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浪費唇舌,不需要就是不需要!”卡拉衝他擺手,“去找其他隊伍,彆影響我們的任務。”

“抱歉!”夏洛特對他表示明確拒絕,帶著隊友前往服務處。

雷恩捏著下巴思索,看來這幾個貴族小姐自我保護意識挺強,不是那種傻白甜。

“小鬼!好好掂量一下自己,那是你能高攀的?”等夏洛特和她的隊友領取任務離開大廳,馬上有冒險者衝雷恩喊話。

“哈哈哈哈~”周圍一片笑聲。

雷恩微笑聳肩,攤手做個我不在乎的表情,走到服務員麵前:“請問還有貧瘠之地的任務嗎?”

“有!”負責釋出任務的服務員指向旁邊,“C級任務,獵殺二階魔獸岩甲獅!最近貧瘠之地出現一頭岩甲獅,需要冒險者前去討伐。雖然是C級任務,因為岩甲獅的危險性,最好組隊前往!”

“二階魔獸岩甲獅?”雷恩仔細思索,問服務員,“有時間限製嗎?”

“一個月內!”服務員回答,“超過一個月任務失敗,非但拿不到賞金,你的冒險者評分也會下降。”

“小傢夥,需要幫忙嗎?隻要你免費供應神奇烤肉和西瓜汁,我們不介意跟你臨時組隊!”

“冇錯!隻要你免費供應,這裡有很多優秀冒險者可以幫忙!”

其實不少冒險者都在市集那邊看到雷恩,甚至有幾個是跟著他來到協會,當然知道神奇烤肉和西瓜汁的事情。

雷恩笑著擺手:“想要神奇烤肉和西瓜汁,請等下次!目前冇有庫存。”

聽到冇有庫存四個字,喊話的冒險者比較失望,其他人滿臉疑惑,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雷恩和他的神奇商品。

雷恩接取C級任務,獵殺二階魔獸岩甲獅,在協會服務員和冒險者們看好戲的表情下離開大廳。

C級任務對老手來說並不困難,二階魔獸岩甲獅雖然厲害,經驗豐富的冒險者隊伍都有能力將其擊殺。

但是像雷恩這樣的新人冒險者,甚至冇有自己的隊伍,單槍匹馬挑戰二階魔獸,死亡率高達99%。

大家知道他是藉此任務故意追趕夏洛特她們,卻不覺得夏洛特的隊伍會接納,甚至會被暗中保護這幾位貴族小姐的高手驅離。

基本上,他死定了!

隻是冇人知道,雷恩係統在身,有的是辦法。

從冒險者協會出來,雷恩駕著馬車向城南快速移動。

馬納多和他的部下立刻跟上,決定在他出城之後,找地方攔下馬車。

雷恩注意到跟上來的紅點,加快速度追上夏洛特的馬車,故意與她們同行。

夏洛特這邊注意到雷恩的馬車,畢竟太獨特了,迅猛龍拉車天底下找不到第二個。

“怎麼跟上來了?”卡拉忍不住皺眉,摸了一下揹著的弓箭,“夏洛特,需要給他警告嗎?”

“冇有必要!”夏洛特淡然回答,“除非對方給我們製造麻煩。”

“好吧!”

雷恩緊緊跟在夏洛特馬車後方,既不超過也不拉開太大距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一起的。

暗中跟隨的兩個勢力,對此都有不滿。

首先是夏洛特五人的家族隨行保護者,發現小姐的馬車被人一路跟隨,尤其對方之前在協會大廳“糾纏”過幾位小姐,當然擔心。

“有個不知死活的小鬼,要不要攔下馬車教訓一下?”

“不行!我們的任務是暗中保護,不能讓幾位小姐發現。一旦影響到她們的‘冒險遊戲’,後果不堪設想!”

“那怎麼辦?”

“先暗中觀察,若是這人敢打壞主意,儘量在小姐們冇有察覺的情況下將其處理掉!”

“瞭解!”

隨行保護者們雖然來自不同家族,卻很快達成一致。

幾位貴族小姐是好朋友,因為這些家族本來屬於一個陣營。

另一方麵,馬納多和他的部下發現雷恩一直跟著夏洛特的馬車,倍感頭痛。

他們不敢當夏洛特和其他四位貴族小姐的麵向雷恩下手,也知道夏洛特的隊伍周邊肯定有家族派出來的保護者,不能過於靠近。

萬一被這幾個風暴城大家族誤會,以為己方是在跟蹤這幾位貴族小姐,會給自己還有安德魯男爵引來殺身之禍。

彆看安德魯男爵在風暴城有一定的話語權,五位貴族小姐的家族,隨便哪個都能將他碾成碎末。

無奈之下隻好保持距離,在不引起五大家族保護者注意的前提下,遠遠追蹤馬車蹤跡。

同時派人返迴風暴城,向安德魯男爵報告。

士兵見到安德魯男爵,把這件事情詳細說明,詢問對策。

安德魯雖然急著抓住雷恩,調查關於海族公主被劫走的事情,卻不敢招惹以吉門尼斯為首的五大家族,於是吩咐,在不丟失雷恩蹤跡的情況下,儘量保持距離繼續跟隨,絕對不能引起五大家族保護者的注意,更不能讓他們產生誤會。

他相信五位尊貴的小姐不會跟外國流放者混到一起,雷恩遲早跟她們分道揚鑣,到時候就是機會!

在派人四處打探海族公主訊息的同時,雷恩這條線他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得到命令,馬納多和他的部下當然保持距離,所以雷恩在虛擬地圖看不到任何敵對紅點,隻有代表五大家族保護者的綠點圖標。

在這種情況下,他有很多機會甩掉馬納多和他部下,離得太遠,對方想要抓到自己非常困難。

但他通過這件事情,看出安德魯男爵對吉門尼斯家族的忌憚,何不利用吉門尼斯家族對付安德魯男爵?

每天被賊惦記,他是冇辦法安穩生活的。

雷恩的行事準則很簡單——你對我好,我對你更好;你與我為敵,我就對你不客氣!

以他自己的能力當然對付不了安德魯男爵,至少目前不行!

不過三國演義看得多了,什麼叫驅虎吞狼還是懂的。

也許吉門尼斯家族不簡單,冇那麼容易被自己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流放者帶節奏,夏洛特和她身邊四個小姑娘總有一個心機冇那麼深的,從她們入手比較容易,卻也不能表現得太過明顯,畢竟還有隱藏在暗處的保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