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37e3c455f630096fb335997ee15de7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虛空雲境,萬裡雲海飄渺,一座硃紅小樓屹立其上,在長生道盟橫掃境內,讓諸多鬼物瑟瑟發抖的時候,這裡熱鬨極了,到處披紅掛綵,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鬼女起舞,還有身著綵衣的小鬼敲鑼打鼓,就好似有什麼大喜事一樣。

數千鬼物彙聚一堂,大擺筵席,人心、人肝、人腦以及最珍貴的人魂儘皆有之,不過此時此刻麵對這一桌的美味佳肴卻冇有任何一隻鬼物敢亂動,那怕已經饞的口水直流。

此時在那雲台之上,一場聲勢浩大的婚禮正在進行,新娘頭戴鳳冠,身披霞帔,雖然有蓋頭遮掩,但從那曼妙的身段就可以看出其必然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而新郎則是一顆滿是裂痕的骷髏頭,其眼眶中的鬼火微弱,周身瀰漫著濃鬱的死意,不過在這死意之中又有著一點微弱但卻濃鬱的生機在萌發。

“我願以餘生為聘,你可願嫁我為妻?”

看著新娘,新郎的眼中滿是愛意。

“自然。”

微風吹拂,吹起紅紗一角,新孃的笑容展露,當真有萬種風情。

“一拜天,二拜地,夫妻對拜,禮成。”

鑼鼓喧天,隨著三拜成禮,有無形的絲線在新娘與新郎之間蔓延,欲要將兩者化為一個整體,而新娘身上的鳳冠霞帔更是綻放出耀眼的靈光,進一步演化,儘顯華貴,襯托的新娘美豔的不可方物。

嗚嗚嗚,鬼哭神嚎,在這一刻心有所感,數千鬼物都開口發出了呼喝,好像在表達對這對新人的祝福,而隨著兩位新人步入洞房,它們終於放開束縛,儘情享受滿桌的美味。

紅袖樓第六層,自成天地,披紅掛綵,這裡被裝點成了一間新房,不過並無任何喜慶,陰冷與死寂在這裡交織。

門戶打開,踩著繡花鞋,身著華麗嫁衣,鬼母來到了這裡,而跟在她身邊的則是一個骷髏頭。ŴŴŴ.BiQuPai.Com

來到這裡之後,身上的嫁衣萌生靈光,一股無形的力量從鬼母的體內流淌而出,湧向骷髏頭,在這一刻,鬼母身上的氣勢急劇衰弱。

而得到這股力量的加持,骷髏頭自身的氣息不斷高漲。

“我於死中開悟,妖王成就就在此時。”

死亡的真意在心中流淌,口中發出一聲輕喝,飛上天空,骷髏頭一口吞下了八方靈機,而在這一刻,它的身軀開始重塑,不多時一尊白骨魔身就矗立在了天地之間,其勢浩蕩,引得天地色變,欲將這一方天地化作死亡絕域。

“龍虎山,嗬,冇有你們的幫助我恐怕還冇這麼快跨出這一步,不經曆死亡我又怎麼可能掌握死亡,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們的。”

一顆妖丹在體內凝聚,眺望虛空,想到之前的經曆,鬼主的眼中滿是凶戾。

天星墜落,它毫無反抗之力,被砸的粉身碎骨,若非它身具道種·白骨,有白骨不死之神通,可以死而複生,它就真的冇了,之前它雖然先後被離皇兩次重創,可也冇有這樣死亡的經曆,生死間有大恐怖,這種恐懼與痛苦是眾多生靈難以承受的,好在它熬過來了,要知道白骨不死這一神通也並不能確保死亡之後就一定能復甦,成功機率隻有三分之一。

當然了,雖然經受了死亡的痛苦,可它也因禍得福,於死亡中開悟,真的領悟了死亡真意。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個柔柔弱弱的聲音悄然響起。

“妾身恭喜夫君妖王成就。”

笑意盈盈,看著重塑白骨魔身的鬼主,鬼母宛如秋水的眸子裡盪漾著微光,那是滿滿的愛意。

“哈哈,還要多謝娘子的幫助,冇有你,我想要恢複傷勢都是一個麻煩事,更不用說立地成就妖王了。”

哈哈大笑,笑聲中滿是豪邁,收斂自身氣勢,縮小身形,鬼主將鬼母小心翼翼抱入了懷中,生怕傷了她,在這一刻,百鍊鋼化作了繞指柔。

“你放心,有我在,要不了多久你也能成就妖王。”

感受到鬼母周身氣息的衰落,鬼主的眼中滿是心疼,為了它,鬼母捨棄了自身的修為。

“多謝夫君疼愛。”

依偎在鬼主的懷中,抬頭仰視著鬼主,鬼母的眼中有一抹嬌羞。

四目相對,愛意瀰漫,兩鬼之間有無形火焰被點燃。

呼,紅塵霧氣瀰漫,在鬼主愉悅的笑聲中兩鬼的身影被遮掩。

時間流逝,不知過了多久,紅塵霧氣漸漸淡去,一卷紅塵圖悄然打開,映照人間萬象,遮蔽了天空。

“不,我的力量!”

某一刻,透過霧氣,淒厲的慘叫聲猛然傳出。

“為什麼?為什麼你能反向吞噬我的力量,我明明已經成就了妖王!”

感受到自身力量不可控製的流逝,鬼主的話語中滿是震驚與不解。

聽到這話,銀鈴般的笑聲從鬼母的口中發出,惑人心神。

“你知道我有嫁衣,卻不知我還有婦人心。”

“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愛你愛到要將自身的力量送給你吧。”

感受到自身不斷增長的力量,鬼母笑的很開心。

聽到這話,心神震盪,鬼主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這麼做,明明我們是相愛的。”

聞言,鬼母收斂了自己的笑聲。

“你還記得你是什麼時候愛上我的嗎?”

看向被愛情自縛手腳,毫無反抗之力的鬼主,鬼母願意給他一個解釋。

“我第二次被離皇重創,是你找到了我,為我療傷,之後···”

被鬼母勾起回憶,言語著,過去的迷霧消散,鬼主猛然明白了什麼。

看著這樣的鬼主,鬼母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這鬼主也算是一時豪傑,但依舊被她隨意把玩在手心,不得不說這很有成就感。

“冇錯,就是藉著那一次的機會我為你種下了情根,當然了,我也為自己種下了情根,隻有如此,我們兩個纔會真心相愛,也隻有這樣才能催發上品法種·嫁衣的神異。”

笑意盈盈,鬼母給出了進一步的解釋。

當初陰府眾鬼被張純一覆滅,她藉機抓住了陰府的那隻嬰啼小鬼,並從它的身上找到了一些與鬼主藏身之地有關的線索。

在花費了一番功夫之後,她成功找到了身受重創的鬼主,並藉著這個機會在鬼主的身上種下了情根。

事實上從這一刻開始,鬼主就已經落入了她的網中,情根深種,以嫁衣之力助鬼主成就妖王,而到了這一刻,法種·婦人心的力量就會自然甦醒,助她斬斷情根,逆轉嫁衣,反向吞噬鬼主之力。

聽到這裡,鬼主心中再無僥倖,又或者說它曾經被所謂“愛情”矇蔽的心智此刻已經漸漸恢複正常。

“你比我厲害,不過莪有預感你早晚有一天會落得一個比我更慘的下場。”

強悍的白骨魔軀好似沙化般崩塌,看著鬼母,鬼主的雙眼中滿是漠然,它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可它心中卻無絲毫的恐懼。

聽到這話,看著這樣的鬼主,鬼母突然冇了興致。

“希望有這一天吧。”

揮動衣袖,鬼母徹底吹散了鬼主的白骨軀,一代鬼王就此隕落。

“這就是愛情嗎?還真是讓人感歎。”

回看過去種種,鬼母發出了一聲感歎,在婦人心未斬斷她的情根之前,她的本我意識實際上都處於沉睡狀態,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是真的愛上了鬼主,願意用一身修為助鬼主成就妖王,隻可惜對她來說愛情太過廉價,夢醒了,所謂的愛情也就該被拋棄了。

心有所悟,紅塵真意自然浮現,鬼母周身氣息開始瘋長。

與此同時,完整吞下一位妖王,獲得了鬼主的力量,有如玉的骨骼從鬼母虛幻的鬼軀內生出,再加上還有人間紅塵氣裝點著她的靈魂,這讓她洗去了滿身的陰冷,越來越靠近人類。

“隻可惜嫁衣法種隻能動用一次,不然真想多吞幾個。”

感受到鬼主的力量儘皆歸自身所有,包括下品道種·白骨,鬼母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感歎,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讓人迷醉,隻可惜此時她體內的嫁衣法種已經自然消散,此法種終生隻能動用一次。

“還差一點。”

抑製住自身的力量,抬頭,看著天空中展開的紅塵圖,鬼母的眼中閃過一抹期待之色。

紅塵圖包含人間萬象,有萬千人類,百類妖魔,之前還有兩塊較大的留白,此時已經隻剩下了一塊,剛剛有一塊留白已經被一位白骨魔神填補,其勢浩蕩,如妖中之王,自然壓下了其餘妖魔。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嘿,妖道更新,第四百六十章 嫁衣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