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雲霧翻滾,中間的空白地上,三股氣息正在不斷碰撞著。

嗬,齜牙咧嘴,周身氣血升騰,腳步一踏,如離弦之箭,白猿率先發動了攻擊,之前被妖狼拍飛,它心中可是很不服氣的。

而看著狂襲而來的白猿,口中發出低吼,風行加持,妖狼也動了。

冇有躲避,冇有迂迴,麵對麵的碰撞再次發生,拳爪交接,在經過短暫的僵持之後,白猿的身影再次被拍飛。

妖狼的修為在320年,體魄強悍,隻有一百多年修為的白猿那怕已經二次換血且有著沸血術的加持依舊不是它的對手。

身形如風,隱現猩紅的雙目中滿是冰冷,在拍飛白猿之後,冇有任何的停留,口中吐出一道風刃,妖狼直撲張純一,在它的感應中,這個人形妖物的危險度明顯要比白猿高。

揮手,擊碎風刃,看著狂奔而來的角風狼,張純一神色不變。

這隻角風狼確實不弱,320年的修為,四枚以上的法種,風行、風刃、風隱以及另一枚未知的探測性法種,再加上其天性的狡猾,這種實力在三百年妖物這一層次也算得上不弱了,但張純一要更強。

如果它憑藉著自己的能力進行纏鬥,張純一還頗感麻煩,這樣的正麵衝撞反而正和張純一的心意。

嗚嗚嗚,淒厲的呼嘯聲響起,一枚枚巴掌大小的青金色風刃在張純一的身邊出現,越聚越多。

與此同時,手結伏虎印,張純一的神魂之力開始沸騰。

張純一現在雖然是鎖二魄的境界,但他的神魂強度卻絲毫不比鎖三魄的修仙者差,而在精純度上還要更佳。

吼,屍狗魄內神虎之形咆哮,如溪流般的神魂之力不斷分流,最終化作一根根無形的絲線。

神魂絲線向外蔓延,與風刃勾連,在這一刻,風刃雖然依舊隻是風刃,但卻莫名多了一股靈性,就好似活過來了一樣。

“刮骨風·穿花蝴蝶。”

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風刃隨著張純一的心念而動,兩兩相合,化作曲線形飛鏢飛了出去,在空氣中留下一道道絢麗的痕跡。

風刃極速旋轉,看不清具體模樣,隻能看清那是一團團朦朧的青金光輝,是一個圓,邊緣的金線格外明顯,有著宛如蝴蝶的華麗。

似緩實快,這些風刃無聲無息間斬向了角風狼,美麗而危險。

察覺到危險,瞳孔驟然緊縮,風行二次爆發,拉出幻影,角風狼拐出一條曲線,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這些風刃的切割。

按照原本的打算,它是準備靠近張純一之後再爆發出這樣的速度,好打張純一一個措手不及的,現在卻不得不提前爆發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張純一眉頭微挑,這隻角風狼在風行術上的造詣出乎了他的預料,紅雲同樣具備風行法種,可就算是處於妖化狀態的他也無法憑藉風行爆發出這樣的速度,不過這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局勢。

咻,隨念而動,在角風狼拐彎迴避的下一個瞬間,那些青金風刃同樣拐了一個彎,姿態優雅,冇有任何的突兀,就如同穿花而過的蝴蝶。

嗤,鮮血流淌,角風狼二次爆發出的速度確實極快,但更快的還是張純一發出的風刃。

青金色的光輝交映,一枚風刃自風狼的後腳踝劃過,斬開了它厚實的皮毛,一枚風刃緊隨其後,斬開了它堅實的血肉,而第三枚風刃則斬斷了它的腳筋。

無獨有偶,近乎同一時間,角風狼四肢的腳筋同時被挑斷,而受此重擊,正在高速奔馳的角風狼頓時腳步一滯,整個身體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多的風刃追了上來,它們就好似嗅到花香的蝴蝶一樣,圍繞著角風狼翩翩起舞,靈動而絢麗,但帶來的卻是血腥。

破開皮毛,斬開血肉,繞過堅硬的骨骼,洞穿內臟,隨著一團團青金色的光輝不斷飛舞,角風狼逐漸被肢解。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刮骨風·穿花蝴蝶這一術法實際上是千刀萬剮的變種,隻不過更加精細,更加可控,相應的殺傷性也更強,唯一的缺點就是對張純一的神魂之力消耗比較大,動用之時需要一定的準備。

嗷嗚,鮮血不斷流淌,染紅毛髮,染紅地麵,感受到自己生命力的流逝,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遙望遠方,角風狼發出了淒厲的哀嚎,迴盪在荒野,經久不散,有不甘也有眷念。

呼,最後的一點氣息消散,角風狼揚起的頭顱垂下,它死了。

而這個時候,渾身燃燒著血炎,氣勢更盛的白猿從迷霧中走出,看著倒在血泊中,近乎被肢解的角風狼,它目光一頓,發出了一聲鬱悶的咆哮,右腳一跺,在地麵上留下一個大坑。

“不是狼王嗎?”

另一邊,順著角風狼最後的目光,張純一看向了荒野,那裡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

“六耳,去解決掉剩下的風狼。”

臉色蒼白,收回目光,張純一開口了。

聞言,發出一聲低吼,六耳再次走入迷霧之中,此時它心中的鬱悶正需要發泄一下,很快一聲聲淒厲的狼嚎開始響起。

而在六耳走後,來到角風狼的屍體麵前,張純一陷入到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狼是一種喜歡成群的生物,到達一定規模後,狼群中必然會出現一隻狼王,從之前的情況來看,這隻三百修為的妖狼能夠有效指揮狼群,確實具備一定的狼王特征,但實際上這隻妖狼的修為還是弱了一些。

這支狼群不僅規模大,而且整體素質也很高,妖狼的數量更是達到了八隻,其中兩百多年修為,接近三百年的有三隻,這種結構並不正常。

一般來說狼王的修為會比手下的群狼高出許多,聰明的狼王都會學會控製手下的修為,這有利於族群的穩定,而這支狼群卻顯得有些異類了,不僅妖狼的數量多,而且修為也都不錯。

“如果真的還有一隻狼王,它又藏在那裡?為什麼始終冇有出現?”

心中蕩起層層漣漪,在這一個瞬間張純一想了很多。

而隨著最後一聲嗚咽聲響起,整個戰場再次迴歸了平靜。

看著渾身染血,從迷霧中走出的六耳,張純一念頭微動。

下一個瞬間,狂風吹拂,籠罩四方的霧海在這一刻開始緩緩散去。

刺鼻的血腥味沖霄,當霧氣不斷散去,視線重新歸於清明,看清眼前的景象,倖存下來的眾人儘皆目瞪口呆,而一些被征召來輔助守城的人更是直接吐了出來。

城頭,人的屍體和風狼的屍體交疊,而城下,橫屍遍野,儘是狼屍,不是被錘爆了頭顱,就是被千刀萬剮,開膛破肚,場麵很是血腥。

“這就是仙師的手段嗎?”

看著城下,立於巨大狼屍旁的一人一猿,有人忍不住發出了驚歎,眼中滿是尊崇和敬畏。

而聽到這話,衣袍染血的賈似道和遊正全微微沉默。

此時此刻,看著張純一,他們神色複雜,有驚歎也有敬畏,霧淹半城,一人一猿,屠儘妖狼群,這種手段實非他們可及,他們修的好像不是同一個仙,眼前這個人是一個個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