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甲獅覺得突然出現的馬納多隊伍比雷恩更具威脅,所以暫時放棄鑽入地下莫名消失的他,首要目標改為消滅馬納多及其部下。

“吼~~”隨著一聲咆哮,岩甲獅身上浮現紅光,附近大量石塊好像失去重力,紛紛漂浮起來,被它吸引過去,覆蓋在身體周圍融合起來,成為一套看起來密度極大,防禦極高的岩石護甲。

“它隻會使用岩石甲冑,劍士隨我列陣,弓箭手射它雙眼!”馬納多毫不慌張,大聲下令。

他對這種魔獸瞭解頗深,因為隻會防禦魔法“岩石甲冑”,才被命名為岩甲獅。

岩甲獅出生就是一階,長大後成長為二階,所以常見的岩甲獅都是二階魔獸,能夠突破二階的極為罕見。

不能突破階位,岩甲獅隻能使用“岩石甲冑”,無法掌握新的能力。

當然,岩甲獅本身防禦就很高,使用“岩石甲冑”變得更硬,除非準確命中要害,否則很難讓它受傷。而它本身屬於捕獵者,攻擊力不弱。

士兵立刻遵照馬納多的指令,劍士職業跟隨他列陣防禦,弓箭手在後方準備。

馬納多也舉劍進入戰鬥姿態,死死盯著眼前的岩甲獅。

岩甲獅首先發動攻擊,向馬納多的隊伍展開衝鋒,速度奇快。

“咻咻咻!”弓箭手慌忙射擊,卻無法準確命中岩甲獅的眼睛,因為它奔跑速度太快,呈S型路線左衝右突。連射中它的身體都不容易,偶爾有箭矢射到,也被它的“岩石甲冑”擋掉。

岩甲獅很快衝到,猛然撲倒前排一位劍士,張嘴便咬。

劍士嚇得夠嗆,趕緊平舉佩劍卡住岩甲獅的嘴巴,大聲呼救。

旁邊隊友紛紛舉起佩劍支援,往岩甲獅身上狂砍。

火花直冒,鋒利的劍刃根本破不開岩石甲冑,反而砍到捲刃。

岩甲獅咆哮一聲,竟然咬斷卡住嘴巴的佩劍,在被撲倒士兵驚恐的叫聲中,凶殘咬碎他的頭顱。

“讓開!!”馬納多看到部下被殺,憤怒上前,“都說了攻擊要害,看好了!”

“吼——!”岩甲獅抬頭,見士兵散開,馬納多迎麵過來,咆哮著迎戰。

一人一獸,你來我往打了幾回合,馬納多抓住機會刺中岩甲獅的左眼。

受傷的岩甲獅發出痛苦之聲,往後跑出一段距離,回頭朝馬納多發出憤怒咆哮。

“看清楚了?”馬納多對部下大聲喊話,“瞄準它的要害,不管是眼球、咽喉或者胯部都行,岩石甲冑不可能保護所有部位,不要被它嚇到!”

“是!!”雖然死了一個隊友,看到馬納多重創岩甲獅,士兵們信心倍增,跟隨馬納多再次逼近岩甲獅。

“吼——!”受傷之後,岩甲獅顯得謹慎許多。它不再仗著岩石甲冑正麵強攻,而是果斷拉開距離,繞著馬納多和他的部下奔跑,改為突襲戰術,專門攻擊不小心掉隊的士兵。

有個反應不過來的弓箭手被岩甲獅咬住左腿強行拖走,雖然隊友趕緊救援,還是晚了一步。

地麵打得熱鬨,雷恩和1號在地下卻很安全。

1號趴在寬敞的地下室,用腦袋蹭著雷恩表達親昵。

雷恩開著虛擬地圖,上麵代表岩甲獅和馬納多隊伍的紅點快速移動,來回交錯。通過這個可以清楚掌握局勢。

隻要有敵對紅點突然消失,就知道有人被岩甲獅咬死。

他自己冇辦法對付岩甲獅,也不是馬納多的對手,當然是看雙方激戰比較舒服。

岩甲獅雖然厲害,麵對馬納多和他的部下,獲勝機率不高。

它隻是二階魔獸,馬納多能當男爵府的將軍,肯定有些實力,何況人多勢眾?

當然,以岩甲獅驚人的防禦,強大的捕獵能力。也不會坐以待斃。就算馬納多的隊伍最終獲勝,肯定減員過半,從當前戰況就能印證,馬納多的隊伍已經犧牲兩人。

最終結果一定是馬納多的隊伍乾掉岩甲獅,幫助自己完成任務。

接下去有兩個結果,一是慘勝的馬納多隊伍被自己的陷阱欺騙,過去檢查稻草人摔落進去;二是對方冇有被騙,但是不知道自己就在腳下,搜尋隻能離開,等他走後自己再出來。

所以現在能做的就是幫岩甲獅加油,希望它能乾掉更多士兵,重創馬納多的隊伍。

上麵戰況激烈,岩甲獅和馬納多的隊伍拚儘全力,生死相搏;下麵雷恩默默幫岩甲獅加油打氣,隻要看到代表馬納多部下的敵對紅點消失,就忍不住偷偷慶祝。

岩甲獅雖然防禦強大,戰力不俗,終歸是低階魔獸。

與馬納多的隊伍僵持許久,突襲咬死五個士兵,最終還是流血過多,體力不支被對方擊敗。

馬納多親手將它刺死,結果了這頭魔獸。

二階魔獸身上的材料值一點錢,也可以拿到冒險者協會換取賞金,不過馬納多帶著任務,冇有處理它的屍體,徑直走向巢穴附近。

士兵們跟在身後,保持警惕,生怕衝出第二隻魔獸。

雷恩看到虛擬地圖上代表岩甲獅的敵對紅點消失,就知道戰鬥結束,等馬納多和那些士兵走到陷阱區域,悄悄挖出一條通往地麵的台階。

馬納多看著巢穴附近“雷恩的屍體”,時刻注意周圍,一步步靠近,卻忽略了腳下。

畢竟想象不到,誰能在岩甲獅巢穴附近挖掘陷阱?他不知道會出現雷恩這樣的異類,能夠利用係統功能在很短時間內準備好這麼大的陷阱。

更想不到雷恩可以躲到地下,提前做出稻草人引誘自己。

因為與岩甲獅的戰鬥,馬納多的部下不敢與他距離太遠,畢竟死了五名同伴,害怕落單。

結果可想而知!

隊伍不斷前進,進入陷阱區一腳踩下去誰都收不住。

所有人掉進陷阱,無一倖免!

陷阱底部都是雷恩提前放置的木刺,運氣不好直接穿透身體,當場斃命。

運氣好的避開要害,其實也慘,譬如馬納多本人,他是雙腿被刺穿,整個人站在木刺上麵無法動彈,隻能不斷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