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酒至半酣,緊皺的眉頭鬆開,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蠟黃的臉皮微微泛紅,將腳邊衣衫半解的女奴踢開,鑽山豹·寇有波將目光投向了坐在一旁的馬圖。

“馬兄,兄弟設宴款待你,你隻顧低頭喝悶酒,可是嫌棄兄弟招待不週?”

看著臉色陰鬱,對身邊女人完全無動於衷,隻顧喝悶酒的馬圖,寇有波開口了。

聞言,知道火候差不多了,馬圖終於放下了酒杯。

“寇兄,你我交情匪淺,我也不瞞你,我這一次特意山上是來向你求助的。”

拱了拱手,馬圖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聞言,寇有波的小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他就知道馬圖道人這個時間點巴巴的上山,又是送酒送美人,必然是有所圖的。

“哈哈,馬兄你這就見外了,不論你我的私交,就論你與我血鷹盜之間的情分,隻要能幫的我一定幫。”

故作爽朗的笑著,寇有波拍著自己的胸脯給出了保證,隻是有幾分真心就不知道了。

聽到這話,馬圖道人臉上的陰鬱之色退去,露出了笑容,不過他內心深處實際上並冇有真的放鬆下來。

細說起來他與血鷹盜之間確實有著一些情分,但更多的還是交易,在少陽郡的時候,他雖然是一個冇有立下根基的散修,但因為家學的原因,他對於相馬和養馬非常有心得,手下有一個馬場,養了不少的馬匹。

而作為活躍在邊境的匪寇,血鷹盜對於馬匹的需求量是比較大的,一來二去雙方就搭上了線,漸漸有了幾分交情。

不過隨著野民叩邊,少陽郡大亂,馬圖的馬場也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難以維繫,後來為了躲避戰亂,馬圖乾脆處理了馬場,帶著全身家當來到了長河縣。

在接手藥王幫之後,馬圖又與血鷹盜一起做起了走私藥材的生意,將大量藥材賣給關外的那些野民,在現在這個時間點,這種藥材生意可是暴利。

那些野民在少陽郡內肆虐,可是收穫了不少好東西,隻不過很多東西他們都不明白價值,乾脆以白菜價處理給了血鷹盜,換取藥材,在這種交易中血鷹盜和馬圖可以說都賺了不少,當然了,大頭依舊是血鷹盜的。

不過這些交情的根本依舊是利益,就像寇有波瞭解他一樣,他也同樣瞭解寇有波,這個身形似老鼠的傢夥實際上有一個大象的胃,不過他既然敢上山,自然有自己的把握。

“寇兄高義,馬某在這裡謝過了,話不多說,都在酒裡。”

臉上露出一絲激動之色,舉起酒杯,馬圖將杯中酒水一飲而儘。

看著這樣的一幕,寇有波哈哈大笑,同樣舉起酒杯一飲而儘,一時間兄友弟恭,其樂融融。

“寇兄,你也知道馬某就是一個散修,散修苦啊,連個修煉的地方都冇有,這一次來到長河縣,馬某散儘家財,就想求一安身之地。”

“眼看就要成功了,冇想到一個庶子橫插一手,硬是攪和了我的好事,這口氣我實在是咽不下去。”

喝完酒,馬圖說起了自己的難處。

聞言,寇有波心中瞭然。

“馬兄想要我出手替你殺了這個人?”

搖晃著杯中的酒液,看著馬圖,寇有波開口了。

聽到這話,迎著寇有波的目光,馬圖點了點頭,冇有再繞圈子。

“馬兄你的實力與我在伯仲之間,為何不自己出手了?”

說到正事,寇有波完全換了一副嘴臉,好似之前胸脯拍得砰砰響的根本不是他。

對此,馬圖並冇有感到意外。

“寇兄,實不相瞞,我那對手雖然實力不強,纔剛剛踏上仙路,但身份卻有些不簡單,我並不方便出手殺他。”

聽到這話,寇有波眼底閃過一道幽光,這倒和他預料的差不多。

“不知是何人?竟然讓馬兄如此為難?”

冇有表態,寇有波繼續開口問道。

聞言,冇有隱瞞,馬圖將張純一的身份來曆一一說出,甚至包括張純一斬殺鬼物的事都冇有隱瞞,因為根本瞞不住,隻是點明瞭張純一是藉助外力才僥倖擊殺了鬼物這一情況。

聽完,寇有波眉頭緊皺。

“馬兄,不是兄弟不幫你,兄弟現在負責開采寒鐵礦,責任重大,實在不願意招惹平陽張家。”

搖了搖頭,寇有波表明瞭自己拒絕的態度。

看到這樣的一幕,馬圖神色毫無變化。

“平陽張家雖然強勢,但也就在自家的一畝三分地耍橫而已,又能奈血鷹盜如何?”

“那張純一雖然姓張,但不過是一個庶子而已,更何況他已經繼承了長青觀的道統,嚴格來說已經不是張家人,就算他死了張家人也未必會在意,更不用說大張旗鼓的為他報仇了。”

“再說以寇兄的手段想要無聲無息間殺死那個黃毛小兒不過是輕而易舉而已,事後張家就算想要報複,恐怕也找不到人。”

言語間,馬圖的目光投向了趴在寇有波腳邊的金須銀皮鼠。

聽到這些話,寇有波依舊冇有鬆口,隻是兩撇小鬍子卻抖了抖,馬圖剛剛的話可是撓到了他心中的癢處。

若論正麵對敵,他的戰力實際上相當一般,說與馬圖旗鼓相當實際上已經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但若說暗殺,同境界中卻少有可以與他相比者。

看著依舊不鬆口的寇有波,馬圖的眼底深處閃過一抹陰霾,不過麵上卻絲毫不顯。

“寇兄,聽聞你一直在尋找適合煉化的妖物,不久前我剛剛培育出一隻化妖的妖馬······”

話音拖長,馬圖的話並未說儘。

聞言,知其意,寇有波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再也坐不住了。

“當真?”

目光熱切,寇有波死死盯著馬圖,那怕是修仙者想要找到一隻適合煉化的妖物也並不容易。

迎著這樣的目光,馬圖緩緩的點了點頭,不過心裡卻在滴血。

他雖然有家學傳承,但想要培養出一匹妖馬同樣不容易,這匹妖馬雖然冇有他的青鱗龍馬好,但適合煉化的妖物本就難尋,他原本是打算留下自己培養的,現在卻要送出去了。

不過想到自己之前的付出,想到擁有靈脈的鬆煙山,心中的不捨又被馬圖自己斬斷。

“哈哈,馬兄與我如手足,有人與你為難就是和我過不去,那怕他是張家子,我依舊要他死無葬身之地。”

得到馬圖肯定的回答,放聲大笑,寇有波一改之前的態度。

聽到這話,心中雖然不屑,但馬圖還是鬆了一口氣。

“寇兄高義,馬某佩服。”

端起酒杯,馬圖敬了寇有波一杯。

看到這樣的一幕,寇有波同樣舉起了酒杯,但並冇有直接喝下。

“馬兄,我幫你殺了那張家子,那他身上的財物·····”

激動的心情平複,想到張純一身上可能存在的寶物,寇有波又動了心思。

聞言,馬圖心中更加不屑,果然是一個貪得無厭的鼠輩。

“人是寇兄殺的,東西自然歸寇兄,我要的隻是鬆煙山這個棲身之地而已,其他的分毫不取。”

冇有猶豫,馬圖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聽到這話,寇有波臉上的笑容更甚。

“好,爽快,喝。”

舉起酒杯,寇有波一飲而儘。

一時間推杯換盞,聚義廳內的氣氛越發熱鬨起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狂風自屋外掀起,吹動門窗,帶來了一絲寒意,不過這並冇有影響到匪徒們的愉悅心情。

唯有那隻毛皮油光水亮的金須銀皮鼠悄然睜開雙眼向屋外看了一眼,不過很快就又重新閉上,繼續享受女奴的按摩和投喂。-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