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735d5c7b1a7f6bd3c1c23511b4e168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神合天地,無儘虛空之中,一雙虛幻的雷眸悄然睜開,似乎要將整方世界儘收眼底。

“我欲窺一線天機。”

輕聲呢喃著,張純一引動了雷眸道種的力量。

雷眸為天之眼,確實有窺探一線天機的力量,但這實際上更像是一種隨機的能力,能看到什麼,什麼時候能夠看到,這些實際上是修行者難以掌控的,不過此時此刻,隨著紅雲積累的滾滾福運燃燒,於冥冥中張純一窺得一線天機。

“緣在中州嗎?”

種種異象消散,迴歸現實,雙目中留下血淚,回想之前看到的模糊畫麵,張純一輕聲的呢喃著。

這一次他嘗試窺探天機為的是替無生找到一個適合引動劫數的引子,通過轉劫神通將劫數轉移到無生身上隻是一個開始而已,還需找到合適的引子才能在可控的情況下引動劫數,如此緩步而行,才能避免劫數失去控製。

就好似泄洪一樣,可以直接傾瀉而下,也可以分多次,緩慢釋放,過程不同,最終造成的結果也有所不同。

“中州確實是一個選擇,我雖然將劫數轉移了出去,可它本與我同在,一旦無生開始渡劫,距離太近,十有**依舊會將我的本體牽扯進去。”

“橫隔一域,雖然多了變數,可反而更加安全,這一劫我需要儘量少插手。”

心中念頭轉動,張純一抹去了眼角的血淚,這是他強行窺探天機的代價。

事實上若不是他擁有雷眸道種,本身就好似具備了某種權限,他需要付出的代價會遠比現在沉重。

“是時候了。”

看到冥冥中的一線天機,不再遲疑,快哉風吹起,張純一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而等他再次出現的時候人已經來到了南疆邊界。

黑暗籠罩,暗無天日,唯有幾縷極光散發著光亮,身影凝聚,看著這極夜之下的景象,冇有任何的猶豫,張純一走進了不遠處的罡風層中。

輕車熟路,相比於第一次,這一次張純一以更快的速度穿越了罡風層。

一步之遙,站在罡風隧道之中,眺望遠方的中土,張純一心中有百般念頭浮動。

感受到張純一心情的複雜,無生劍萌生微光,發出低沉的劍鳴。

聽到這低沉的劍鳴,張純一伸手將無生劍丸拿捏在了手中。

“此去前路未卜,福禍難料,我有心眼一雙,希望能助你看穿這紅塵萬象。”

輕聲呢喃著,一點熒光從張純一的眉心浮現,落入無生的體內。

心眼,張純一修持太陽煉神法小有成就之後誕生的神異,可以看清人心雜念,而現在張純一卻將這一神異剝離出來,賦予了無生。

此時的無生本身就已經融合了他的神魂碎片,自然能輕鬆容納這種神異,因為兩者同根同源。

與此同時,喉嚨間發出一聲低吼,鬼母的身影在黑山身後浮現,催發紅塵迷霧,悄然將無生的氣機遮掩。

嗡,劍身嗡鳴,告彆張純一,不再留戀,無生縱劍而起,循著冥冥中的感應,穿過罡風層,闖入中州浩土之中。

有著紅塵迷霧的遮掩,罡風層外的監視並未發現它的存在。

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默然無語,目送無生遠去。

“走吧。”

許久之後,收回目光,張純一轉身離去。

·······

時間流逝,一晃就是一個月。

身化劍光,無生好似漫無目的的遊蕩著,這一個月它跨越了千山萬水,也見識了不少以前從未見識過的景象,但它心中實際上並冇有任何的波動,直到某一刻劫種悸動,它感受到了某種牽引,這是轉劫神通的神異在發散。

“那個方向···”

目光橫掃,鎖定某個方向,身化劍光,無生縱劍而去。

青州邊陲,莫涼城,亂葬崗。

“你們幾個手腳麻利一點,早點完事早點離開這個晦氣的地方,這些年邪門的事情可不少。”

陰冷的風吹過,背脊生寒,一個嘴角長著一顆大痦子、尖嘴猴腮、皮膚蠟黃的中年人開口催促了一句。ŴŴŴ.biQuPai.coM

聞言,幾個身著青衣的小廝連忙加快了自己的動作,不多時就在地麵上挖出了一個大坑。

“管事,挖好了。”

從坑裡爬起來,一個小廝走到中年管事的麵前,討好的說道。

聞言,打量了幾眼,中年管事滿意的點了點頭。

“將他埋進去吧,也就是我家公子心善,見不得人棄屍荒野,否則他這種芥草般的人物哪能有這種待遇。”

聽到這話,幾位小廝連忙一起合力將一具屍體扔了進去,其眉清目秀,二十來歲,麵色發白,渾身有多處鞭痕,竟好似是被人活活打死的。

而就在幾位小廝剷起沙土,準備將人埋掉的時候,林間有陰冷的狂風吹拂,頓時讓幾人心神一凝。

“不會真有什麼臟東西吧?”

凝神看去,隻見那槐樹林中有道道扭曲的影子,鄧山心中有莫名的寒意在湧動,作為鄧家的管事,他可是比一般人知道的更多,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更加害怕。

而就在眾人心生畏懼的時候,一道輕輕的呢喃悄然在他們耳邊響起。

“救···救救我,我···不想死···”

陰風呼嘯,呢喃聲斷斷續續,眾人驚駭莫名。

而就在這個時候,察覺到了什麼,神色僵硬,一個站在土坑旁的小廝緩緩低下了頭。

“鬼啊!”

看著自己的腳踝被一隻蒼白鬼手抓住,想起以前聽到的一些傳聞,小廝肝膽俱裂,發出一聲驚呼,顧不得許多,連滾帶爬的向後跑去。

而這就好似是一個信號,其餘人也同樣發出一聲驚呼,扔下所有的東西,轉頭就跑。

哎呦,摔了一個狗吃屎,磕掉了一顆牙,隻覺背後好似有什麼東西追逐而來,鄧山絲毫不敢停留,那怕膝蓋都流血了,也絲毫不覺得痛,亡命的逃竄著。

很快,幾人就跑的冇影了,隻留下一座尚未掩蓋的新墳以及那若有若無的呢喃聲。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常人難以窺視的層麵,一道血色劍光西來,順著冥冥中的感應,落向了那亂葬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嘿,妖道更新,第五百一十三章 窺視天機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