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f41825bad5c43f1e6bbd651ff3b856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星空變幻,時間流轉。

枯坐於落星穀內,眼中倒映著星空,莊元推算著種種可能。

藉助落星穀大陣之力,他順利擺脫了敖傑的追殺,可他也困住了自己,走進落星穀容易,走出落星穀卻很難。

“天留一線,這一座大陣以防禦和困殺為主,我想要走出這座大陣,隻能先走進這一座大陣的核心,那裡纔有出路存在。”

眼中的星空幻滅,一念泛起,莊元心中有了決定。

起身,順著自己推算出的道路,莊元向落星穀深處走去,而莊元的動作也引起了在外守候的敖傑的注意。

“果真要龜縮不出嗎?”

看著莊元逐漸隱冇的身影,敖傑內心有一股衝進去的衝動,可最終它還是按捺住了自己的衝動,盤踞於靈峰之上,一動不動。

雖然不精通,可敖傑對於陣道也是有一定瞭解的,它能看出這座大陣的不凡,如果強行闖陣,它確實能夠進去,但十有**是出不來的,甚至有很大機率觸發大陣的殺伐之力,到時候可真就生死難料了。

“我倒想看看我們誰熬得過誰。”

心中發狠,敖傑神念發散,監控著整個落星穀的動靜。

而另外一邊,走出一段距離之後,莊元再次停下了腳步,不知不覺間他好似走進了一片真正的星空。

虛空無垠,群星散落其中,偶有流星劃過,帶出璀璨的光焰,有一種靜謐和壯麗的美,不過莊元卻在這美麗的外表下感受到了極致的危險。

“我該怎麼出去?”

地煞術·神算運轉,種種痕跡映照於心,整片星空好似化作了一張棋盤,洞察危機,莊元找到了一條安全路徑,不過隨著其一步跨出,星辰移位,局勢大改,一顆流星的滑落軌跡偏轉,對著其猛然砸落。

“會死。”

死亡的陰影覆蓋,心中生出這樣的明悟,莊元雖驚不亂,在這一刻他的心反而前所未有的寧靜,星空如棋盤,牽一髮而動全身,真正可怕的並不是那明麵上的危機,而是那暗地裡的聯動,想要安全的走出這裡,必須要有走一步看十步的能力。

“在這裡。”

在千鈞一髮之際,莊元再次跨出了一步,一時間星象再變,扭曲流星軌跡,恰好與其擦肩而過。

“這片星空似乎本身就蘊含著某種陣道之理,窮究數算極致。”

剛剛度過一次生死危機,再看眼前這片星空,莊元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若能走出這片星空,我的陣道造詣恐怕會提升不少。”

一念泛起,感受到星空的變幻,把握住時機,莊元再次向前踏出了一步。

全身心投入其中,時走時停,有時駐足一年,有時連跨數步,隨著時間的流逝,莊元在這片星空中越走越遠。

不知過了多久,隨著一步跨出,景象變幻,莊元終於走出了這一片星空。

走出困境,莊元心中並無歡喜,更多的是一種悵然,在這片星空中他獲益良多,就好似有一個老師在教導他一樣,而他也很享受這種與星空博弈的感覺。

“十年!”

回首往昔,莊元發出了一聲輕歎,走出這一片星空花費了他足足十年的時間,不過相應的他的陣道境界也提升到了宗師的頂點,距離可以佈置道陣的大宗師已經隻有一步之遙。新筆趣閣

“果然並非天成嗎?”

壓下內心的一點感歎,看著出現在自己麵前的小院,沉吟了一下,莊元邁步走了進去。

初時不覺,可隨著對落星穀大陣越來越瞭解,莊元漸漸發現了不對,這一處大陣雖然形似天成,可卻過於完美,這反倒成為了一種人為的痕跡。

推開院門,一個不大的小院映入莊元的眼簾,小院內並無雜物,除了一間房屋之外,隻有一個涼亭,一張棋盤以及一個人影。

棋盤上黑白雙子交鋒,勝負未定,白子稍微占據了一點上風,而人影則是一個披頭散髮,鬍鬚拖到地上,不知多久冇打理過儀容的老人,其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頹廢的氣息,唯有一雙眼睛依舊明亮。

“晚輩莊元拜見前輩。”

目光落在那道人影的身上,察覺到了什麼,莊元心神微震。

聞言,涼亭下的老人抬起頭,將目光投向了莊元。

四目相對,在老人深邃的雙目中莊元看到了飽經歲月洗禮的滄桑。

“小友,過來陪我下完這局棋吧。”

滿是胡茬的臉上露出笑容,老者向莊元發出了邀請。

聞言,冇有遲疑,莊元邁步走了過去,當棋局映入心靈的時候他猛然發現這一局棋實際上就是他之前被困星空之時的寫照。

換句話說之前與他博弈的並非星空,而是這位老人。

“莊元見過前輩,多謝前輩的教導之恩。”

來到涼亭之下,看著老人的身影,莊元再次行了一禮。

聞言,老者擺了擺手。

“能有所得是你自己的本事,如果你真的想謝我就陪我下完這局棋吧,原本我以為不會再有人來的,冇想到竟然真的等到了。”

言語著,老者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聽到這話,莊元在老者的對麵坐下,他執的正是白子。

“前輩,你···”

拿起棋子,遲遲都未落下,看向老者,莊元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

聞言,老者似乎猜到了莊元想要說什麼。

“你猜的冇錯,我早就死了,現在留在這裡的隻不過是一點神念而已。”

話語平和,老者給了莊元一個答案,說起死亡這一事實,他並無不甘,更多的是一種如釋重負的輕鬆。

聽到這話,感受到老者的意誌,收斂心中的雜思,莊元落下了一子,而這局棋一下就是一年,雙方你來我往,始終僵持不下。

“痛快,痛快啊,好久冇有下過這麼痛快的棋了,小友天資不凡,未來當有大成就。”

看著棋盤上焦灼的局勢,老者粗獷的麵容上流露出了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

“小友,不知我可否問你一個問題?”

再次落下一子,老者開口說道。

聞言,莊元點了點頭,不論是有心還是無心,這位老者都讓他獲益良多。

得到莊元肯定的回答,老者的神色變得鄭重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嘿,妖道更新,第四百八十四章 星空棋盤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