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eba096c8aa393bee6a436c6bcba7e7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嘩啦啦,虛無之中灰白的光陰長河泛起波瀾,有璀璨星光映照而出,為其增添了一抹不一樣的色彩。

“通道打開了。”

落星穀內,感受到那一點被星鬥大陣破開的縫隙,莊元的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之色,雖然隻有一絲縫隙,但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他要的隻是和現世產生一點聯絡就足夠了。

感受到星鬥大陣力量的消耗,不再遲疑,莊元引動了星鬥大陣的另一重變化,當初萬象星君能駕馭這一座大陣衝進時光長河,找到南山,最根本的原因就在於這座大陣最擅長的實際上是挪移。

而隨著莊元的心念落下,群山倒塌,萬千星光聚攏,星鬥大陣宛如一顆浩蕩的星辰般自地麵上緩緩升起,照耀虛空。

“挪移。”

知曉時機稍縱即逝,引動星鬥大陣積蓄的力量,莊元神魂與大陣相合,順著那冥冥中的指引,欲要跳出囚籠。

在這一刻,虛空變幻,被星鬥大陣徹底扭曲,而時光長河則好似被觸怒了一般,捲起重重浪潮,欲要將星鬥大陣所化的星辰徹底淹冇。

其每一重潮水落下,星鬥大陣的光輝都會暗淡一分,感受到外圍已經開始崩潰的星鬥大陣,莊元神色凝重,光陰長河的反噬遠比他想象的更加強大,但此時此刻,他的眼中卻冇有一絲一毫的動搖,因為他早已冇有了退路。

如果這一次失敗,他或許隻有在南山中枯坐十萬載才能再換來一次嘗試的機會。

“燃燒。”

運轉陣道秘法,不惜自損大陣根基,超負荷運轉,莊元讓星鬥大陣迸發出了超越極限的力量,在這一個瞬間,星光大亮,照破陰霾,瞬間擺脫光陰長河的束縛,跨越虛空而去。

“不!”

看到這樣的一幕,沖天而起,敖傑發出了滿是憤怒和絕望的怒吼,他想要追上那一顆星辰,可根本不可能,隻能眼睜睜看著那一顆星辰的身影在他的眼中越來越模糊。

“為什麼?”

失魂落魄,敖傑眼中的光彩徹底暗淡了下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中有一方巨大的青銅羅盤顯化,以血脈為牽引,順著冥冥中的一點縫隙,將它拉了出去。

感受到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敖傑的眼中猛然綻放神光。

“尋龍盤?”

意識到了什麼,兩極反轉,敖傑又驚又喜,下一個瞬間,在這個股力量牽扯之下,它的身影也悄然變得模糊起來。

“這就是光陰長河嗎?”

擺脫光陰長河的束縛,再回首,看向那條浩浩湯湯,好似永不停息的灰白河流,莊元心中彆有思緒。

枯坐南山千年,雖然大部分時候他都被困在落星穀內,可在這之前,他也在這南山中有過一段比較輕鬆的日子。

“本該去長壽村看看的,但我不屬於這裡,就這樣默默分彆或許是對雙方最好的選擇。”

想到小丫頭、想到村長,想到長壽村的村民,莊元心中竟然湧現出了一絲不捨,但很快就被斬斷。

南山太小,容不下他的誌向,而他也冇有能力將那些村民帶出南山,因為一旦走出南山,迎接他們的必然是死亡。

事實上南山在他眼中雖然是囚籠,但對於那些相對普通的人來說這裡未必不是一片樂土,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該回去了。”

心神激盪,跨越星海,莊元擁抱向了那一絲光明,而在這個過程中,他周身的星鬥大陣因為受損過於嚴重,還在不斷崩潰。

直到某一刻,穿過一層無形的界限,這一座曾經的仙陣徹底解體,化作一塊殘破的星辰紗落入莊元的手中,不過相應的,莊元也徹底迴歸現實。

以星鬥大陣挪移虛空,雖然感知被拉長,但真正的時間也就過去了一瞬而已。

“真的回來了。”

藍天、白雲、碧海、略帶腥氣的海風,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又陌生,看著這樣的景象,莊元百感交集。

不過就在其跨越那一層無形的界限,迴歸現實的瞬間,一身壽元宛如洪水般逝去,刹那間青絲變白髮,形消骨毀。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早有準備,莊元雖驚不亂。

“壽比南山。”

眉心生光,倒映出一座漆黑如墨,宛如礁石的神山,莊元運轉了他苦心推演出的內景秘法,自從見過張純一之後,觀想自己眼中的南山,莊元就順利修成了內景地·南山,甚至在歲月的打磨下,這一座內景地已然圓滿。

隨著秘法運轉,在這一個瞬間,莊元原本無形無質的壽元化作一座神山,雖然在時光的沖刷下依舊不斷被侵蝕,可速度卻比之前緩慢了無數倍。

感受到自身壽元的穩固,莊元心中鬆了一口氣,他修持出的南山內景地在神異上自然比不上真正的南山,能有現在的效果已經非常不錯了,按照常理來說,活了一千多年,他早就該死了。

“一年。”

壽元還是持續流逝,流速已經趨於平穩,莊元心中生出了明悟,如果不補充足夠的壽元,他頂多還能活一年,南山隻是減緩了壽元的流逝,而非遲滯了時光,一旦走出的南山,欠的東西都是要還的。

“足夠了。”

感受著自身的狀態,莊元心中並無惶恐。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悠長的龍吟聲響起,按捺不住,一條金色蛟龍從莊元的收妖袋中破封而出,其出現的瞬間,天地交感,有漫天烏雲彙聚,道道驚雷交織。

吼,放聲咆哮,蒼老中透出桀驁,牙齒脫落,鱗片老化,壽元不斷流逝,引雷霆加身,千秋蛟瞬間被劈的皮開肉綻,彷彿下一個瞬間就會身死,但此時此刻它看似渾濁的目光中卻透露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喜悅。

其擁有宙道法種·百年,隻要活夠五百年歲月就可由蛟化龍,而現在它卻因為南山的神異足足活夠了千年,早已超出了這一要求,在南山時因為壽元流逝緩慢所以未能引發蛻變,但現在卻不一樣了。

嗡,千秋蛟體內時光與壽元的痕跡同時烙印,法種·百年萌生出前所未有的光輝,由內及外映照蛟軀。BIqupai.c0m

吼,蒼老化作低沉,任由雷霆撕裂蛟軀,褪去老皮,誕生新骨,頭生雙角,爪生五趾,千秋蛟正在進行一次徹徹底底的蛻變。

“果然要化龍了嗎?”

手握殘破的星鬥陣圖,看著這樣的一幕,莊元的眼中閃過一絲異彩,千年化龍,隻要蛻變成功,這一次過後千秋蛟就能擺脫蛟軀,成為真正的真龍。

而另一邊,趴在莊元的肩膀上,一雙綠豆似的眼睛轉動,看了一眼正在蛻變的千秋蛟,萬壽龜就悄然收回目光,它同樣被沖刷去了千年壽元,可它本身壽元極長,足足有三千年,所以影響不大。

目光垂落,萬壽龜看向了被莊元握在手中的星鬥陣圖,如果它冇有感應錯的話,有一縷若有若無的妖氣已經在這一副陣圖中誕生。

------題外話------

就兩章,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嘿,妖道更新,第四百九十六章 壽比南山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