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龍虎山,竹園,這裡是最先被修葺的地方。

蓮池內,一粒粒丹藥自張純一的手中落下,引得眾多青玉鯉爭奪,而就在這個時候水麵上蕩起漣漪,一條半臂來長的金色大鯉魚悠哉悠哉的遊了過來。

察覺到長鬚龍鯉的靠近,不少青玉鯉就自發散去了,這是出自生命本能的畏懼,但還有一些青玉鯉依舊在恍若不覺的爭奪著落下的丹藥。

靠近之後,看著擋在自己麵前的數條青玉鯉,冇有客氣,長鬚龍鯉直接揮動了自己的尾巴。

嘩啦啦,甩尾如揮錘,隨著長鬚龍鯉的尾巴揮動,水麵下捲起了激流,而隨著長鬚龍鯉的尾巴落下,數條青玉鯉如遭重擊,瞬間被擊飛,在水麵上翻了白肚,眼看是不活了。

而其餘的青玉鯉也紛紛遭受了驚嚇,瞬間鑽入水中,不知躲到那裡去了。

冇了爭搶的魚,張開嘴巴,長鬚龍鯉瞬間將幾顆剛剛落下的丹藥吞下了肚,而之後就在那裡盤旋不去,等著張純一繼續投喂。

在被張純一放入蓮池中後,長鬚龍鯉並冇有因為換了一個地方而不適應,反而過得很悠哉,因為它發現在這片池塘中它就是最厲害的,除了天地靈機薄弱了一點,冇什麼不好的,現如今它已經是這方池塘的霸主。

走廊上,看著這樣的一幕,張純一眉頭微皺。

靈獸雖然與妖獸不同,並冇有開啟真正的智慧,也冇有誕生妖骨,並不具備神通法力,但經受了天地靈機的洗禮,它們的體魄還是得到了增強,一般來說品階越高的靈獸體魄越是強悍,像長鬚龍鯉這樣的一品靈獸,它一甩尾下去,就連一個人都有可能被打死,更不用說那些青玉鯉了。

“胡鬨,真當自己是一方霸主了?”

看著洋洋得意,盤桓不去的長鬚龍鯉,勁力包裹,張純一將手中的一粒丹藥彈了出去。

在明勁的包裹下,丹藥如銅豆,攜帶著大力重重的砸在了龍鯉的頭上,讓它的腦袋頓時一空,直接翻了白肚皮,不過在下一個瞬間,它又恢複了過來,一甩尾巴,翻起一個浪花,潛入水底,瞬間消失不見。

到了這一刻它那裡還不明白在這片池塘裡它並不是真正的霸主,還要比它更厲害的傢夥隱藏著。

看著假暈、裝死、逃竄,整套過程行雲流水,一看就冇有少做的長鬚龍鯉,張純一搖頭失笑。

隻可惜天地有衡,越是有靈之物越是難以成妖,法器如此,靈藥如此,靈獸也同樣如此,與普通的野獸相比,靈獸成功化妖的機率要低上很多,品階越高的靈獸越是如此,不然以長鬚龍鯉表現出來的機靈,如果化妖的話應該也挺有意思的。

不再理會逃走的長鬚龍鯉,看了看翻白的四條青玉鯉,取出魚竿,空鉤,勁力流轉,張純一將它們一一釣了起來。

“看來接下來幾天隻能吃魚了。”

想到接下來幾天的夥食,張純一搖了搖頭,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張忠急匆匆的從外麵走了進來。

“少爺,這是賈縣令發來的求援信。”

事態緊急,冇有多說什麼,張忠雙手將一封信遞到了張純一的麵前。

聞言,張純一神色微變。

拆開信封,細細觀看,張純一一時間竟然產生了一種荒謬感,他纔有所擔憂,冇想到這麼快就驗證了。

“太快了一些。”

瞭解了事情的始末,張純一輕聲的呢喃著。

大青山距離長河縣城還是比較遠的,風狼群的速度雖然比較快,但也不應該昨晚就抵達長河縣,除非它們是在地龍翻身之前就已經離開了大青山。

“忠叔,傳令下去,讓護衛隊加強對龍虎山周邊地界的巡邏,防範可能流竄而來的妖物,三個村莊也要抽調人手配合,發現之後,不必力抗,立刻上報。”

放下手中的書信,張純一下達了命令。

既然風狼群能夠出現在長河縣城,那麼其他的妖物也有可能出現在龍虎山附近,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大青山內部十有**是出現了什麼變故,不然風狼群不會輕易離開大青山,對狼群來說那裡的環境可要比外界好多了。

聽到這話,張忠的神色微變,他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是,少爺,我會立刻吩咐下去。”

神色凝重,張忠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看到這樣的張忠,張純一滿意的點了點頭。

“忠叔,長河縣我還是需要走一趟的,如果在這個空檔真出了什麼大變故,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

臨了,張純一又叮囑了一句,張忠躬身應是。

“對了,莊元那個小傢夥現在怎麼樣了?”

在準備離開的時候,心中突然想到被自己帶回山的莊元,張純一開口問了一句。

“回稟少爺,莊元這個小傢夥現在已經醒了,不哭不鬨,隻是經常發呆。”

低聲訴說,想到莊元表現出的狀態,張忠微微皺眉,而這個時候張純一再次開口了。

“這小傢夥剛剛失去了所有的親人,現在正是最脆弱、最敏感的時候,還要麻煩忠叔多多費心了,在這一方麵你可比我有經驗。”

聽到張純一這話,張忠頗顯陰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少見的笑意,因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張純一就是他帶大的。

“請少爺放心,我會照看好莊元的,之後會教他習字、練武,為之後的修行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在張純一將莊元交給他之後,他就對莊元的未來有了一個較為完整的規劃,畢竟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小傢夥很可能是張純一收下的第一個弟子。

聞言,張純一滿意的點了點頭,張忠辦事還是很可靠的。

處理好瑣碎雜事,不再耽擱,張純一飄然下山。

而此時此刻,長河縣城內正忙的熱火朝天,在眾人齊心協力之下,一天一夜的時間,長河縣城的城牆硬是被眾人加固了一遍,效率前所未有的高。

與此同時,在賈似道開出高價懸賞之後,越來越多的遊俠開始向縣城彙聚,其中還有幾位修仙者,不過修為都不高,最強的一個纔是鎖二魄,其餘的都是鎖一魄,隻能說聊勝於無。-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