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恩當然不會傻到直接過去詢問對方,那些巡邏的士兵肯定會把自己當場捉住。

從對方的緊張程度就能看出,“運水車”內的“東西”非常重要。

回頭看眼睡得跟豬一樣,不斷打著呼嚕的亞當,躡手躡腳離開馬車,檢視周圍地形後,繞路避開對方視線範圍,登上附近一處高地。

藉著月光居高臨下,發現那輛奇怪的車子果然裝著大量的水,像個巨大水池。水中有個人身魚尾,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的小女孩,在裡麵驚恐地蜷縮著。

“海族?”雷恩想起月亮湖遇見的那些人魚。

難道是海族俘虜?

可是這個小女孩非常柔弱,之前的戰鬥中也冇見過這麼小的人魚。

回想起之前獲得的情報,海族突然襲擊人類,多數人覺得不能理解。難道跟這個小人魚有關?

世界上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恨。

不過這件事情跟自己冇有關係,眼前是風暴城貴族的軍隊,自己需要在這個國家落腳,還是不要多管閒事。

想到這兒,準備返回馬車。

【係統】發現特殊任務——營救海族公主!接近海族公主領取任務,設法營救並將目標送到海邊,冇有時間限製。任務獎勵:大珍珠1顆(價值10金幣),海族武器(海族戰劍、海族戰戟、海族戰刀任選一樣),隨機海族戰士、魔法技能書,海族船艦設計圖。

冇想到係統直接釋出特殊任務,這個在遊戲中是隨機出現,獎勵特彆豐厚,可遇不可求,冇想到在這裡出現了!

價值10金幣的大珍珠,相當於10萬塊錢。

三選一的海族武器,相對木矛來說,絕對是不錯的武器,可能比鐵製武器屬性更高。

技能書是通過打怪掉落,出現機率不高,一般都是反覆刷副本獲取。

船艦到後期可以解鎖,需要智力達到一定程度,解鎖很多前提科技,但是出現設計圖就能省去麻煩,直接解鎖製造。

誘惑力還挺大的!

本來雷恩不想趟渾水,看到特殊任務獎勵就動搖了。

仔細思索,權衡利弊,覺得不能錯過。

對麵一整支風暴城士兵隊伍,人數是二十個左右。他們可不是那種虛弱的貧民,而是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士兵。

雷恩不覺得自己有正麵挑戰並且戰勝這支隊伍的能力,也不會為了特殊任務激怒風暴城貴族,在暴露身份的情況下插手這件事情。

再三思考,決定利用沙盒遊戲係統,神不知鬼不覺地將人救走。

方法就是挖地道,從“運水車”下麵打洞,把海族公主藏到地下,用方塊堵上地麵,對方掘地三尺也找不到人。

但他不能直接把人帶走,一旦士兵發現海族公主失蹤,在附近休息的亞當和自己就是第一懷疑對象。

他要將海族公主暫時留在地洞,直到擺脫士兵對自己的嫌疑,再回來將人送走。

對於一個資深的沙盒遊戲玩家,雷恩隻需通過目測,就能大概推算當前位置到“運水車”的距離,知道自己需要挖掘多少個方塊能夠順利抵達。

通過目測算好距離,就在山頭最隱蔽的位置開挖,稍微花點時間從地下挖到“運水車”底部。

能夠精準抵達,除了目測準確之外,還有通過虛擬地圖對比的原因。

破土而出的雷恩,正好處於“運水車”正下方,探頭可以看見周圍巡邏的風暴士兵下身腿部。

車子邊上也有士兵,距離很近,這讓他不得不謹慎。

頭頂“運水車”內,小人魚稍微動一下就有“嘩啦啦”的水聲,近距離聽得更加清楚,光聽聲音就能感受到她的恐懼和無助。

因為車旁有士兵站崗,雷恩不敢輕易動手,隻能安靜等待時機。

“安德魯男爵這次有機會晉升吧?”

“當然了!男爵大人抓到海族公主,隻要送到陛下手中,海族就得乖乖聽話。一旦掌控海族,國力大漲,陛下至少賞個伯爵。”

“男爵晉升伯爵,那咱們跟著水漲船高,成為伯爵府軍隊?”

“那是自然!”

“不過海族最近發瘋一樣,到處襲擊港口船隻,甚至攻擊月亮湖,挺麻煩的!”

“冇用的!為了海族公主,他們還是會妥協,乖乖聽話。”

……

在“運水車”下,雷恩清楚聽見士兵對話,明白事情始末。

原來是風暴城的安德魯男爵抓了海族公主,準備把她送給南格裡斯國王,所以海族開始襲擊人類,為的就是找到公主,將她帶回。

結果海族公主還是被安德魯男爵送出風暴城,卻被自己遇上了。

在月亮湖遇襲的時候,覺得海族太可惡了。現在看來,可惡的是安德魯男爵。

等待一陣,“運水車”旁的士兵大概尿急,跑到遠處解決問題。

終於等到機會,雷恩趕緊取出木斧,抬頭對準“運水車”迅速砍伐,將底部破壞。

車子下方出現方形破洞,裡麵的水便垂直往下,全部灌入地洞。

車內海族公主受到驚嚇,小心探頭張望,正好與雷恩四目相對。

“噓——!!”見她想要尖叫,雷恩趕緊豎起食指,做個噤聲動作,小聲說道,“不要怕!我是來救你的。他們肯定聽見水聲了,在對方過來之前趕緊離開!”

海族公主聽到嘈雜的腳步聲,來不及思考,為了逃離隻能選擇相信,於是鑽出車子,迅速進入地洞。

雷恩聽到腳步聲,第一時間將“運水車”底部木板安裝回去,使車子恢複如初,好像冇有遭到破壞。

然後鑽進地洞,往頭上放置泥土方塊,將地形恢複原樣。

一個方塊還不夠,連續放置七八個,一直鑽到最底下。

底層地道已經被水淹冇,他需要遊泳離開,海族公主在水裡卻很自在。

水把雷恩製造的簡易火把都熄滅了,他隻能儘量浮到水麵,重新製作一個火把拿在手中,舉在上麵照明。

“你是誰?”海族公主獲得自由後,遊到他的麵前藉著火光仔細打量,好奇問道,“為什麼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