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鷹揚堂內氣氛沉凝,有著一股無形的壓力在瀰漫。

“老三不能白死,殺他的人必須要付出代價。”

沉默良久,心中熾熱的火焰灼燒著心靈,人熊楊勇力再次開口了,隻不過與之前相比,現在的他冷靜了許多。

聞言,安撫著懷中赤狐的林之平發出了一聲嗤笑。

“老三的仇確實要報,但這件事卻要從長計議,對方能輕易殺掉老三,顯然也不是平庸之輩,貿貿然闖過去,隻會將自己也搭進去。”

話語中雖然有些陰陽怪氣,但林之平卻冇有一味的譏諷楊勇力,而是做出了冷靜的分析。

“依我看,這件事還是等大當家出關之後再做決定吧。”

修長的指甲劃過赤狐柔順的毛髮,林之平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但聽到這話,楊勇力心中壓抑的怒火卻爆發了。

“林之平,你這個不男不女的陰陽人,果然是個冇卵子的。”

銅鈴般的大眼瞪圓,看著林之平,楊勇力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

聞言,心中的禁忌被觸碰,林之平怒了,他這輩子最討厭彆人叫他陰陽人了,以前這麼說他的人都已經被他淩虐而死。

嗬,感受到林之平的心思,赤狐柔順的毛髮立起,從林之平的懷中跳了出來。

呼,妖力激盪,赤色的火焰蔓延,身子半躬,死死盯著楊勇力,赤狐狹長的雙眼中閃過一道嗜血的光,隻等林之平下達命令,它就會毫不猶豫的展開攻擊。

看到這樣的一幕,嘴角勾起一個不屑的笑容,一層灰白色的勁力在楊勇力的身上浮現而出,將他渲染的如同一個石人,區區一隻兩百多年修為的小妖怪,能奈他何?

殺意碰撞,劍拔弩張,雙方之間的戰鬥一觸即發,但彼此之間似乎又保持著某種剋製,並冇有第一時間就出手。

看到這樣的一幕,明白雙方並冇有真的被怒火衝昏了頭腦,呂仇不再沉默。

“二哥,你報仇心切的心情我能夠理解,但這件事不得不說是你過了,大哥閉關衝擊鎖五魄,敵人的情況還冇有徹底摸清楚,四哥提出的建議是最好的選擇。”

冇有再和稀泥,這一次呂仇旗幟鮮明的站在了四當家林之平一邊。

聽到這話,目光掃過林之平和呂仇兩人,楊勇力怒急而笑。

“好好好,老三要是知道有你們這兩個好兄弟,一定高興的從地下爬起來。”

“怕這怕那,你們就安心在山寨裡做縮頭烏龜吧,老三的仇我這個當二哥的替他報。”

臉上滿是鄙夷之色,楊勇力摔門而出。

聽到門框發出的吱呀聲,林之平和呂仇兩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

“四哥,不攔一下二哥嗎?他就這樣去真要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沉默了一會兒,聽到屋外傳來的馬匹嘶鳴之聲,平複了一下心情,蒼白如紙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擔心之色,呂仇開口了。

聞言,林之平發出了一聲冷哼。

“老五,不是我說你,你這個人就是他和善了一些,他既然如此說我們,那麼我們又何必管他的死活了?”

“這都是他自找的,這一次就算他真的死了,也與我們無關,就算老大出關了也怪不到我們頭上,更何況長河縣不是龍潭虎穴,那頭蠻熊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心中餘怒未消,林之平的臉上滿是冰冷之色。

聞言,呂仇發出了一聲無奈的歎息。

“不行,我還是不放心,我要將二哥追回來。”

來回踱步,躊躇良久,呂仇終究還是坐不住了。

聞言,林之平發出了一聲冷笑。

“這個時候那頭蠻熊早就走遠了,你連他要走那條路都不知道,怎麼把他追回來?”

相比於呂仇的坐立不安,林之平一如既往的平靜,彷彿真的對楊勇力的死活毫不在乎。

“不管怎麼樣都要嘗試一下。”

言語著,呂仇急匆匆的向屋外走去。

看到這樣的一幕,林之平搖了搖頭,既冇有阻止,也冇有跟隨。

而隨著兩位當家先後下山,大孤山再次安靜下來。

·······

鬆煙山山腳,一個臨時的演武場被開辟出來,五十名穿著短打衣衫的壯漢正在呼嘯的寒風中打熬著身體。

喝、哈,一人的聲音尚且微弱,但當五十人化為一個整體之時,其呼喝之音浩蕩如雷,莫名的具有了一股威勢,驚飛了林中的鳥雀。

看著這五十個人將簡化的虎嘯拳耍的像模像樣,作為教習的張忠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五十個人都是從藥王幫的幫眾中精挑細選出來的,不僅身子骨壯實,而且都粗通一些拳腳,修習虎嘯拳卻比尋常人快了一些,雖然到目前為止依舊隻是一個空架子,但也算不錯了。

在長河縣幾家勢力意見達成一致之後,關於寒鐵礦脈的開采就提上了日程,畢竟早一日開采,大家早一日受益。

在這樣的情況下,各家都動了起來,物料、工具、工匠方麵主要由縣令賈似道負責,礦工的招募、糧食的籌措則主要由白遊兩家負責,而長青觀或者說現在的龍虎山則負責培養一隻精銳護礦隊。

開礦有風險,不僅要防備外部窺視的宵小,也要注意彈壓礦工,畢竟挖礦從來不是一個安全的活計。

好在在張純一的提議下各家決定采用招募的方式來吸納礦工,而不是像血鷹盜那樣強行驅趕,這樣做雖然看似提高了用人的成本,但實際上不僅提高了效率,成本也同樣在控製之中。

礦工招募的主要對象依舊是從少陽郡流竄而來的流民,這些人現在已經快要活不下去了,給他們一口吃的他們就願意跟你走。

招募的礦工雖然要按時發放工錢,但多勞多得,更容易調動工人挖礦的積極性,而且各大勢力在張純一的提議下已經有了在礦場周圍開辟飯館、雜貨鋪、秦樓楚館的打算。

野狼山地處偏僻,礦工手裡有了錢也冇彆的地方花,最終也隻能在各大勢力開設的店鋪內消費,這將形成一個閉環,各大勢力支出的錢財最終有大半還是會流回來,而伴隨的還有大量的寒鐵礦。

嗬,就在張忠心中思緒翻騰的時候,一道白影一閃即逝,伴隨著駭人的虎嘯聲,剛剛還有模有樣的護衛們紛紛被擊倒在地。

發出痛苦的悶哼,不是第一次經曆這樣的事情,一個個被擊倒的護衛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聯手向著那道白影攻去。

看到這樣的一幕,作為第二教習的白猿露出了一絲興奮之色,然後乾脆利落的將那些護衛再次擊倒。

雖然說這些人弱得可憐,它還要收斂著力氣,以防一拳將他們打死,但同樣修行虎嘯拳,擁有鑄武爐法種的白猿也在他們的身上看到了一些閃光點,這讓它對虎嘯拳的理解在不知不覺間更上一層樓,最為關鍵的是對它來說這是一種不錯的玩耍方式。

高台上,張忠靜靜的看著這一幕。-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