,看著天空中墜落而下的群山,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浮現出了一抹驚恐,這種力量是非他們可及。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劍吟沖霄,有通天徹地的血色劍光顯化,一劍斬碎群山,還眾人一片朗朗晴空。

“果然是你!”

被這煌煌劍光一驚,看清那浮現而出的道人麵目,雙目血紅,有刻骨銘心的恨意浮現,黑蛟王差點咬碎自己的牙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