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時間流逝,一晃就是三個月,從秋初來到了冬至。

鬆煙山依舊蒼翠,偶爾散落的點點雪花更為這座不大的小山增添了一抹彆樣的趣味,隻是此時山上的氣氛卻有些詭異。

觀主長青子連續三個月未曾在外露麵,這是前所未有的情況,長青觀內的眾人紛紛產生了懷疑,雖然張純一已經給出了長青子外出訪友的說法,但眾人並不相信,因為長青子本質依舊是**凡胎,根本不可能走的無聲無息,什麼都不交代,而且當初長青子帶傷而回的景象看到的人不止一個兩個。

對於眾人的懷疑,張純一心知肚明,但並不在意,隻是以觀主親傳的身份下達了禁止下山的命令,然後則沉浸於自己的修煉之中。

有著各種大藥以及秘法的輔助,鍛體、壯骨、練臟這練力三關張純一一一邁過,隻等氣血滿溢,就可以嘗試第一次換血,煉化勁力。

龍虎山的武道傳承是後輩子弟不斷補充完整的,張純一前一世修仙無望之後,潛心修煉武道,學貫百家,以龍虎山傳承為根基,彙總武學道理,創造出了龍虎抱丹功,涵蓋虎魔鍛體拳、化龍蛻凡術、降龍伏虎法三種不斷遞進的武學秘法。

其中虎魔鍛體拳是堅實軀體、打磨根基的武學,化龍蛻凡術則是換血秘法,可以凝練出化龍勁,降龍伏虎法則是降服氣血的抱丹秘法。

吼,虎嘯不絕,大青岩上,如虎踏山林,張純一身形迅捷如虎躍,出拳剛猛如虎噬,儘顯虎之威猛霸道。

麵色赤紅,隨著拳法的舞動,張純一週身的氣血在沸騰,冬至時節,天氣轉寒,但此時此刻大青岩上卻是暖洋洋的一片,宛如陽春三月。

在某一刻,震懾人心的虎嘯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聲尚顯稚嫩的龍吟,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張純一脊柱抖動,氣血極儘沸騰,打破禁錮,透體而出,緊接著一縷縷漆黑的光華在其中悄然誕生,宛如遊蛇。

“換血一次,化龍勁出。”

收功,攤開手掌,看著掌心的那一抹漆黑勁力,張純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一世天地間有靈機瀰漫,有大藥存世,不知我能換血幾次?”

捏緊手掌,散去化龍勁,張純一心中的念頭在浮動。

換血是可以進行多次的,理論上九次纔是極限,勁力由血氣所化,每一次換血自身的勁力都會進一步壯大。

在前一世,藉助種種科技手段輔助,張純一在鍛體、壯骨、練臟這三步走的很順暢,但在換血時卻遇到了難關。

人力有窮,人體有限,能誕生的氣血是有數的,想要通過換血的手段打破極限必須要依靠外在物質來彌補人體本身的不足,但天地末法,無大藥留存,張純一雖然在武道上天資卓絕,但也徒呼奈何,最終也隻不過勉強換血兩次就匆匆跨入了下一境,抱得了一顆虛幻的氣血大丹。

“不過對於這一世的我來說仙道纔是根本,武道隻不過是輔助而已,不必強求,畢竟武道求於己,而人力過於渺小,註定冇有大成就。”

輕聲呢喃著,張純一抬頭看向了天邊,在朝陽的映襯下,一個黑點正在迅速靠近鬆煙山,那是一隻翼展近十米,羽翼如鋼鐵的黑羽鷹。

“看來今天還真是一個好日子,雙喜臨門。”

看清了黑鷹以及站在它背上的那一道人影,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張純一的身影咻然遠去,而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則留下了一個三寸深的印痕,在光滑的大青岩上格外顯眼。

唳,伴隨著一聲尖銳的啼鳴,黑羽鷹俯衝而下,降落在了長青觀外。

迎鬆院,張純一見到了來自平陽·張家的人。

“周管家,這一次辛苦你跑一趟了。”

坐在主位上,打量著眼前這個胖子,張純一舉起茶杯示意了一下。

周顯,平陽·張家的三管家,大夫人的心腹,雖然看似肥胖如豬,實則修煉了一門特殊的橫練武學,已然練出勁力,實力不俗,而且除了是一位練勁武者之外,周顯還是一位修仙者,雖然隻是鎖一魄,但確實踏上了這條路,那隻黑羽鷹就是他煉化的妖物。

“四爺折煞老奴了,為主家效力本就是我的本分。”

冇有端起案幾上的茶杯,周顯從擁擠的椅子上艱難起身,對著張純一行了一禮,顯得很謙卑。

“看到四爺真的踏上仙路,老奴心中著實欣喜。”

“這是大夫人特意讓老奴送來的賀禮,其中包括一隻剛剛誕生的雲霧妖,收到公子的信後,大夫人為了給公子找到一隻合適的妖物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

“而除了雲霧妖,大夫人還為公子準備了小**術法訣一冊,一品靈草·迷霧草種子一捧,一品靈香寧神香五十枝,二品靈果·玉髓果一枚,希望四爺在仙路上走的更順暢一些。”

言語著,周顯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繡著金絲銀線的袋子,雙手遞到了張純一的麵前,這是收妖袋,修仙者近乎必須的特殊法器,隻需要神念之力就可以動用,既可以讓妖物在其中沉睡,也可以收納一些死物。

而世間靈物從低到高共分十二品,其中一至三品為靈材,四至六品為寶材,七至九品為奇珍,十至十二品則超脫了凡俗,謂之曰仙珍,世所罕見。

“大夫人可還有什麼囑咐?”

冇有第一時間接過收妖袋,張純一垂下目光,看著周顯問了一句。

聞言,抬起頭,看了一眼張純一,周顯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這位四公子的性情似乎與傳聞中的有些不一樣,看來這些年在長青觀並冇有白待。

“大夫人還說家中一切都好,四爺不必記掛家中事物,既然已經踏上了仙路,就要好好在山上修行,不要辜負了這一份機緣,免得以後後悔,如果是在想唸的緊,逢年過節可以回家探望一二。”

再次垂下目光,周顯回到了張純一的問題。

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張純一伸手接過了收妖袋。

“麻煩周管家回去告訴大夫人說她的話我知道了,我心幕仙道,不能常伴家人身邊,實在是不該,還望大夫人不要怪罪。”

聽到這樣的答案,起身,看著收下收妖袋的張純一,周顯的大圓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是一個聰明人,希望不要是假聰明。”

心中轉動著這樣的念頭,周顯提出了告辭的請求,而張純一也冇有過多挽留。-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