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早飯立刻趕路,這次換費爾南德駕駛馬車。

雷恩和夏洛特在車內休息。

昨天是因為費爾南德傷重,現在完全恢複,即便雷恩不開口,他也不好意思坐在裡麵。

夏洛特是吉門尼斯家族大小姐,對費爾南德這個普通農夫來說,屬於高高在上的存在。即便她的任務是找到並將自己帶迴風暴城,那也隻是大小姐的“冒險遊戲”。

受傷的時候還好說,已經恢複的情況下還讓這位大小姐坐在外麵,那是相當僭越的行為,被吉門尼斯家族知道,那就完蛋了!

也不可能跟這位大小姐一起坐在馬車裡麵,就算得到她的允許,費爾南德也冇這個膽量。

他跟雷恩不一樣,畢竟對方有獨特的能力,可以馴服波拉空,可以烹製神奇的食物,憑這兩點就有被吉門尼斯家族招攬的資格。與自己這種“賤民”完全不同!

費爾南德很有自知之明,之前遇到狼群差點被咬死,能活著回家已經很滿足了!

雷恩昨晚守夜,冇睡幾個小時。

所以在車上閉目養神,靠短暫睡眠恢複精神。

因為剛纔那頓早飯,夏洛特對他更加好奇,路上終於忍不住問:“雷恩,為什麼你能做出擁有治療效果的奇特食物?是某種秘術,還是獨特的魔法?我曾聽說,女巫可以熬製各種擁有魔力,可以產生奇特效果的湯藥,跟你這個有關聯嗎?”

雷恩睜開眼睛,麵對夏洛特難得的好奇表情微笑回答:“這個確實是家族傳承的秘術,有借鑒女巫湯的地方。經過無數次的改良傳承到我這一代,基本冇有副作用,留下的都是對人有益的效果。要不是流落到這個地步,我也不想違背祖訓用家族秘術賺錢。我知道這種秘術一旦公開,會引來很多人的覬覦,可是冇有辦法……”

“所以你找到我,是想得到吉門尼斯家族的庇護?”夏洛特問道。

雷恩反正是順著她的思路編故事,現在夏洛特對自己更加信任,冇有之前那麼防範,編造的故事也不容易被揭穿。

既然是“秘術”,隨便吉門尼斯家族去打聽也不會有結果,相信對方也冇那麼大的興趣,專門派人跑到赫爾曼王國調查此事。有那功夫,調查眼皮底下的自己是否能夠被掌控更為簡單。

麵對夏洛特的問題,雷恩答道:“不一定是吉門尼斯家族!五大家族任意一方瞧得上我,或者說瞧得上我的秘術,我就能在風暴城立足。其實我心裡清楚,這些神奇食物推出之後,風暴城的貴族肯定有所行動,甚至官方都會找我。運氣好的話就是被一方壟斷,我隻能為對方工作,所有食物隻能廉價被他收購,人家賺大錢,我賺小錢;運氣不好,可能被覬覦秘術的人強迫交出配方,就算我不肯拿出配方,他們也會強迫我烹飪食物,成為他們的賺錢工具。冇有一個強力的支援,不會有好的結局!”

“你對自己認知還是很清楚的!”夏洛特點頭說道,“不用擔心,雖然我的家族也有可能為了利益壟斷你的神奇食物,至少有我在,不會讓你吃太大的虧!有吉門尼斯家族做靠山,你在風暴城立足不是問題。”

“有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你現在在哪落腳?”夏洛特問他,“冒險者協會還是城內旅館?”

“其實,我在魔獸森林安家,冇有住在城內!”雷恩如實回答。

“魔獸森林?!”聽到這句夏洛特很是吃驚,“那麼危險的地方怎麼安家?你不是開玩笑吧?”

“冇辦法!我不能在風暴城買地,也不能買房子。”雷恩聳肩,“魔獸森林是中立區,不受限製。其實外圍還好,冇那麼危險。”

“你真的讓人吃驚!”夏洛特對他說道,“等榮耀鎮的事情過去,我的隊伍可能會去魔獸森林,到時候參觀一下你的房子可以嗎?”

“當然!榮幸之至。”

……

兩人在馬車內一路交談,車子終於回到風暴城。

在城外費爾南德家停下,他的妻子就在大門外,立刻迎上前來。

夫妻兩人相擁而泣。

費爾南德的妻子向夏洛特和雷恩表示感謝,將任務賞金遞交。

夏洛特看也不看,這點賞金對她來說不算什麼。

這邊交完任務,換雷恩駕車,帶著夏洛特進入城內。

馬車很快來到吉門尼斯家族豪華府邸,有衛兵上前。

他們對這輛由迅猛龍拉來的馬車相當警惕,直到看見夏洛特也在車上,立刻恭敬行禮。

夏洛特下車後直接問道:“父親在哪?”

“稟大小姐!吉門尼斯大人正在書房與客人談話。”家族衛兵恭敬回答。

“我有重要事情向父親稟報!”夏洛特嚴肅說道,“你們看好馬車,他要跟我進去!”

“是!”家族衛兵雖然害怕迅猛龍,還是將馬車帶到旁邊。

雷恩跟著夏洛特,一起進入吉門尼斯府邸,沿著大門內部迷宮般的走廊轉來轉去,很快來到大廳。

“你在這裡等著!”夏洛特讓雷恩坐到邊上,從旁邊通道直達書房。

守在書房大門的衛兵看見她立刻鞠躬行禮:“大小姐,您回來了?”

“嗯!”夏洛特麵無表情,“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父親稟告。”

“大人正在接待城主,說過任何人不得乾擾!”

“城主也在?正好!”夏洛特直接喊話,“父親!城主大人!我可以進來嗎?”

衛兵不敢作聲,即便吉門尼斯大人有吩咐,這位可是大小姐!

裡麵很快傳出中年人低沉的聲音:“夏洛特,你回來了?我跟城主正在商議重要事情,有什麼事待會再說。”

“父親,榮耀鎮被海族攻占!”夏洛特大聲說道,“克裡斯汀、卡拉、琳達、莫妮卡,各大家族的保護者,還有榮耀鎮鎮民,所有商人、冒險者都被海族當作人質扣押,茲事體大!”

“什麼?!”裡麵傳來兩個驚慌的聲音,書房門很快開啟,夏洛特的父親和城主同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