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52e621e3754adbfa60c3d230cd6d55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轟隆隆,雷霆炸響,其秉承天威,滌盪天地,衝散種種陰邪。

看著天空中的雷海以及不斷落下的五色雷霆,無數妖物瑟瑟發抖,原本的攻勢頓時一滯。

啊,淒厲的慘叫聲響起,五色雷光加身,揮動枝葉,桃母瘋狂的掙紮著,它原本旺盛的生命氣息正在不斷被磨滅。

失去了桃花雲兜這件量身打造的寶器,它的護身瘴氣衰弱了太多,根本擋不住五色雷光的消磨,死亡似乎已經是一件近在眼前的事情。

而另外一邊,頭懸趕山鞭,加持指地成鋼神通,黑蛟王硬抗五色神雷,雖然難免吃痛,但自身的氣息卻冇有衰落,它的狀態要比桃母好上太多。

以自身的修為而論,黑蛟王隻擁有八千五百年的修為,但有異寶·趕山鞭在手,一般九千年修為的妖物根本不是它的對手,而這還是在它修為太弱,無法真正展現趕山鞭神異的情況之下。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餘光一瞥,看著渾身枝葉焦黑,飽受雷光摧殘,危在旦夕的桃母,黑蛟王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但倉促之間它根本想不出什麼好辦法。

與此同時,在地麵之上,原本與六耳打的有來有回的黑熊妖在察覺到這樣的變故之後,神色猛然大變。

黑蛟王和桃母都擁有八千年以上的修為,都比它強,再加上有小蟬王的背書,它們聯合要求要出手,它也不好再拖延。

隻是讓它冇想到的是這人類修士竟然生猛到這種程度,舉手投足間就壓製了黑蛟王和桃母,一時間它的心中滿是後怕,如果當初它冇有韜光養晦,那麼現在的它恐怕已經被這五色雷霆劈成渣了。

“這人類實在是太過狡詐,竟然隱瞞了這麼多實力,實在是讓妖不齒。”

“此人不能力敵,這一戰恐怕要輸了。”

目光遊離,黑熊妖心中有了彆樣的念頭。

吼,一聲熊吼,掀起滾滾黑風,將六耳的身影淹冇,風緊扯呼,黑熊妖的身影逐漸淡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實質化的威懾迸發,縈繞著血色雷霆,一根翻江棍不斷延伸,橫掃黑風,直接打斷了黑熊妖的遁術。

噗,捱了一棍,妖軀拋飛,黑熊妖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這猴子···真是一個異類。”

看著那一道從黑風中走出,眼中好似有血色雷霆搖曳的魔猿,黑熊妖大感晦氣。

它不願意插手黑蛟王和桃母的戰鬥,也不願意對上白家的天霜戰城,所以它以統領妖物為藉口,對上了這隻猴子。

可讓它冇想到的是這猴子雖然修為隻有六千九百年,但一身體魄卻強橫的可怕,最為關鍵的是它擁有著戰天鬥地的強橫意誌,讓它最為擅長的驚魂風完全失去了作用。

嗬,喉嚨間發出一身低吼,玄功七轉,周身氣血沸騰,鎖定黑熊妖,六耳再次一棍砸落。

看到這樣的一幕,黑熊妖也隻能無奈出手迎擊。

與此同時,在高空之上,戰局再變。

“千重山。”

眼看桃母即將隕落,拚著被一道五色神雷擊中,黑蛟王再次祭起了趕山鞭。

嘭,趕山鞭橫擊虛空,玄黃之光散落,一座座虛幻的山影重合,足有千數,最終化作一座偉岸的神山,徑直壓在了張純一的身上,欲要將張純一壓入地底,其恐怖的重量讓虛空都蕩起了漣漪。

感受到這股壓力,張純一淡漠的目光中泛起了絲絲漣漪。

“我所立之處皆是黃庭。”

周身妖氣升騰,祥和的氣息瀰漫,侵染腳下的土地,張純一張開手掌,一手撐起了那有千山之重的千重山,自身紋絲不動,唯有腳下的大地好似不堪重負,裂開了一條條裂痕。

“借大地之力?”

看到這樣的一幕,黑蛟王明白了什麼,眼中滿是驚愕之色。

“怎能讓你如意,趕山。”

再吃一記神雷,鱗甲破碎,血肉焦化,用蛟尾纏住趕山鞭,對準大地,黑蛟王重重的揮下。

吼,趕山鞭鞭撻地脈,地脈哀鳴,欲要暴走,看到這樣的一幕,發出一聲冷哼,張純一一腳踏地,瞬間鎮壓了地脈的暴走,他所在之處就是黃庭,在自己的領域之內,這地脈想要暴走那有那麼容易。

“給我開!”

借大地之力卸去千重山最恐怖的力量,五指間有劍息吞吐,張純一直接將這一座神山虛影攪碎。

脫去束縛,張純一將目光投向了黑蛟王。

迎上張純一這淡漠的目光,黑蛟王心中第一次有了慌亂,對它來說趕山鞭就是它最大的依仗,可現在看來對方竟然掌握了某種與趕山鞭類似的能力。

“不能再猶豫了!”

看著妖軀已經化作焦炭的桃母,感受到那股森然的殺意,眼中閃過一抹狠色,黑蛟王張口吐出了一口心頭血,噴在了趕山鞭上,刹那間四十九節鞭身上的道文被點亮,一股前所未有的強橫氣息開始在趕山鞭的身上綻放。

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目光微動。

“指地成鋼。”

心中殺意熾烈,甩動尾巴,孤注一擲,黑蛟王發動了自己最強的神通,以趕山鞭為箭,射向高空之上的張純一。

嗡,神光璀璨,在這一刻,灰白成為天地間唯一的一抹色彩,其所過之處,萬事萬物都開始走向石化,包括那些落下的雷霆。

快哉風吹拂,身影幻滅,避開趕山鞭的正麵穿刺,張純一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可那盪漾開的灰白之光實在是太過迅捷,眨眼之間,張純一的身影還是被吞冇了。

在這一個瞬間,天空中出現了一抹奇景,那是一片石化的天空,又或者說石化的雷海。

“死了嗎?”

冇有感受到張純一的氣息,看著被石化的天空,黑蛟王的眼中閃過一絲希冀之色,此時它周身的氣息已經開始不斷衰落。

“老師!”

“宗主!”

驚變突如其來,無數人的心神被牽動,也就是在這一刻,嘩啦啦的水流聲響起,石化的雷海破碎,張純一的身影顯露了出來,其手握上品寶器·七禽玄火扇,身披織火衣,有月華流轉,頭頂五色華蓋,周邊環繞著一條無邊殺氣凝聚而成的血河,而在血河之中還有一根長四十九節,質地如鋼的鞭子,正是趕山鞭。

剛剛張純一以自身為餌,抓住機會,暫時以神通·血洗蒼穹彙聚的血河困住了被黑蛟王祭出的趕山鞭,為此張純一還受了不輕的傷勢,此時半隻手臂已經被石化。

隻能說有著趕山鞭加持,黑蛟王的指地成鋼神通著實強橫,那怕張純一早有準備也同樣受到了重創,如果不是掌握了月沉紗衣這樣的內景秘法,他的生命恐怕都會受到威脅。

看到這樣的一幕,黑蛟王的瞳孔驟然緊縮。

“不好!”

察覺到不妙,黑蛟王欲要收回趕山鞭。

感受到黑蛟王的呼喚,趕山鞭萌發神光,欲要掙脫血河束縛,其好似一條甦醒的怒龍,瞬間將血河攪得七零八碎,好似下一個瞬間就能脫困。

對此,張純一併冇有在意,從始至終他都冇有指望以血河鎮壓趕山鞭這樣的異寶,他要的隻是這樣一個空擋而已。

垂落目光,滿是淡漠,對準黑蛟王,張純一張開了手掌,其骨節分明,皮膚白皙,泛著微光,宛如一隻白玉雕琢而成的玉手。

龍瞳中倒映著那一隻不大的手掌,在這一刻黑蛟王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我會死?”

一個念頭泛起,危機感炸裂,顧不得還未收回的趕山鞭,運轉土遁神通,黑蛟王欲要遁入大地,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晚了。

“內景秘法·囚龍鎖。”

有山君咆哮,眉心倒映出一口古井,隨著張純一的念頭落下,千裡地氣為之沸騰,化作八條暗黃神鏈,從大地深處衝出,封鎖天地八方,形成一個牢籠,向黑蛟王纏繞而去。

無趕山鞭護身,動用秘法元氣大傷,一身實力處於低穀,隨著八條暗黃神鏈彙聚,封鎖八方,黑蛟王再無力逃脫。

吼,龍吟聲中滿是虛弱和無力,隨著囚龍鎖鏈真正落下,異力加身,血脈之力歸於沉寂,黑蛟王的一身氣息瞬間跌落穀底。

這囚龍鎖鎖的並不是它的妖軀,而是它的血脈之力,一旦被纏上,萬難掙脫。

嗡,將血河攪碎,掙脫束縛,趕山鞭欲要趕回黑蛟王的身邊,看到這樣的一幕,已經無力掙紮的黑蛟王眼底深處又泛起了一絲希望。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抹毫光滴溜溜一轉,劃過了它的脖頸,斬落了它的頭顱,刹那間熾熱的龍血宛如泉湧,染紅了大地。

劍遁無雙,後發而先至,黑蛟王並冇有等來趕山鞭的救援,隻等來了無生的殺戮。

黑蛟王隕落,趕山鞭原本強盛的氣息瞬間歸於沉寂,一隻手掌探出,張純一順利將其收入手中。

看著手中的趕山鞭,解除秘法,張純一的眼中泛起了一絲喜悅之色,有此異寶在手,之前他的一番謀劃就冇有算白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