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出城走了半天,距離貧瘠之地還有一段路程。

大家都覺得餓了,馬匹也需要休息。

夏洛特的馬車在小溪旁邊停下,五位貴族小姐下來後,藉著樹蔭遮擋太陽,紛紛拿出自己的午餐籃子,往地上鋪餐布。

雷恩也將馬車停下,在路的右側找棵大樹休息。

看一眼女生隊伍,心說你們果然是在郊遊,到了野外還這麼講究!

五位貴族小姐在餐布上放置各種麪包牛奶,異世界的奇特水果,甚至還有甜品糕點,互相分享。

卡拉看一眼道路對麵的雷恩,對夏洛特無奈說道:“我們走,他也走;我們停,他也停,明顯故意跟蹤!還是把他趕走吧!”

夏洛特看一眼雷恩,轉頭目光詢問另外三個小姐妹,她們也對一直跟著自己的雷恩產生警惕,紛紛點頭同意卡拉。

於是夏洛特開口:“既然這樣,你去請他離開。”

“放心交給我吧!”得到夏洛特的允許,卡拉大步穿越道路,來到雷恩麵前,看著直接坐草地上的他露出嫌棄目光,“喂,你!”

“您好!尊貴的小姐,”雷恩微笑抬頭,“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

卡拉滿臉不高興:“你從城裡一路跟著我們,有什麼意圖?”

“您誤會了!”雷恩搖頭回答,“我不是跟著你們,隻是恰巧同路。”

“胡說!你在協會要求加入我們,被拒絕後駕車跟隨。我們走你也走,我們停你也停,明顯是故意的!”

“因為我有貧瘠之地的任務,不得不走這個方向。既然是同個方向,有這樣的巧合也是很正常的。”雷恩拿出任務委托書,“不信您自己看!”

卡拉皺眉接過任務委托書,打開之後一臉驚愕:“獵殺二階魔獸岩甲獅,你一個人?”

聽到雷恩要單獨獵殺二階魔獸,夏洛特那邊都看過來。

“我的任務就是前往貧瘠之地獵殺岩甲獅,”雷恩點頭,“並不是故意跟蹤幾位。”

卡拉將任務委托書還給雷恩,皺眉問道:“就算是巧合,你也不用一直跟著我們。為什麼我們停下休息,你也不繼續走?”

“尊貴的小姐,您的坐騎疲倦,我的坐騎也會疲倦。現在正是午飯時間,您感到饑餓,我也一樣。當然,您非要說我是故意跟著,也冇有錯!作為一個新手冒險者,冇有固定的隊伍,一個人趕路還是會害怕的。幾位一看就是經驗豐富,實力強大的冒險者,至少抵達目的地之前,跟著你們有安全感。像您這樣既高貴又美麗,還很強大的冒險者前輩,應該不會介意讓我這樣的冒險新手同行一段路程吧?”雷恩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

卡拉原本表情不大好,聽完這句話,尤其後麵誇讚自己的內容,頓時笑容滿麵:“是、是嗎?你說得很有道理!”

然後轉身跑回去,在隊友身邊坐下。

夏洛特和身邊三名隊友對視一眼,格外無語。

女魔法師歎一口氣:“卡拉,你不是去請他離開的嗎?”

卡拉馬上回答:“他不是故意跟著我們,而是有貧瘠之地的任務正好順路。貧瘠之地還挺危險的,他一個人冇有固定隊伍,作為新人冒險者挺不容易,安全起見跟著咱們走上一段,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雖然不能讓他入隊,沿路保護一下新人,也是咱們這些作為前輩應儘的義務。”

“卡拉!”女魔法師伸手拍在自己額頭,無奈問道,“咱們的任務團隊任務什麼等級?”

“D啊!你忘記了?”卡拉疑惑反問。

女魔法師哭笑不得:“他的單人任務什麼等級?”

“C啊!”

“思考一下!咱們的團隊經驗豐富,目前能應付的還是D級任務。人家冇有團隊,單人執行C級,確定需要我們的保護?”女魔法師話音落下,卡拉反應過來,立刻轉身氣沖沖往雷恩方向走去。

到了雷恩麵前,她便雙手叉腰生氣喊話:“好啊!你敢耍我?”

“尊貴的小姐,”雷恩一臉無辜,“這話從何說起?”

“你以為我傻?我們的隊伍一年多了,從最初的F級任務一直努力,終於可以應付D級任務。而你,竟然擔任執行C級任務,有這樣的實力,還需要我們的保護?這不是耍我嗎?實在可惡!”

“啊?C級任務那麼難嗎?”雷恩露出驚慌表情,“我剛做冒險者,不知道啊!”

“騙誰呢?不知道你敢接獵殺二階魔獸的任務?”

“二階魔獸很厲害?”雷恩問道,“我是從鄉下來的,不懂這些。什麼魔獸、野獸,不是一樣的嗎?我在鄉下經常做陷阱捕獵,很簡單呀!”

“怎麼可能一樣?”卡拉瞪大眼睛,“等會,你彆給我轉移話題!我信你纔怪!”

“這是我的身份卡!”雷恩遞上卡片,“您看一下。”

卡拉接過卡片,發現真的很新,是最近剛註冊的。再看任務完成度,隻有兩個最低級,最簡單的,於是對他說道:“你等一下!”拿著雷恩的身份卡回到隊伍,遞給夏洛特。

其實離得不遠,就在路的對麵,雷恩的話其他人也能聽清。

輪流看過卡片,女魔法師說道:“真是新人?他怎麼敢接C級任務?這不是找死嗎?”

“人家是鄉下來的,冇見過世麵!”卡拉說道,“應該是真不知道魔獸的危險。”

“鄉下來的穿整套鐵甲?有這麼豪華的馬車?”女魔法師皺眉,“也許他是新人,但我不信他是鄉下人!”

“在集市的時候,他的表現可不像個鄉下人!”夏洛特麵無表情說道。

“對哦!他看著不像鄉下人啊!”卡拉拿著雷恩的冒險者身份卡轉回去,麵對雷恩大聲問道,“你不是鄉下人吧?是不是又在騙我?”

“尊貴的小姐!天地良心,我是多麼誠實的人啊!”雷恩起身跑到馬車,打開車上木箱取出一個西瓜,“我來自一個相當偏僻的農村,依靠種地為生。這就是我自己種的水果,不信您嘗一嘗。”

夏洛特四人看著雷恩把西瓜切好,讓卡拉送過來,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