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虎山,飛來峰,莫名的陰寒氣息在瀰漫,好似能凍結靈魂。

飛來峰上,竹園,張純一細細品著茶水,其臉色蒼白,周身氣息衰弱到了極點,宛如一個普通人,這是動用了內景秘法·飛仙之後的後遺症。

於南海龍宮擊敗鮫人之後,簡單搜颳了一下,張純一就動身返回了龍虎山,飛仙秘法是有時限的,且持續的越久,後遺症就越嚴重,這一次之後,他的靈魂將沉寂一年。

溫熱的茶水入喉,淡雅的茶香在唇齒間瀰漫,雖然身受重傷,但張純一卻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放鬆,南海龍宮一去,短時間內長生道盟在這南荒之地將再無敵手。

細細品味,許久之後,張純一放下了手中茶杯,然後將視線投向了自己麵前的茶幾,上麵放著零星幾件物品,一顆破碎的幽藍珠子、一塊青銅羅盤,一堆冰屑、一具縮小的青龍屍體以及一麵染血的湛藍小旗。新筆趣閣

東西不多,但任何一件都足以讓世人為之震驚。

“中品道器·沉海珠,上品道器·尋龍盤、第一龍王傲寒的屍體,第二龍王傲青的屍體以及下品仙器·玄元控水旗。”

目光掃過麵前的物品,張純一心中有諸多念頭浮動,這一次南海之行他確實收穫頗豐,這些東西實際上隻是他匆忙之下帶回來的一部分,龍宮之內應該還有不少的珍寶存在。

“龍宮確實豪富,但相比於它的名頭這些東西實際上並不算什麼,真正的好東西恐怕都被當初離去的龍族帶往天外了。”

那雙暗金色的眸子在心中一閃即逝,張純一發出了一聲歎息,這一次的收穫確實不少,包括一件仙器,之後甚至還會有更多,但說實話這個收穫與南海龍宮的名頭是不符的。

龍族是亙古以來就存在的強大種族,是橫跨多個紀元而不朽的勢力,而南海龍宮則是龍族的重大分支之一,擁有的財富絕對是超乎眾人想象的。

事實上在張純一看來,不要說南海龍宮內留下的寶物了,就連南海龍宮本身大概率都是之後重新建立的,並非真正的南海龍宮。

“龍族!”

想到那個橫跨多個紀元的古老種族,張純一心中有一股沉甸甸的壓力油然而生。

這樣想著,張純一伸手抓向了玄元控水旗,這是他這一次最大的收穫。

玄元控水旗(仿),下品仙器(人仙器),由龍族龍皇仿製異寶·玄元控水旗煉製而成,蘊含水元道痕,可號令天下萬水,已被汙染,神異儘消。

鮫人元血,十品仙珍,世有異人,具神魔之血,壽元悠久,神通自足,元血為其生命之源,蘊含其力量根本,若吸收,或可得鮫人之力,但極度危險,且異人遭諸天厭惡,唯有蒼天可容。

仙珍圖給出的註釋再次在他心中迴響,看著手中染血的小旗,在這一個瞬間,張純一想了許多。

“僅僅隻是仿製品就是下品仙器,那麼真正的異寶·玄元控水旗又是什麼樣的寶物?堪比中品仙器又或者堪比上品仙器?”

觸手冰涼,張純一仔細感受著這件仙器的氣息,如果不算沉寂在他祖竅中的天君爐,這件玄元控水旗就是他第一件擁有的仙器。

至於說異寶則難以衡量,弱的異寶隻堪比法器,強的異寶則堪比上品仙器,甚至更強,在他現在擁有的幾件異寶中,仙珍圖和人煙樓實際上都有堪比仙器的神異,隻不過它們的神異並冇有體現在攻擊或防禦上,並不顯眼。

“現在唯一麻煩的是這件仙器已經被鮫人元血汙染,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這件仙器恐怕就廢了。”

指尖劃過玄元控水旗旗麵上的那團黑色血汙,張純一眉頭微皺。

“倒是可以借迴風之力嘗試追溯過去,但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鮫人元血恐怕已經和玄元控水旗徹底交融,合二為一,不然玄元控水旗也不會因此徹底失去神異。”

“如果真的是這樣,單純的進行追溯恐怕也最多能追溯到兩者徹底交融的那一刻,因為那是兩者合二為一的起點,也是可以追溯的終點,而且還要考慮到玄元控水旗本身超越凡俗的本質”

一念百轉,張純一推測著種種可能。

在現在這個時間點,一件狀態完好的仙器實際上是非常難得的,一些頗有底蘊的勢力就算有仙器流傳下來,但經曆了漫長的低靈時間,其仙器也必然蒙塵甚至直接損毀,南海龍宮為了溫養玄元控水旗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如果能將這件被汙的仙器修複,那怕使用條件苛刻,龍虎山也算有了一件真正鎮壓氣運的底牌,就算闖入中州也算有了底氣。

也就是在這一刻,張成法的身影從外麵走了進來。

察覺到這樣的動靜,一直守護在張純一身邊的紅雲悄然睜開了雙眼。

“師尊,師姐剛剛傳來訊息,她已經率人抵達了南海龍宮,目前正在破解殘餘禁製,一切都很順利,收穫頗豐,唯一比較麻煩的是那鮫人的真身被鎮壓在一座海眼之中,想要將其取出恐怕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停下腳步,躬身行了一禮,張成法將一份冊子雙手奉上,這是白芷凝剛剛傳回來的訊息。

龍宮豪富,遍地珍寶,龍虎山自然不會放棄,當初張純一因為飛仙秘法的後遺症倉促之間隻是帶走了幾件最顯眼的東西,絕大部分寶物都留了下來。

在被鎮壓在五指山多年之後,時常聽聞張純一講道,於太陰煉形法上再有所悟,白芷凝終於修複了自身破碎的心鏡,壓下了身為旱魃的凶戾。

這一次在自身不方便出麵的情況下,為了將南海龍宮的眾多資源帶回來,張純一特意讓白芷凝走了一趟。

南海浩瀚,雖然這一次因為鮫人的原因使得南海龍宮覆滅,不少海族也損失慘重,但南海深處依舊有不少強橫的妖物存在,妖王不一定存在,但頂尖大妖一定會有,而想要將南海龍宮的財富搜刮乾淨必然需要不少的時間,唯有白芷凝這位堪比妖王的旱魃去坐鎮纔算安穩。

聽到這話,接過冊子,看了一下裡麵的資訊,張純一點了點頭,這件事情白芷凝辦的非常不錯,一切都井井有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嘿,妖道更新,第五百三十六章 玄元控水旗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