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統】完成F級任務,獲得1銀幣!

【係統】你獲得了1個技能點!

果然得到技能點獎勵,雷恩鬆一口氣。

確實可以通過冒險者任務獲得技能點,就不用擔心解鎖後期的建造和製作配方。

城北兩個任務,正好解鎖工作台和鐵器製造,為自己打下基礎。

工作台解鎖的基礎道具和鐵器,就是初期發展的本錢。

來到皮拉的農場,對方拿出一把伐木斧,要求去附近樹林砍伐並且帶回10個原木,用農場的平板馬車拉回來。

對普通人來說,這個工作至少需要一兩個小時,用斧頭砍倒一棵大樹,再劈成好幾個原木挺費力的,還得裝在平板車上運回來。

對雷恩來說卻很簡單,他砍倒的樹都是直接變成原木進入虛擬揹包,省去重要的步驟,而且通過係統砍倒一棵樹非常快速,不像普通人需要砍上半天。

讓亞當在農場等待,他到皮拉的樹林隨便砍了幾棵大樹,輕鬆湊足需要的原木,直接裝車拉回。

要不是考慮到直接從虛擬揹包取出原木交任務,有可能被誤會,讓人以為自己有空間道具,在不清楚這個世界空間道具珍稀程度的情況下,避免因此引起麻煩,連這點時間都不想浪費。

即便如此,半個小時不到拉著原木返回,還是把忙著乾農活的皮拉嚇一跳,不能理解雷恩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砍下幾棵大樹,將它們劈成如此平整、大小相同的原木。

不管如何,任務順利完成。

皮拉如約支付賞金,給了雷恩50銅幣。

雷恩額外獲得1個技能點,按照心中所想,把工作台、鐵器製作兩個技能順利解鎖。

任務完成後,便催亞當趕路,乘坐馬車沿路往北方直走。

亞當確實是個趕車好手,途中走得很穩,極少顛簸。

離開風暴城走了大半天,眼看太陽下山,便把車子停下,在路邊支起火堆。

今晚要在這裡休息,天亮之後繼續趕路,差不多第二天下午能夠抵達魔獸森林外圍。

亞當從馬背取下包裹,裡麵有最便宜的麪包碎屑和水,他的晚餐非常簡單,看上去也吃不飽。

雷恩覺得奇怪,畢竟跑這一趟就能賺6個銀幣,等於一天三百塊錢,至於這麼省嗎?

忍不住好奇問他:“晚餐就吃這個?太省了吧?你一天賺3個銀幣,花兩銅買個恰恰都捨不得?”

亞當聞言笑道:“你以為錢那麼好賺?我現在接到一單生意,兩天時間確實能賺6個銀幣。可不是每天都有,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空車,畢竟那麼多人搶生意!其實這個月,你是我的第一單生意,前麵半個月我是一分錢都冇賺到,競爭激烈啊!所以我們經常一單生意吃一個月,有時候運氣好多來一單,有時候都是彆人賺走,一個月冇客人也是正常。六個銀幣可能是我這個月全部收入,不節省一些,怎麼存錢娶妻生子?”

“原來如此!”雷恩恍然大悟,“你才幾歲就想著結婚生子,這麼著急?”

“有幾個兒時玩伴孩子都滿地跑了,像我這樣十六歲還單著的才叫少見。”亞當笑道,“看來你不是南格裡斯王國的子民,這個國家除了需要聯姻的貴族和冒險者,普通人結婚都很早。對了,你是從哪來的?”

“赫爾曼王國!”

“哦~那個西北方的好戰王國?聽說那邊比南格裡斯繁華,你怎麼會跑到這邊?”

“我是流放者!”雷恩並不隱瞞,“因為拒絕服從兵役被丟到絕望沙海,最近剛走出來,好不容易來到風暴城。”

“哦~”亞當露出佩服表情,“你竟然從絕望沙海走出來了?厲害!那可是死亡之地,很多經驗豐富的冒險者進去之後都不能活著回來。所以在風暴城註冊冒險者?你去魔獸森林做任務嗎?是抓史萊姆還是哥布林?”

“去魔獸森林的冒險者,都是抓史萊姆和哥布林?”雷恩好奇問他。

“多數冒險者都是做這個任務,畢竟抓捕低階魔物對你們來說不算太難,賞金也還可以。”亞當點頭,“也有一些比較厲害的冒險者會到森林深處挑戰更強大的魔物。”

兩人坐在火邊有一句冇一句地聊著,雷恩從亞當口中打聽到很多有用的情報。

等亞當吃過晚飯上車睡覺,雷恩從虛擬揹包取出烤肉和水,也開始自己的晚飯時間。

正吃著,聽到後方車隊的聲音,回頭看去,一支有風暴城士兵護衛的馬車車隊出現,中間夾雜一輛造型奇特的貨車,移動時能夠聽見清晰的水聲。

雷恩以為是運水車,冇有在意。

這支車隊經過亞當的馬車,往前走了一段,選個寬闊的區域停下,就地紮營。

顯然夜間趕路不安全,也要在附近休息。

聽到動靜起身的亞當,見雷恩打量前方車隊,於是小聲對他說:“那是風暴城貴族老爺的車隊,不管是哪個家族,咱們平民百姓都惹不起。不要過多關注他們,免得被誤會,一旦對方將我們當成圖謀搶劫的賊人,在這野外直接殺了,根本冇人在乎!”

聽到這話,雷恩便不去看對方營地。

吃完晚飯,鑽進馬車跟亞當擠一擠,一起睡覺。

睡到半夜,一陣淒涼的歌聲將雷恩驚醒,不知道是哪位少女以天籟般的聲音歌唱,雖然聽不懂對方的語言,光從歌聲就讓人感受到直刺心靈的悲傷。

雷恩醒來,探頭出來四處張望,發現歌聲來自前方貴族車隊,位置是那輛“運水車”。

仔細傾聽,車內不斷傳來“嘩啦啦”的水聲,好像有人在遊泳,歌聲也是從“運水車”內部傳出。

這讓他充滿好奇,隨後看到“運水車”附近有士兵起身,不耐煩地用武器敲打車子,厲聲喊話:“閉嘴!”

歌聲戛然而止,一切安靜下來。

顯然,那不是“運水車”,難道是個水牢?裡麵關著什麼人?為什麼唱出這麼悲傷的歌曲,卻又讓人一個詞都聽不懂!

雷恩非常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