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會說!”夏洛特依舊冇有表情,態度冰冷,“不過,在我麵前耍嘴皮子冇有用處。不就是想攀附權貴,藉此改變命運?像你這樣的人我見得多了!跟你直說吧!吉門尼斯家族不是那麼好進的,就算最低等的仆人都要精挑細選,必須家世清白。你是一個流放者,不管出於任何原因,都有犯罪前科,加入吉門尼斯可能性為零!也不要打她們的注意,尤其卡拉。風暴城可以投靠的勢力很多,也許會有不計較身份來曆的,希望你遠離我們,另尋出路!”

“尊貴的大小姐,您之前還說,我的所有商品都要優先賣給吉門尼斯家族。既然如此,能否讓我以合作關係依附於吉門尼斯家族外圍?”雷恩微笑問道。

“生意是生意,你不要多想!”夏洛特淡然迴應,“拿出貨物,吉門尼斯家族自然願意與你交易。至於你自己惹出的麻煩,我們不會插手。”

“您這話說的,我有什麼麻煩?”

“出售神奇烤肉和西瓜汁,賺了很多金幣對吧?”夏洛特雙手抱於胸前,“那可不是小數目,如果不是跟著我,早有人對你下手。還有,你的神奇烤肉和西瓜汁,也會引來某些人的覬覦!你想投靠吉門尼斯家族,不就是因為這個?神奇烤肉和西瓜汁確實有吸引力,但對我的家族來說,可有可無。”

雷恩心說,我還真不是因為這個,隻是想要對付安德魯男爵。想了一下對夏洛特說道:“您覺得我隻有神奇烤肉和西瓜汁?您覺得我害怕那些見錢眼開的貪婪之輩?”

“難道不是?”

“我想投靠吉門尼斯家族,不是為了避禍,”雷恩笑道,“您好像小看我了!”

“是麼?”夏洛特淡然迴應,“不管高看還是小看,我都對你冇有興趣。還是那句話,吉門尼斯家族不可能收你,請你另尋門路。”

其實雷恩就是嘴上說說,也不是真打算投靠吉門尼斯家族,雖然對方能夠庇護自己也很不錯,可以省去很多麻煩。麵對夏洛特的拒絕,微笑說道:“既然您都這麼說了,那我心裡有數,不會再來騷擾。但我有自己的任務必須完成,暫時不能回去。等到達貧瘠之地,再分道揚鑣如何?我保證不會影響您和幾位尊貴的小姐。”

夏洛特見他這麼說,沉思片刻點頭說道:“隻要你能做到,在不影響我方任務的情況下同行一段路程我不介意!”

“感謝您的大度!”

“嗯!”夏洛特轉身,準備回到隊友那邊。走了幾步停下,回頭說道,“二階魔獸實力強大,低階冒險者冇有優秀的隊伍無法獲得勝利。扣除冒險者評分好過送死,你仔細想想。”

見她說完回到對麵,雷恩稍感意外。

這位大小姐一直冷冰冰的,竟然會關心人?意外!

用餐完畢,稍微休息一陣,夏洛特的隊伍再次出發,向貧瘠之地前進。

雷恩當然駕駛馬車並排行走,與她們一起。

因為夏洛特準許他短暫同行,路上雷恩向她們搭話,幾位貴族大小姐偶爾迴應一句,稍微可以交流,雷恩在對話中得到她們的基本資訊。

隊長夏洛特.吉門尼斯,初階戰士,武器是單手劍,

副隊長克裡斯汀.布拉迪,初階魔法師,武器是法杖,

隊員卡拉.巴雷特,初階弓箭手,武器是鐵弓,

隊員琳達.阿西木,初階戰士,武器是長槍,

隊員莫妮卡.塞萬提斯,初階戰士,武器是刀。

吉門尼斯、布拉迪、巴雷特、阿西木、塞萬提斯都是風暴城地位最高的存在,以吉門尼斯為首,這五個家族成員遍佈官場、商界,把持著風暴城過半的權力和財富,連城主都要依靠他們,很多重要議題必須獲得他們的同意才能執行。

這五位尊貴的小姐都在風暴城潮汐魔法學院讀書,現在是假期,正以冒險者身份外出曆練,積累經驗。

雖然她們不用這麼努力,以家族權勢也能輕鬆畢業。

她們剛讀完一個學期,掌握了基礎魔法戰技的理論,下個學期纔開始學習實戰和進階,不過已經提前以冒險者身份訓練自己,挺努力的。

五名隊員,卡拉年紀最小,剛過完15歲生日。

琳達和莫妮卡16歲,夏洛特和克裡斯汀17歲。

雷恩現在的身體跟她們算同齡人。

因為吃了西瓜,卡拉對雷恩態度很好,也是隊伍之中跟他交流最多的一個。

之前雷恩逗她的事情,早就拋之腦後。

聊得起勁,甚至邀請雷恩下學期報考潮汐魔法學院。

雷恩心說我都穿越了,還回學校?你們需要接受教導,我可不同,隻要造出圖書館就能選擇職業,也能花錢轉職,方便得很!打怪、做任務也有機率出技能書,還是自己發展比較好。

心裡這麼想,嘴上還是隨口答應。

馬車沿路前進,終於抵達貧瘠之地。

“前麵就是我們需要調查的場所,”夏洛特跳下馬車,對雷恩說道,“你的任務往那邊走,在這裡分開吧!”

“多謝尊貴的小姐們讓我同行!”雷恩驅車上前,走幾步停下,回頭說道,“我在這裡稍作休息很快離開,不會影響您幾位的任務,請不要在意!”

夏洛特麵無表情,招呼自己的隊員:“克裡斯汀、卡拉、琳達、莫妮卡,注意安全,仔細搜尋。發現哥布林不要衝動,先調查情報,集合之後再做商議!我們的任務是尋找失蹤農夫,能不與哥布林戰鬥,儘量避免!”

“是!”隊員們按照夏洛特的指示分散調查附近,尋找失蹤農夫。

雷恩爬到馬車頂部,站在上麵拿出望遠鏡,檢視這幾位貴族小姐的搜查路線。

倒不擔心她們的安全,真有緊急狀況,她們對付不了的時候,那些暗中隱藏的隨行保護者肯定出手,提前清除威脅。

隻是覺得她們的搜查方式不大妥當,能不能找到失蹤農夫是個問題。五個人的行進路線漏掉很多地方,真有線索怕是都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