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陰影處,雖然地上還是很燙,空氣還是灼熱,至少不被陽光直射。

雷恩覺得自己有點中暑,完全不想動。

肚子裡麵空蕩蕩的,一整天冇吃東西,餓到不行。

在這樣的環境中,因為長時間冇有喝水,他的嘴唇已經乾裂。

突然很想穿越前自己擁擠的小窩,即使吃膩了的泡麪,此刻回味起來也是珍饈美味。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陰影裡麵躲避陽光,恢複些許體力。

仰頭看著天空,時不時幻想有飛機出現,降落到附近把自己接回家。

好不容易等到太陽落山,雷恩掙紮著起來,拖著疲憊的步伐沿著戈壁繼續往東走,爭取在天黑之前找到一處適合過夜的地方。

這片戈壁極度荒涼,看不到任何植物,整片景象果然隻能用絕望形容。

經過尋找,終於發現一個勉強可以藏身的山洞,稍微清理之後作為晚上睡覺的地方。

天黑之前到附近搜尋,還是冇有找到任何植物和動物,甚至連昆蟲都冇有。

這裡除了沙子,冇有其他資源。

到了晚上,滴水未進,一粒米冇吃的雷恩感受到絕望沙海的惡意,白天滾燙像火爐的環境,此刻卻變成冰箱,凍得他直哆嗦。

幸虧在流放點搜到很多囚犯衣服,全都裹在身上才勉強抵擋寒冷,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

如此可怕的環境下,雷恩努力往東走了四天,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堅持過來的。

【係統】你進入沙蟲領地!

終於進入新的區域,雷恩打開虛擬地圖,發現地圖上多了一些零散的植物標記,非常稀少。

看到植物就等於看見希望,說不定可以找到食物和水,還有製造工具的材料。

趕緊朝著距離最近的植物標記移動,走了兩個多小時終於看見沙漠之中零散的荊棘植物和仙人掌。

狂喜之下,疲憊的雷恩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力氣,撒腿跑向那些看起來相當乾枯的樹木。

地上有一些乾枯的木頭和樹枝,在沙漠中簡直是珍貴無比的資源。

雷恩把它們全都撿起來,收進虛擬揹包。

木頭可以做最基礎的木質工具,像是木斧、木鎬、木鋤、木鏟之類,雖然耐久很低,很容易損壞,卻能讓他收集各種必備物資。

樹枝可以製造各種道具。

這邊資源不多,雷恩決定全部帶走。

首先通過係統製造介麵,選中木斧,消耗木頭做出一把簡單的砍伐工具。

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確實可以砍樹。

使用木斧果斷砍倒旁邊的滿是荊棘的植物,得到三個原木、大量樹枝和幾個沙棘種子。

原來這些是沙棘樹。

可惜冇有沙棘果子。

將目標轉向仙人掌,砍伐之後得到一些仙人掌肉,還有不少仙人掌刺。

檢視虛擬揹包內的道具,仙人掌肉竟然屬於食物,可以吃!

這對雷恩來說是個好訊息,他已經餓了四天,隻要能吃,什麼都能塞進嘴裡。

趕緊取出一塊仙人掌肉放進嘴裡,咬了一口發現又苦又澀。

唯一慶幸的是係統自動將仙人掌刺和仙人掌肉分開,不必擔心吃的時候傷到自己。

雖然難吃,卻是這麼多天好不容易找到的食物,雷恩冇得選擇,隻能吞嚥下去,為自己補充能量。

有了這些資源,讓他恢複些許信心。

準備吃飽之後繼續上路,爭取走出沙漠。

現在有了木頭,可以製造木鏟,不管是躲避炎熱的中午還是寒冷的夜晚,都可以直接挖到地下,做個地洞人,在更舒適的環境休息。

心裡正盤算著,感覺地麵突然抖動。

疑惑起身,環顧四周,發現不是錯覺,腳下沙地果然顫抖起來。

“地震?”雷恩不解,“沙漠會地震嗎?冇聽說過……”

正疑惑時,前方二十米處沙土瞬間向上噴灑,地麵出現一個直徑十幾米的大洞,從地下鑽出一條擁有血盆大口,長著無數利齒的蠕蟲。

這條蠕蟲無比龐大,張開嘴巴可以輕鬆吞掉一頭大象,何況雷恩?

【沙蟲】絕望沙海的恐怖捕食者。

“異世界的蟲子這麼大嗎?”雷恩渾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趕緊轉身拚命奔跑。

他可不想淪為這條巨型蟲子的食物。

“吼——!!”巨型沙蟲張開血盆大口,發出恐怖叫聲,朝著雷恩所在位置撲咬。

雷恩驚恐轉向,避開沙蟲的攻擊拚了命地奔跑,頭也不回。

他知道自己但凡猶豫一下,就會被這恐怖生物直接吞掉。

還真是地獄開局,丟進絕望沙海也就算了,竟然有這種恐怖生物存在!

巨型沙蟲撲咬失敗,竟然直接鑽入沙地,很快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地麵再度震動,變得更加激烈。

雷恩能夠清楚感覺到震動往自己這邊蔓延,除了逃命彆無選擇。

“吼——!!”逃出一段距離,那巨型沙蟲再度破土而出,又一次撲咬。

雷恩在絕境中爆發所有能量,以非常驚險的姿勢再次避開攻擊,已經顧不得逃跑的方向,隻想避開這個恐怖的怪物。

就這樣,人在前麵不斷以S型路線逃命,巨型沙蟲在後麵緊追不捨。

當雷恩筋疲力儘,感覺自己快要支撐不住,後方恐怖的沙蟲再度鑽入地下,好像冇了動靜。

地麵也不再震動。

可他不敢停下,即使雙腿像是灌鉛一樣沉重,還是繼續往前慢跑,唯恐停下腳步,那個恐怖怪物就會出現。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該在哪裡停下,恐懼迫使他遠離沙蟲所在。

直到耳邊傳來提示音。

【係統】你進入沙漠狼巢!

終於離開沙蟲領地了?

冇等雷恩放鬆,耳邊突然響起狼嚎。

“嗷嗚~~”聲音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循聲望去,遠處沙地果然出現野狼,而且不止一隻。

估計是風向問題,它們似乎聞見雷恩的氣味,狼嚎此起彼伏,朝這邊奔跑。

纔出蟲穴,又進狼窩?

雷恩隻覺頭皮發麻,他已經冇有力氣繼續逃跑,也不覺得自己能夠正麵迎戰十幾隻沙漠野狼。

好在狼群距離自己夠遠,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挖洞,這邊應該冇有沙蟲吧?

趕緊製造一個木鏟,開始向下呈樓梯狀挖掘,洞口用木頭製造木門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