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10e7e2adb2c8df6158accfa8f557d1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成功說服施奈德王子,回到旅館雷恩要了個一樓的房間,深夜挖開地板,繼續開發自己的“地下迷宮”。

迷宮四通八達,要將連接風暴城所有重要地點的道路完成。

雷恩已經習慣通宵工作,也很享受這個過程。

在地下不斷挖出蜘蛛網一樣連接不同方向的路徑,每完成一條就有極度的滿足感。

淩晨2點左右,一路挖到城內藤蔓草藥店位置。

新的方塊掉落,前麵竟然出現一個陶罐。

陶罐後麵還有相當大的空間,似乎有其他東西。

出於好奇,雷恩將陶罐小心取出,感覺特彆沉。

等到拿出陶罐,才發現後麵是個長方形木箱。

他覺得特彆奇怪,埋陶罐也就算了,怎麼還把這麼大的箱子埋在地下?

就這箱子,裝個成年人都綽綽有餘,裡麵是什麼玩意?

好奇心驅使,首先將陶罐開啟,藉著火把光芒看到裡麵金光閃閃,不由瞪大眼睛。

好傢夥!

罐子裡麵全是金銀首飾,各種名貴物品!

清點一下,不算上麵的名貴首飾,光是最下麵就有180金幣70多銀幣!

如果賣掉那些名貴首飾,至少也有100金幣!

也就是說,這個罐子裡麵裝著將近300金幣,太嚇人了!

目前位置應該是藤蔓草藥店的後院,陶罐應該是草藥店老闆埋的。

賣草藥這麼賺錢嗎?

等等!這是什麼?雷恩發現首飾當中有個金戒指,上麵似乎刻著某種徽章。

拿起來仔細檢視,覺得有些眼熟。

“這不是塞萬提斯家族族徽?”怪不得眼熟,之前在莫妮卡的衣服上看到過!

塞萬提斯家族的族徽,怎麼出現在這裡?

草藥店老闆跟塞萬提斯家族有關係?

帶著疑問雷恩轉向木箱,心說不會吧?裡麵不會是我想的那個東西吧?

說起來,這片區域還真有種腐爛的氣息,雖然有更加濃鬱的草藥味覆蓋。之前冇太在意,畢竟在草藥味道下,腐爛氣息似有似無。

深吸口氣,上前小心開啟木箱。

打開的瞬間,嚇得趕緊將它合上。

尼瑪!還真是想象中的東西!

木箱裡麵放著很多擁有刺激性味道的草藥,草藥裡麵是一具腐爛到一半的屍體,已經看不清原來的麵貌。

不對勁!非常不對勁!

把屍體放在木箱內,埋在草藥店後院地下首先就不對勁!旁邊埋著放有這麼多金銀首飾的罐子更不對勁!罐子裡麵有塞萬提斯家族徽章的金戒指,不對勁到極點!

難道自己無意間破了一樁大案?

雷恩腦筋飛速轉動,首先將木箱放回原位,盯著罐子想了一會,把裡麵所有金銀首飾收進虛擬揹包,將空罐子放回原處。

隨後用泥土方塊掩埋,把這條通道堵掉,往後退幾十米。

他的心臟狂跳,本來想當成什麼事都冇發生,草藥店老闆肯定是謀財害命,自己算是黑吃黑。

可是轉念一想,死的是塞萬提斯家族的人,好歹自己認識莫妮卡,什麼都不管也不好。

當然,直接去找塞萬提斯家族,告訴他們藤蔓草藥店後院埋著你們的人,那樣太愚蠢了。

所以通過地下通道,一路挖至塞萬提斯家族府邸。

抵達這邊,如何提醒對方也是問題。

寫封信放到顯眼的地方不難,反正冇人想到,自己可以從地下一路挖過來,速度如此之快。問題是,寫信容易暴露筆跡,以後自己在任何地方寫字,都有可能暴露。

好在想到替代方案,可以不用暴露自己的字跡。

方法就是打開製造介麵,找到提示板選項。

提示板很好做,隻要一塊木板。

完成之後,通過虛擬地圖確認並且等待上麵代表巡邏兵的綠點離開,挖開走廊地磚探頭,迅速將提示板放置前方,正好擋住道路。

隨後選擇提示板,出現虛擬輸入介麵。

雷恩通過意識將要說的話輸入,看著板麵出現異世界文字,順手從虛擬揹包拿出帶有徽章的金戒指,丟在提示板旁邊,然後最快速度鑽回地下,把石磚方塊鋪回去,下麵多鋪幾層方塊。

完成一係列操作,心說莫妮卡,我隻能做到這樣!

陶罐裡麵的金銀首飾也許是你家被害者的,我幫你們破案,收一點手續費冇問題吧?

迅速沿地道離開,回去挖掘其他新的通道。

雷恩剛走不久,塞萬提斯家族的巡邏兵再次路過走廊,看到不知是誰放置的提示板,麵麵相覷。無法理解。畢竟巡邏隊遍佈府邸,誰有這麼大的本事潛入進來不被髮現?有這樣的本事,豈不是很危險?

巡邏隊長趕緊指揮士兵敲響警鐘,提醒府邸內其他巡邏兵,大肆搜尋。自己上前,舉著火把照亮提示板,讀出寫在上麵的人類通用語:“藤蔓草藥店後院,深挖!”

看到這句話,第一時間冇能理解。

旁邊部下突然看到提示板旁邊的金戒指,趕緊提醒:“隊長,快看!”

巡邏隊長順著部下所指方向,發現戒指臉色劇變,慌忙撿起仔細端詳:“這不是雅克尼夫人的戒指嗎?怎麼出現在這裡?”

“隊長,雅克尼夫人不是跟人私奔,離開一個多月了嗎?”

“噓!”巡邏隊長趕緊叫他閉嘴,表情嚴肅,“這是怎麼回事?”

“藤蔓草藥店後院,深挖?”部下看看戒指,再看看提示板,忽然瞪大眼睛,“難道雅克尼夫人並冇有跟人私奔,而是被害了?有人故意誤導我們?”

雅克尼夫人是布魯斯.塞萬提斯的第五個妻子,貴族娶妻是不受限製的,已經擁有四位夫人的布魯斯在半年前喜歡上雅克尼,將她娶回家中,格外寵愛。

一個月前,這位雅克尼夫人突然跟人“私奔”,不知去向,塞萬提斯家族到處查探,一直冇有訊息。冇想到她的隨身之物突然出現,不知道是哪位強者悄無聲息進入府邸,留著這樣一塊提示板。

金戒指除了塞萬提斯徽章,下麵還有一個5字,就是代表第五位夫人。

當晚,整個塞萬提斯家族徹夜不眠,布魯斯趕到現場,得知此事立刻帶隊連夜圍住藤蔓草藥店。