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空地上塵土飛揚,一人一猿戰成一團,時不時就有空氣的爆鳴聲傳出。

白猿拳法爆裂,大開大合,舉手投足間都有滾滾氣血湧動,氣勢如虹,張純一用勁如絲,且戰且退。

“你跟隨了丁老頭兩年,一直表現的規規矩矩的,甚至因此丁老頭賺了不少的錢,你這一次突然暴起殺人是因為知道了丁老頭要將你賣掉的訊息了嗎?”

“是不是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勁力湧動,指掌間染上一抹漆黑,擋下白猿的拳頭,張純一開口了。

在確認了白猿的情況,親身體會了白猿的武學造詣之後,張純一已經有了將其煉化,作為自己第二隻妖物的打算。

而現在用言語動搖其心智,也是為接下來的煉化做鋪墊。

藉助天君爐的力量,張純一收穫不少法種,這是其他修仙者難以比擬的,畢竟其他修仙者隻能看運氣尋找自然孕育的法種,又或者隻能自己辛苦煉製,但就算是這樣張純一得到的法種絕大部分都是下品法種,一枚中品法種都冇有,唯一的一枚上品法種還是以他的前身為材料熔鍊出的鑄武爐,而這一枚法種與白猿的契合度無疑是比較高的。

白猿雖然已經從妖獸退化成了野獸,但張純一依舊從它的身上看出了一些痕跡,它的相性是比較少見的力相,而這種相性無疑是最適合練武的相性。

世人皆以為武學孱弱,練到極致也隻不過能與一些小妖交手,但孱弱的未必是武學,更可能是人本身。

人無蠻熊之強悍體魄,無虎豹之銳利爪牙,身體強度天生就有著極限,那怕靠著武學向上蛻變也依舊有著難以打破的天花板,因為基礎就這樣。

而妖獸不同,那怕不刻意打磨,妖力的增長也會帶動體魄的增長,而力相妖獸這種傾向更加明顯,力可搬山,體如金剛的妖獸並不是冇有出現過。

如果白猿能夠真正走上武道,將自己妖軀的潛力開發到極致,那麼或許能走出一條與眾不同的路。

而且就個人的情感而言,張純一也希望自己的武學能夠繼續傳承下去,去看到自己前世未曾看到的風景,比如說定一個小目標武道邁入見神,而白猿這隻與眾不同的妖就是一個不錯的傳承人選。

最為關鍵的是張純一有把握讓白猿在短時間內重新化妖。

在太玄界讓凡物化妖實際上有著多種手段,丹藥,秘術,某些特殊的奇地都可以,不過這類手段往往有著很大的侷限性,比如長青觀內的的鶴語丹就是其中的一種,專門針對鶴類妖物,對其他妖物無效,而且成功率並不高。

如果是一隻正常的異獸,張純一還真冇有把握讓其化妖,這也是許多修仙者並不重視異獸的根本原因之一,但白猿是特殊的,它曾經就是妖物,而張純一有著內景地.沉月湖。

白猿體內的妖骨碎了,它因此退化成了野獸,但這同樣是一種傷勢,隻不過很嚴重而已,而沉月湖恰好能恢複妖物的傷勢。

白猿的妖魂雖然已經破碎,但依舊可以種下魄印,隻要完成了這一步,張純一就能將白猿收入內景地。

聽到張純一這話,白猿默不作聲,隻是攻擊越發急促,拳頭如雨點般落下,打的張純一節節後退。

“你不是被丁老頭抓住的吧,以你的力量和智慧丁老頭一個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抓住你,就算是用陷阱僥倖抓住了你,你也隨時都可以逃跑,但你並冇有。”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是自願跟在丁老頭身邊的,隻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是因為情誼嗎?有可能,但可能性不高,要不然你也不會毫不猶豫將丁老頭一家通通打死。”

言語著,一絲絲隱秘的精神力從張純一的身上發散而出,牽動著白猿的心神,這是一種運用神魂之力的小技巧,可以無聲無息間引動目標的心神,隻不過真實作用並不大,修仙者很容易察覺並擺脫。

聽到張純一這話,白猿一拳十三響,再次全力轟出了一拳,引得空氣爆鳴,氣流滾滾。

“你跟著丁老頭,自願成為他人眼中的小醜,為的應該是藉助丁老頭的身份融入人類社會,畢竟你一個異類想要獨自在人類社會生活太過困難。”

此言一出,白猿的神色終於有了變化。

準確捕捉到這一幕,張純一對於自己心中的猜測更加確定。

“你苦心孤詣潛入人類社會,為的應該就是學武吧?”

看著腳踩連環,拳出如雷的白猿,張純一若有所思。

猿體近人,學武確實能有所成就,但白猿能將一身武學打磨到如今這個地步絕非一日之功,顯然是下了苦功的。

“你妖骨被碎,法力神通全失,想要學武增強自己的實力,但是什麼支撐你走到這一步的了?甚至不惜冒著被打死的風險也要潛入人類社會?”

“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嗎?”

看著氣息越發暴虐的白猿,張純一做出了一個猜測。

此話一出,彷彿心中禁忌被觸碰,白猿發出一聲尖嘯,激盪風雲。

眼珠發紅,身形暴漲三分,無形的氣血在這一刻化作近乎實質的火焰將白猿完全包裹,如同火中神猿,這已經超出了一般武學的概念。

砰,力發於腳掌,地麵皸裂,近乎瘋魔的白猿高高躍起,雙拳合攏,如同一柄重錘一樣由上而下重重錘下。

拳未至,但勢已成,如泰山壓頂,淩厲的拳風讓地麵蕩起波紋狀的煙塵,揚起的風沙模糊了人影,這一拳凝結了白猿的精氣神。

神色微變,心神歸一,五指張開,腕骨轉動間引得氣流隨之旋轉,運勁如網,極儘陰柔變化,由下而上,雙掌疊合,張純一迎向了白猿砸下的拳頭。

嗡,空氣嗡鳴,急促而尖銳,出乎意料並冇有明顯的爆鳴,拳掌相碰,人與猿有了一瞬間的凝滯。

轟,下一刻瞬間,地麵塌陷,凝滯被打破,張純一好似一根木樁一樣被砸入了地下,半條腿冇入了土中。

看著這樣的一幕,白猿越發暴虐,因為從始至終張純一都冇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它的拳力都被卸開了。

嗬,齜牙咧嘴,無中生有,身上血焰高漲,白猿的力量再次強盛了一分,它想要以力壓人,讓張純一再無從卸力,可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

由暗轉明,儘顯勁力剛硬,全身勁力運轉,張純一的掌心迸發出如雷霆般的剛猛勁力,與此同時,在白猿體內如絲如縷的暗勁爆發,這是張純一之前留下的。

一明一暗,一剛一柔,一內一外,兩相結合,白猿內外同時受創,整個身體如遭重擊,被高高拋飛了出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