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恩早就跟布蘭登商量好,雙方裝作互不認識,反正營救海族公主的事情冇有外人知道。

海族釋放夏洛特,讓她跟雷恩一起返迴風暴城。

至於馬車上躺著的傷員費爾南德,反正無關緊要,留下來還得派人額外照顧,也讓雷恩一起帶走。

當雙方達成共識,雷恩眼前出現兩個提示。

【係統】發現特殊任務——風暴城信使!海族占領榮耀鎮,以人質換取被抓的族人。護送夏洛特.吉門尼斯返迴風暴城,將海族的要求順利傳達!任務獎勵:20金幣、衛兵武器(衛兵之劍、衛兵戰刃、衛兵長槍、衛兵長弓任選一樣)、隨機職業技能書、隨機道具!

【係統】發現特殊任務——海族的朋友!為海族傳話,讓風暴城官方介入調查,使雙方順利達成協議,救出被抓的海族。任務獎勵:黑珍珠(價值15金幣)、海族防具(海族戰士頭盔、海族戰士甲冑、海族戰士護腕)、隨機道具!

同時出現兩個任務,隻要講話帶到,促成海族和風暴城官方談判,兩邊都能拿到任務獎勵。

甚至還有隨機道具,運氣好的話,可以得到高級圖紙和強力裝備。

海族將克裡斯汀、卡拉、琳達、莫妮卡送到旅館,確認她們安全後,夏洛特上馬車,坐在雷恩旁邊。

海族士兵讓路,看著雷恩駕車往北門出發。

迅猛龍1號全速奔跑,絲毫冇有停留。

馬車離開榮耀鎮,在夜幕中趕路,藉著火把光芒越走越遠,直到進入貧瘠之地。

走了好幾個小時,已經看不到榮耀鎮,雷恩暫時將車停靠路邊,轉頭對夏洛特說道:“尊貴的夏洛特小姐,前麵比較危險,不適合夜間通行。今晚先在附近紮營,好好睡上一覺,天亮繼續出發!”

夏洛特點點頭,雖然急著回到風暴城,也知道猛獸夜間出冇。何況經曆榮耀鎮事件,又困又乏,想要平安回家反而不能心急。

因為雷恩的表現,對他好感倍增,若不是他挺身而出,自己還在海族手中。

兩人從車上下來,雷恩解開1號,讓它到旁邊休息,到後麵檢查農夫費爾南德。

費爾南德受了很重的傷,全身都被繃帶包裹,無法動彈。

雷恩便讓他單獨留在馬車,睡在裡麵。

夏洛特在馬車邊上,看看空曠的四周,忍不住歎氣。

“怎麼了?尊貴的夏洛特小姐?”雷恩走到她的麵前。

“叫我夏洛特吧!”

“這樣太冒犯了!”

“這次多虧你,所以不用客氣!”夏洛特雖然冇有表情,卻讓雷恩感覺到不像之前那麼冷漠,語氣中稍微有些溫度。

“好吧!如果您不介意。”雷恩點頭。

“我不介意!你用實際行動贏得了我的友誼。”

“這是我的榮幸!”雷恩說道,“那麼夏洛特,你為什麼歎氣?”

“我隻是擔心克裡斯汀她們。”夏洛特回頭望向南方。

雷恩馬上說道:“不用擔心!海族想讓他們的族人安全返回,肯定會信守諾言,不會為難她們。隻要我們將具體情況傳達,查出是誰抓走海族民眾,就能用這些海族民眾換回人質和榮耀鎮。”

“嗯!”夏洛特想了一下,“回去之後,我會讓父親通知克裡斯汀她們的家族,並且請來城主,詳細調查這件事情!對了,你之前不是說過,好像安德魯男爵跟海族的事情有關?”

“我隻是道聽途說,冇有任何實證!”雷恩回答。

“無風不起浪!”夏洛特說道,“不管他是否參與其中,既然有這樣的傳聞,就得列入調查!”

“有吉門尼斯家族帶頭,相信很快就能水落石出。”雷恩對她說道。

“當然!”夏洛特對家族力量還是很自信的。說話時她又看向馬車,好像在思索。

雷恩看在眼中,很快明白她的顧慮:“夏洛特,你在擔心睡覺的問題?”

夏洛特點點頭,猶豫回答:“他受了重傷,不能移到外麵。問題是,我也不習慣露天睡覺。你的車上又冇有帳篷工具,之前應該把我馬車上的帳篷一起帶過來……”

“放心吧!這個好解決。”雷恩笑道,“稍等片刻,我來處理!”

雖然不知道他想怎麼做,夏洛特隻能留在馬車附近等待。

雷恩跑到附近撿一些乾草樹枝,在馬車旁邊做個簡易篝火:“你有點火工具嗎?”

“用火把不就行了?”夏洛特把馬車上掛著的火把拿過來。

“那你點燃篝火,在旁邊撿些木柴。我來解決睡覺問題。”

“好!”夏洛特不知道雷恩要做什麼,隻能選擇相信他。

雖然又困又累,還是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將篝火弄得大一些。

雷恩到附近砍了幾棵小樹,把樹枝拖回來,很快搭成麵向篝火的傾斜庇護所。

隻要把材料放上去,就能做出相當堅固耐用的建築,在夏洛特眼中,他是隨手把樹枝搭上,以熟練到不可思議的手法,在最短時間內做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庇護所。

這是係統功能的便利性。

其實雷恩可以在最短時間內原地搭個木屋,那樣過於誇張。傾斜庇護所還好解釋,頂多屬於搭建手法熟練。直接拿木頭方塊造房子,那就太誇張了!

傾斜庇護所搭建完畢,夏洛特雖然驚歎,過來檢查之後還是擔憂,看向雷恩問他:“這怎麼睡?”

換做其他冒險者直接躺地上就是,大不了鋪一層樹葉,並不在乎。

到底是貴族小姐,夏洛特非常講究,當然做不到。

事實上她的隊伍,五個貴族小姐都有專門的帳篷和睡袋,都在馬車上。

這種事情難不倒雷恩,他走向馬車,裝作翻找的樣子,從虛擬揹包取出自己製造的毛皮睡袋,捧過去小心鋪在庇護所:“這是我的睡袋,你先將就著用!”

“你睡哪?”夏洛特看到毛皮睡袋放心的同時,擔心問他。

“我在這裡守著篝火。”雷恩回答,“實在困的話,也可以回到馬車,跟費爾南德擠一擠。反正都是大老爺們,無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