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dd5e3f7defead305c8409aa3d3de8e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朱雀福地,穿過梧桐林,趙無極來到了一方火池前,這些年他一直在這一方福地修煉,對於這個地方他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有著福地庇護,他就算是在這裡嘗試衝擊道人之境,外界也不會生出感應。

火池之上,金蓮盛開,一赤袍道人盤坐其上,其骨瘦如柴,血肉乾癟,眼眶內空蕩蕩的,眼珠已經消失,渾身都散發著一股腐爛的氣息,好似一具死去多時的乾屍,唯有頭頂有一根青絲勾連,不知蔓延向何處,為其保留了一點生命氣息。

看著這樣的道人,趙無極跪倒在地。

“獸王宗肖碧雲晉升道人境在即,還請老祖出手!”

以頭搶地,運轉秘法,趙無極發出了神魂之音。

下一個瞬間,陰冷的氣息瀰漫,有靈魂哭嚎的聲音迴響,空蕩蕩的眼眶中燃起兩簇赤色火焰,本該已經死去的道人重新抬起了頭顱。

“肖碧雲,原來是這個小娃子,能逼得你將我喚醒,看來她真的快要成功了。”

沙啞的話語聲響起,趙乾陽的話語中有著掩飾不住的疲憊與虛弱。

道術·命懸一線,此法可以為修仙者留下最後一線生機,讓其維持在假死的狀態,不過相應的,修仙者每時每刻都要承受烈火焚神的痛苦,一旦承受不住,這一道術就會失效。

當初動用迴光返照神通伏殺寒蟬王歸來,知道自己的一身傷勢已經無法逆轉,趙乾陽就對自己施展了命懸一線道術,為的就是為趙家留下最後一張底牌。

“此次出手之後,我就會真正死去,以後趙家就要靠你了。”

目光落在趙無極的身上,趙乾陽發出了一聲歎息,有遺憾也有解脫。

聞言,感受到趙乾陽身上那股濃鬱的化不開的死意,內心被觸動,趙無極再次將頭磕在了地上。

“後輩子弟不肖,累老祖至此。”

話語中帶上了幾分哽咽,作為離皇,趙無極對命懸一線這一道術要付出的代價心知肚明,那是將神魂當做燈油一樣在熬。

聽到這話,看著好似真情流露的離皇,趙乾陽擺了擺手。

“記住,不要讓趙家亡在你手裡,關鍵時刻你可以捨棄大離王朝,帶著族人返回中州。”

話語聲落下,冇有再多說什麼,頭頂青絲斷裂,肉身徹底腐朽,趙乾陽的陽神從腐朽的身軀中走出,化身朱雀,裹挾火海沖天而起。

“不肖子孫恭送老祖。”

看著趙乾陽遠去的身影,趙無極再次將頭磕在地上,此時此刻,他臉上的傷感已經收斂,隻剩下一片冰冷,他知道這一去趙乾陽就再也回不來了。

······

蕩雲山脈,萬裡風雲被攪動,獸王宗上空的漩渦越發龐大,鯨吞著四麵八方的靈機,好似冇有儘頭。

沐浴其中,不知吞噬了多少靈機,以一點夢之真意為根基,統合萬年修為,一顆圓滾滾的大丹緩緩在六尾妖狐的體內凝聚。

吼,放聲咆哮,有恐怖的威懾從狐妖體內迸發而出,與天地交感,乾涉萬裡天象,看到這樣的一幕,眾人明白這一隻狐妖真的要成就妖王了。

而在狐妖的反哺之下,神魂急劇壯大,龐大的陰質不斷擠壓,以陽魄珠的力量為引,陰極陽生,一點真正的陽性本質開始在肖碧雲的神魂深處誕生。

原本冰冷的神魂中傳來一陣暖洋洋的感覺,如沐溫泉,察覺到這樣的變化,肖碧雲有發自內心的喜悅迸發,這代表她已經邁過了最重要的關口,隻要進一步打磨,等真正穩定下來她就算真正踏入了道人境,自此以後天地大不相同。

但就在這一個瞬間,冥冥中的殺機落下,自身神通被觸發,肖碧雲看到了自己的死相。

與此同時,尖銳的啼鳴聲響徹在天地間,天邊被赤色染紅,一隻朱雀身化神光,其中隱約浮現出一杆大旗之影,自遠方激射而來,其所過之處,天空被撕裂,留下難以癒合的傷痕。

“趙乾陽?不!”

明白了什麼,心中的危機感炸裂,顧不得境界有可能跌落,鼓動渾身力量,肖碧雲欲要全力催發自身神通,但此時她的六尾狐妖正處在妖力質變的關鍵時刻,想要催發神通難免會有滯礙,而就是這一瞬間的滯礙讓她失去了反擊的可能。

哢擦擦,朱雀神光璀璨,有無可匹敵之勢,瞬間洞穿了獸王宗的大陣,然後在無數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刺穿六尾妖狐的胸膛,將其釘死在獸王宗的升龍峰上。

“趙乾陽,你明明已經陷入假死狀態,怎麼可能這個時候出現,你不想活了嗎?虛實顛倒。”

發出痛苦的哀鳴,狹長的狐眼中滿是痛苦之色,看著刺穿自己胸膛的朱雀焰光旗,遲滯的神通運轉,肖碧雲欲要化實為虛,抹去自身的傷勢。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輕歎響起,一道虛幻的身影從巨化的朱雀焰光旗內脫身而出。

“到了這個時候再掙紮又有什麼意義了,煮海。”

看著還在掙紮的肖碧雲,感受到自身所剩不多的力量,趙乾陽再次催發了神通,下一個瞬間熾熱的火焰從朱雀焰光旗內湧出,席捲四方,化作一片火海,徹底將肖碧雲所化的六尾妖狐籠罩,焚燒著她的妖軀。

雖然自身狀態極差,僅有三擊之力,但趙乾陽把握住了最好的機會,一擊就決定了勝負,早一點、晚一點,以肖碧雲神通的詭異都有可能活下來。

啊,龐大的妖軀被釘死在升龍峰上,又被熾熱的火焰灼身,六尾妖狐肆意的宣泄著力量,但根本掙脫不得,而其他獸王宗修士那怕想要出手救援,可一時間根本破不開火海。

“趙乾陽,你想要我死那有那麼容易,入夢。”

眼中妖異的紫光流轉,顧不得自身神魂與趙乾陽的巨大差距,肖碧雲催發了入夢神通,既然她的妖軀已經被釘死,那麼就用神魂之力博出一線生機。

雖然說作為老牌陽神,趙乾陽的神魂必然要比她強上很多,但她掌握夢道之力,未必不能死中求活。

“你···你要死了?”

順利入夢趙乾陽,察覺到趙乾陽的真實狀態,肖碧雲心神動盪。

聽到這話,於夢中凝聚出身形,趙乾陽對著肖碧雲灑落一笑,對他來說死真的是一種解脫。

“是啊,我要死了。”

冇有做任何的遮掩,趙乾陽坦然承認。

而隨著他的話語聲落下,夢境坍塌,熾熱的火焰席捲而來,將兩人的神魂完全籠罩。

“趙乾陽,你真的好狠。”

看著同樣深陷火海的趙乾陽,肖碧雲頓時明白了什麼。

“你死也要托我下水,為的就是你趙家的江山吧,既然我無活路可走,那麼你趙家也彆想好過。”

知道落入陷阱的自己已經無路可走,冇有再做無謂的掙紮,肖碧雲再次運轉了一道夢道神通·夢裡留影。

察覺到這樣的一幕,趙乾陽發出了一聲歎息,不過他並冇有出手阻止,他已經無能為力。

在這一個瞬間,許多人都被拖入夢境,在夢中他們隱約看到了一片赤紅火海,內裡有兩道人影同時被焚燒成灰,一位是肖碧雲,一位是趙乾陽,有人不明所以,有人隻以為是虛幻,但也有人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