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34a910064b611838e796d764fa7e95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五蝠山,山勢奇險,如孤月之牙,帶著明顯的弧度,其背陰一麵光滑如境,多洞穴,內棲蝠妖。

山頂,陰風陣陣,一團黑灰色的火焰正在熊熊燃燒,散發著不詳的氣息,而時不時就有蝠妖從山外歸來,它們帶著各種各樣的獵物,作為祭品投入火焰之中,助長著火焰的威勢。

“運道變幻無常,我寄運於蟬王,所有破除此運者都會與我產生交彙。”

“以運為引,以殃火為索,以命為祭,化運為厄,我欲以命換命。”

眼中倒映著升騰的火焰,乾癟的妖軀膨脹,手握五蝠權杖,鑲災蝠一步步走進了殃火之中,此火為運道之火,象征不詳,曾有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說法。

在這一刻,兩股無形的氣機蔓延,以運為引,欲要勾連斬斷蟬王之運的始作俑者,但隨著一聲佛號響起,有一股氣機被扭曲,始終未能找到目標,最終隻能無奈消散。

而另外一股則無儘蔓延,跨越了空間的阻隔,與另外一個目標勾連在了一起。

感受到這股氣機的變化,盤坐於殃火之中,鑲災蝠的眼中有森然的殺機顯露,在這一刻,透過運道的勾連,它隱約看到了一個靜誦道經的模糊人影。

“果然是人類修行者,我必要你不得好死。”

心中殺意熾烈,任由殃火灼燒己身,鑲災蝠再次催動了鑲災法種,頓時一顆血色星辰從它的頭頂升起,散落不詳的光輝,此法種可化災劫為星辰,鑲嵌於天,映照一地。

“鑲災·小三災之術,災星高照,一日當有刀兵起,傷其身。”

口誦道文,取出一把匕首,麵不改色,鑲災蝠將其插入了自己的心臟。

與此同時,遠在數萬裡之外的龍虎山中,張純一突然感受到一陣心神不寧,從修煉的狀態中跌落。

“這種感覺···”

心神不寧,看向外界,張純一睜開了雙眼。

身形一閃,張純一離開了黃庭福地,而來到外界,他心中那種不詳的預感越發強烈,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狂風捲起,一把斷劍突然從天而降,斬向了他。

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眉頭微皺,從這把劍的形製來看應該是某個龍虎山弟子折斷之後、丟棄的廢劍,本不該出現在這裡。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雷光炸響,紅雲的身影浮現,直接將這一把廢劍化作了湮粉。

“這似乎並不是單純的巧合,而是有人在詛咒我。”

念頭轉動,張純一心中產生了某種猜想,而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類似的事情不斷重複發生,這進一步驗證了張純一的猜想。

“我有刀兵之禍加身,躲在黃庭福地之中可以規避,不過這恐怕隻是一個開始。”

眼看紅雲再次出手,張純一若有所思。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張純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錯愕之色,因為就在剛剛六耳煉器失敗,竟然被器物碎片傷了自己的妖軀。

要知道六耳現如今的九轉玄功已經修煉到了第八轉,妖軀強橫如寶器,那有那麼容易被擊傷,但這樣的事情現在就是發生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六耳等妖物與我是一體的,如果我受到了詛咒,那麼它們也有可能受到波及。”

想到某種可能,張純一眉頭越皺越緊,雖然黃庭福地可以躲避災禍,但張純一可不願意一直這樣躲下去。

看著這樣的張純一,口中發出一聲輕咦,紅雲的小臉上滿是沮喪之色,它曾動用中品法種·消災的力量想要為張純一化解災厄,但失敗了。

“詛咒或命運類神通很少見,能掌握的人或者妖並不多,而根據紅雲所言,它嘗試為我消災時曾見我頭頂有一顆血色災星高懸。”

“這樣看來對我動手的大概率就是南荒大山深處的鑲災蝠,至於原因則有可能是因為寒蟬王。”

勾連種種線索,張純一猜到了某種可能。

“既然我暫時冇有辦法化解這種詛咒,那麼就去解決施展詛咒的妖物。”

心中殺機熾烈,張純一再次起身走出了黃庭福地。

“鑲災蝠。”

眺望南荒深處,讓紅雲喚來快哉風,張純一的身影消失不見,而這個時候六耳也帶著一臉晦氣趕了過來。

這一次嘗試煉製上品寶器,它本來已經看到了成功的可能,卻莫名其妙的失敗了,這讓它心中很是鬱悶,而得知這可能是有人在背後使壞之後,它心中的怒火更是燃起三丈。

一天一夜的時間悄然過去,當太陽再次升起的時候,盤坐於殃火之中,心臟處插著匕首,鮮血依舊在流淌的鑲災蝠再次睜開了雙眼。

“第二日當有瘟疫來,百病纏其身。”

小三災之術再次運轉,在這一刻,胸口的傷口化膿,散發出惡臭,鑲災蝠的生命氣息猛然衰落下去。

與此同時,端坐於雲端之上的張純一突然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不舒服。

“果然還有後續。”

百病纏身,劇烈的咳嗽著,看著掌心的那一抹鮮紅,張純一的眼中滿是冷冽。

咦,看到這樣的一幕,臉上滿是擔憂之色,紅雲連忙喚來了春風,想要為張純一緩解一些痛苦。

“找到它,殺了它。”

再次咳血,張純一開口說道。

雖然說因為小和尚的話他對這南荒之地生出了些許顧忌,但既然有人要找死,他自然會成全對方,而且根據他的推測,此時這南荒真正讓他顧忌的妖物還冇有出現。

聞言,六耳默默的點了點頭,在這一刻一向溫和的紅雲心中也有熾熱的殺意滋生,五色雷光炸響,全力催動快哉風,紅雲將自身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來到了這南荒深處之後,它已經能隱約感受到那股災禍氣息的來源了,在這一刻,它心中的殺意前所未有的熾烈。

不多時,帶著張純一和六耳,紅雲來到五蝠山附近。

“形如孤月之牙,果然是五蝠山。”

站在雲端之上,眺望那座造型怪異的山峰,張純一週身的氣息開始升騰。

“雖然無懼,但在這南荒深處行事還是要小心一些。”

進入妖化狀態,揮袖,張純一灑落漫天瞎火,下一個瞬間,整個五蝠山的天都暗了下去,與外界隔絕了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