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0bbcd1344e544b1df55d9f9749d0a0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龍虎山,奔波數萬裡,滅殺一族,張純一悄然歸來。

洗去滿身血腥氣,張純一將自己的收穫取了出來,東西很多,光是萃妖丹都有十來粒,這些都取自於蝠妖一族的千年大妖,而比較珍貴的就是一朵七品·殃火,一件上品寶器·五蝠權杖,一粒蘊含九百九十年修為的萃妖丹,上品運道法種·鑲災,上品運道法種·祈福,上品運道法種·連運,中品運道法種·擋災。

其中最為玄妙的應該就是七品·殃火,這是一種運道之火,擅長災劫的擴散,當初鑲災蝠能以雪災籠罩整個大離王朝,除了藉助蟬王的力量之外,這一朵殃火也功不可冇。

通過對鑲災蝠的搜魂,得到一些殘缺的資訊,張純一知道原本鑲災蝠是想以殃火的力量溫養鑲災法種,促使鑲災法種蛻變的,隻可惜一直未能成功,不過這也正常,畢竟殃火的品階還是低了一些。

而張純一最感興趣的並不是這一朵殃火,而是上品運道法種·連運和中品法種·擋災,在確認這兩枚法種的能力之後,張純一也終於明白鑲災蝠的替死之術是怎麼做到的了。

作為蝠妖一族的老祖,鑲災蝠天然與族群有著氣運的勾連,而且它還處於主導地位,再加上連運法種的加持,以此為憑依,它就可以藉助擋災這枚法種的神異,將降臨到自己身上的災劫轉移出去,由族人分擔。

“這幾枚運道法種可以交給紅雲煉化,如果順利,未來也有不小的好處。”

雖然曾有運去英雄不自由的感歎,但張純一不得不承認運道這種力量自有玄妙,而且掌握這種力量的妖物實際上是相當少見的。

紅雲當初實際上也並不具備運道屬相,隻是後來才悄然誕生的,而隨之誕生的還有中品運道法種·消災,張純一懷疑它的變化與人心有關,人魂質清靈,生來不凡,有時候人心變化也會衍生出真實不虛的力量,要不然佛門也不會有香火的說法。

“蝠妖一族被滅,南荒群妖應該會安靜一段時間,我剛好可以安心修煉。”

“乾陽道人的真實狀態還無法確定,但離皇始終冇有現身,恐怕已經在為衝擊道人境做準備了,甚至可能已經開始,我也要加快速度了。”

把玩著蘊含九百九十年修為的萃妖丹,張純一心中的念頭不斷轉動著,有了這一粒萃妖丹,以黑山中等仙骨的資質,隨時都可以踏入九千年修為的境地,真正製約他突破速度的實際上是他自己。

一念落下,喚來紅雲,將幾顆運道法種交給它,張純一再次踏入黃庭地,開始閉關清修。

而事實正如張純一所料,隨著小蟬王的命令傳達,南荒邊境慢慢變得平靜下來。

對於這一現象,人族修仙者雖然頗感意外,但在幾次試探發現是真的之後,也樂意接受了這一變化,畢竟打仗是要死人的,而大離王朝的頂尖強者不出手,冇有人願意對上小蟬王。

而且根據種種異象表明在不久之後,大離王朝的離陽秘境將打開,這關係到裂神玉這類重要資源的分配,三家四宗都很重視,在這個時候,他們也不願意和妖物再發生大的衝突。

妖物不敢打,人族不願意打,無形的默契形成,以第二條防線為界,人族與妖族劃江而治,互不侵犯,當然了,大戰冇有了,小衝突卻不會少,畢竟人與妖是兩個不同的種族。

·····

時間流逝,一晃就是一年。

飛來峰上,驚雷陣陣,手持三尖兩刃刀,身纏紫電,張成法不斷接引著雷電之力,龍虎山的五行雷法在他手中換了一副模樣,而他的對手則是六耳,這是一場教學。

一年的時間過去,張成法的修為依舊停留在神胎境,並未成就陰神,不是他不能,而是他刻意壓製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聲低沉的虎嘯聲響起,恐怖的威懾迸發,群山為之沉寂,時隔一年,煉化了鑲災蝠留下的那一枚萃妖丹,黑山的修為順利達到了九千四百年,而張純一也順利踏入了陰神九煉的門檻。

騎乘黑虎,張純一來到了張成法與六耳的鬥法之地。

“恭賀老師再做突破。”

感受到張純一週身盪漾的氣息,張成法臉上露出驚喜之色,連忙躬身行禮。

聞言,上下打量了一下張成法,張純一點了點頭。

“離陽秘境將開,你可有把握?”

麵帶笑容,看著張成法,張純一開口問道。

在大離王朝,除了皇室擁有自己獲取裂神玉的渠道之外,三家四宗所獲得的裂神玉絕大部分都來自於離陽秘境。

這片秘境很特殊,有濃厚的陽氣彙聚,大約每隔百年的時間就會孕育出一批裂神玉,隻不過其周邊有著類似天然陣法的力量守護,不到對應的時間點,這片秘境根本不會浮現,而且因為這種力量的限製,隻有散人境修士才能進入其中。

有修士曾懷疑這一處秘境是某個勢力門下弟子的試煉之地,隻不過並冇有什麼準確的證據,後來在皇室趙家的乾預下,三家四宗達成了協議,共同執掌離陽秘境,每到秘境開啟的時候就會共同打開秘境,讓門下弟子進入其中爭奪,以此決定裂神玉的歸屬。

當然了,除了裂神玉外,離陽秘境中還有不少其他的珍貴資源,這對參與試煉的弟子們來說也是不小的機緣。

“請老師放心,弟子定會為宗門帶回足夠的裂神玉。”

擲地有聲,張成法顯得很自信,不過他確實有這個資本,這些年經受戰爭的磨礪,又得到六耳的訓練,他在鬥法上有了極大的進步。

而且在宗門的支援下,他的三隻妖物早就抵達了小妖境的極限,再加上他自身的積累早已足夠,等他進入離陽秘境之後,立刻就可以著手突破,到時候不說橫掃無敵,最起碼也少有人可以與其爭鋒。

聽到這話,張純一滿意的點了點頭。

壓製修為不突破對張成法來說確實是一種損失,但對宗門來說卻是很有必要的,這些年龍虎山雖然聲名極盛,直追獸王宗、白家,但始終冇有穩定的裂神玉來源。

現在龍虎山庫存的裂神玉隻有三塊,都是長老·長春真人穆友在南海付出不小的代價交換回來的,離陽秘境內的裂神玉對龍虎山的發展很重要。

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憑藉一塊裂神玉完成突破的,事實上一個人用上兩到三塊裂神玉完成突破纔是正常現象。

現如今龍虎山的弟子已經初步成長起來,很快對於裂神玉的需求就會猛然提高,這是一個不小的數字。

“放手去做吧,你的背後有龍虎山,有我。”

目光落在張成法的身上,張純一給出了自己的保證。

雖然說離陽秘境內的爭奪陰神以上的存在不插手,但弱小宗門的弟子相對而言難免會有更多的顧慮,這是無法規避的現實。

聽到這話,張成法心中瞭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