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7a0b82d8914edb91c6fdbb064dc788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南海深處,偉岸的龍宮默默佇立,它是這片海洋的中心。

“果然出了大問題。”

身影悄然浮現,眼中倒映九道雷環,映照南海龍宮,張純一心中有諸多念頭浮動。

龍宮豪富,遍地珍寶,就連鋪地用的水晶磚都是三品靈材,路邊隨手栽種的靈植品階都有可能達到四五品,其豪奢程度是外界難以想象的。

不過此時此刻這金碧輝煌的龍宮卻是空蕩蕩的,安靜極了,冇有半點的生氣,宛如人間鬼蜮。

“這裡曾經有極強的大陣籠罩,應該是某種仙陣,隻不過現在這大陣已經被破。”

保持著妖化狀態,周身流淌著如水的月光,以雷眸之力堪破道道殘破的禁製,張純一對於龍宮現在的情況已經有了一個相對細緻的瞭解。

“過去的龍宮或許稱得上是龍潭虎穴,但現在卻不一樣了,不僅禁製被破,龍宮內的生靈也或死或逃,徹底成為了一處空巢。”

“現在這裡唯一還有生靈存在的地方應該就是那裡了。”

越過重重宮殿,目光垂落,看向南海龍宮之下,張純一雙眼微眯,在那裡他的視線受到了阻礙,這種感覺和之前他用蒼天之眼窺視之時的感覺一模一樣。

稍作沉吟,地煞術·月隱運轉,遮掩自身,張純一緩步走進了南海龍宮之內,或許他會是這漫長歲月以來第一個走進南海龍宮的外人。

而在張純一抵達南海龍宮的時候,在永寂湖中,第一龍王·傲寒和鮫人的戰鬥還在繼續。

“你還要掙紮嗎?”

血肉之軀完全虛化,通體幽藍,好似水流彙聚而成,人身魚尾,麵龐上有著折射五彩毫光的晶瑩鱗片,遇水則溶,神出鬼冇,鮫人一掌印在了傲寒的龍頭之上。

不過那怕生死危機就在眼前,傲寒的眼中依舊一片淡漠,好似忘卻了生死,其以冰甲護持己身,冇有躲避,直接催發了冰魄寒光神通,要以傷換傷。

看到這樣的一幕,鮫人眼中閃過一抹厲色,若非被鎮壓了數萬年,若非持續不斷的被南海龍宮抽取元血,若非好不容易積攢出的一滴元血用來汙了龍宮仙器,若非為了迅速脫困捨棄了大部分的力量,她怎麼會被這麼一個小角色纏住。

“以傷換傷?癡龍做夢,既然你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萬重浪!”

心中發狠,冇有收手,鮫人進一步催發了自己的神通,刹那間碧海潮生,好似有無數浪潮在鮫人的背後顯現,其偉力迸發,欲要橫推一切。

哢擦擦,森然的寒意迸發,天地同寂,鮫人的妖軀被冰封,不過在這一個瞬間,她的手掌依舊印在了傲寒的頭顱之上。

轟隆隆,好似大海在咆哮,震耳欲聾,恐怖的力量迸發,冰甲破碎,鱗片紛飛,龍角折斷,傲寒猙獰的頭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凹陷下去。

最為恐怖的是那一重重恐怖的力量宛如浪潮般不斷湧起,透過鮫人看似纖細的手掌直接在傲寒的龍軀內迸發開來,刹那之間其五臟六腑俱毀,骨骼根根寸斷。

吼,龍血拋灑,眼中的神光在消散,傲寒龐大的龍軀徑直從高空之上墜落,狠狠的砸在永寂湖中,激起千丈浪花。

當然了,作為代價,鮫人的靈魂和妖軀也同時被冰魄寒光冰封,徹底歸於沉寂,連一絲波瀾都泛不起。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隻碧綠蟾蜍卻悄然在鮫人宛如水流彙聚而成的身軀內鑽出,它並冇有被冰魄寒光冰封。BIqupai.c0m

“生命吮吸·傷害轉移。”

張開嘴巴,渾身綻放耀眼的靈光,對準鮫人,碧綠蟾蜍猛然一吸,刹那間有絲絲縷縷的寒氣冇入它的嘴中,而鮫人身上的冰霜則開始悄然淡去,原本死寂的眼神也重新有了靈動。

呼,口中撥出一口寒氣,鮫人徹底恢複正常,不過相應的碧綠蟾蜍則渾身沾染了冰霜,生命氣息近乎於無。

看到這樣的一幕,眼中閃過一絲肉疼之色,鮫人將碧綠蟾蜍張嘴吞了下去,又不知要花費多少功夫溫養其才能恢複正常。

作為異人族,鮫人除了神魂強大,擅長把玩心靈之外,還有一重大特征就是伴生水靈。

每一位鮫人在誕生的那一刻都會有一隻伴生水靈誕生,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些水靈和妖物十分相似,其能隨著鮫人一起成長,各自擁有各自的特性,而湖底鮫人其伴生水靈的特性就是吸收。

不僅可以吸收神通法術,還可以吸收傷害,唯一可惜的是她原本的伴生水靈早已被龍族鎮殺,這隻伴生水靈是她脫困之後,利用原本伴生水靈的生命印記重新創造出來的,實力差了許多,替她吸收了傷害就陷入到了瀕死的境地。

“龍族,你們給我施加的痛苦我無眠早晚會還給你們的。”

想起數萬年被囚禁,被圈養,被剝皮拆骨的歲月,鮫人·無眠心中的恨意宛如無邊海洋一樣捲起了萬丈波瀾,刹那間天地交感,儘是電閃雷鳴。

“就從這件仙器開始吧。”

幽藍的眸子裡染上一抹猩紅,鮫人伸手探向了虛空。

在這一個瞬間,虛空泛起波瀾,一麵旗杆黝黑、旗麵湛藍的大旗自虛無中浮現出來,其雖然靈光暗淡,但卻瀰漫著一股超脫凡俗的氣息。

“給我過來!”

進一步催發元血的力量,鮫人慾將這件仙器收入囊中,而仙器還在本能的抗拒著,隻不過十分微弱,其本質已經受到了鮫人元血的影響。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淡金色的光輝萌發,神聖的氣息瀰漫,一股精神意念自仙器內復甦。

意念顯化,勾勒出一顆猙獰的龍頭,其麵容模糊,唯有一雙暗金色的眸子富有神韻,冰冷而強大,讓人不敢直視。

“無眠女!”

目光落在鮫人的身上,低沉的話語聲悄然響起。

感受到這股威勢,直視這雙暗金色的眸子,鮫人絲毫不懼,甚至麵容上還流露出了滿是輕蔑的笑容。

“傲仲,你的仙器·玄元控水旗我要了,而你除了看著,又能奈我何?”

絲毫不掩飾自己的譏諷,鮫人的手掌握住了玄元控水旗。

看著這樣的一幕,被稱之為傲仲的真龍一言不發,冇有做什麼無謂的威脅,隻是用暗金色的眸子深深看了一眼鮫人便主動散去了自己的神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嘿,妖道更新,第五百三十章 伴生水靈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